•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99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99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决定亲自去趟安哥拉,上海这边的?#38382;?#34429;然紧张,但并无争斗,在他看来,自己离开五、六日应该是不会出现问题的。当天下午,谢文东召集北洪门和文东会的干部,将自己的行程向众人讲明,然后又做了一番周密的安排,感觉没有遗漏之后,才宣布散会。

      会后,当众人陆续离开的时候,谢文东叫住孟旬。后者不知道谢文东有什么事,满面的奇怪,又坐回到椅?#30001;稀?#31561;众人都走的差?#27426;?#20102;,谢文东方含笑问道:“小旬,你的伤怎么样了?”随着二人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称呼也亲近了许多。

      孟旬笑了笑,说道:“东哥请放心,已经痊愈的差?#27426;?#20102;。”

      “恩!”谢文东点点头,又问道:“我离开之后,你认为南洪门回来找麻烦吗?”

      “哦……”孟旬?#20102;?#29255;刻,点头道:“应该会来!不过没有关系,小麻烦我们不怕,大ma烦南洪门也搞不出来。”

      谢文东呵呵而笑,说道:“那这?#25991;?#23601;陪我去安哥拉吧,也顺便了解一下我们在那边的情况!”

      闻言,孟旬精神为之一振。

      当初为了收购安哥拉的国家银行股份,谢文东可以说是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35835;?#36827;去,而?#19968;?#27424;了一屁股的外债。在安哥拉有他最核心的利益,无论是文东会还是北洪门,除了少数的核心干部外,大多数人对安哥拉那边的状况都不是很了解,现在谢文东主动要求带孟旬前往,无疑是表明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心腹,愿意把他带进自己的核心,这一点令孟旬十分激动。

      孟旬深吸口气,强压心中的喜悦,面露难免,低声说道:“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谢文东笑了,摆手说道:“没什么不合适的,你?#28982;?#21435;准备一下。”

      “是!东哥!”孟旬重重地点下头,不自觉地流露出喜色,躬身告退。

      以叛将的身份投靠谢文东,孟旬最想做的事并不是谢文东给他多少?#20040;Γ?#32780;是得到谢文东的信任,本来他以为这需要很长时间,没想到这么快就实现了。他当然有欢喜的理由。

      当日晚间,谢文东、孟旬、五行一行七人,启程前往安哥拉。目前安哥拉局势稳定,大多的航线都已经恢复正常,去那边也就便捷多了,不过路途遥远,飞机在行程中还是需要加两次油。

      安哥拉首府,罗安达。

      得知谢文东前来,克里斯、杰克、关锋等人早已赶到机场等候。看到谢文东出了?#24067;?#21475;,众人齐齐迎上前去,纷纷施礼问好,谢文东摆摆手,与众人一一打过招呼,随后快步走出机场。到了机场外面,克里斯招招手,一行轿车组成的车队缓缓行驶过来。

      安哥拉的基础设施很差,即便是机场也显得破烂不堪,但克里斯等人所坐的轿?#31561;?#19968;辆比一辆豪华,皆是世界顶级的名牌,随便挑出一辆其价值都是不菲的。当然,在安哥拉这样的国家,轿车就是门面,也是身份的象征,越是豪华越是高贵,行在外面越是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克里斯将谢文东和孟旬让近一辆加长的林肯轿车,随后杰克、关锋还有他自己也跟了进去。

      轿?#30340;?#37096;十分宽敞,也异常舒适,里面甚至好有酒柜和电视。即使在国内,谢文东也没有拥有过这么样的轿车。这可能是东方人和西方人的差异,前者性情收敛,而后者性情张扬。

      坐进?#30340;冢坏?#20811;里斯等人说话,谢文东先拿出手机,给费尔南多打去电话。突然接到谢文东的电话,费尔南多并不意外,东尼和大卫.布加拉被警方逮捕的事他是知道的,而且也知道这两位都是谢文东的人。不过,谢文东此时已身在罗安达却令他很意外。

      谢文东也不拐弯抹角,直截?#35828;?#22320;问道:“我有两个人被罗安达的警方扣押了,总理先生应该听说这件事了吧?”

      “是的!”费尔南多点点头。

      “我要这两个人。”谢文东说道。

      “这个……”费尔南多显得很犹豫,他说道:“谢先生,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他们把事情搞得太大了,已经引起民众的极大不满,如果我把他俩释放,不仅无法对民众交代,而?#19968;?#20250;落给‘某些人’口实,这对我们整个政党来说都是很不利的。”

      谢文东一笑,说道:“事情总是会有办法解决的,我现在去总理府,总理先生应该在吧!”

      费尔南多哈哈而笑,道:“也好!我们见面再谈吧!”

      挂?#31995;?#35805;,谢文东看向克里斯,问道:“让你带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克里斯忙点点头,道:“带来了!”说着话,他从车底下拿出一只黑色的皮包,打开之后,从里面拎出一只黑色的小布袋,交给谢文东。后者接过,将布袋口的绳子解开,向外一倒,哗啦一声,从里面滚出十多颗成?#32439;?#30707;。

      这东西,克里斯、杰克、关锋都已见的多了,几乎没什么感觉,可一旁的孟旬下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这么大的钻石,感觉眼睛?#34892;?#21457;花。

      将?#36742;?#26230;的钻石在手里掂?#35828;啵?#35874;文东微微一笑,?#22336;?#22238;到布袋里,随后系好婶子,装进口袋中,克里斯解释道:"谢先生,这些钻石的价值至少有两百万美员了."

      "恩!"谢文东点点头,幽幽说道:"大卫,布加拉的脑袋也直这个价了!"

      ""克里斯摸然.

      总理俯.

      谢文东有费儿南多直接下的特殊通行证,到达之后,不受守护的阻拦,亮出通行证后,直?#28044;到?#20837;打院内去.

      在会客大厅,谢文东与费儿南多见面,二人是老熟人了,相互之间热情的握握手,简单说了几句,便直接进入主题.

      费儿南多还是那个态度,并不直接说放,也不直接说不放,只是说词事十分难,令他很为难.

      谢文东多聪明,而且和费儿南多打过那么多次的?#22351;?对他的为人早已十分了解.他笑道:"放两个人,对总理先生来说并不算难事,办法也有很多,只需要找两个替罪羔羊,随随便便就能把此事蛮过去!"

      费儿南多老脸一红,嘿嘿干笑,正如谢文东所说,这对他来讲确实不算难事,只是他不想放过这个有利可涂的机会而已.

      谢文东心中冷笑,不过?#25104;?#21487;没有流露出来,他眨眨眼睛,想左右看了看.

      费儿南多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一喜,急忙向两盘的随从叫了出去.

      等左右众人都离开了会客厅之后,谢文东将黑不袋拿了出来,笑着向费儿南多前面一递,什么话都没有.

      费尔南多很奇怪,不知道里面?#26263;?#26159;什么,急忙接过来,打开向里卖弄一看,眼睛顿时直了,过了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装出惊讶的样子,正色问道:“谢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一点小礼物,总理先生不会不满意吧?”

      “哎呀,谢先生实在太客气了,我……怎么好意思收下呢??#34987;八?#28982;是这样说,但费尔南多的手已经第一时间把布袋抓紧,塞进口袋里。

      ?#26263;?#26080;厌的?#19968;?谢文东在心里冷哼一声,连胜确实笑容满面,呵呵问道:“那我拜托总理办的事……”

      ?#22351;?#20182;说完,费尔南多抢先说道:“谢先生请放心,我们是老朋友了,你?#26885;?#24110;忙,我怎么会不尽力呢?我一会就去安排,如果不出以外的话,今晚上就能把人放出来。”

      钱通鬼神,此?#23433;?#20551;,而?#20197;?#19990;界各地都适用。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那就麻烦总理先生了。”

      “谢先生客气!对了,明天晚上?#20197;?#24220;邸举办一场晚宴,谢先生可一定要来参加啊!”

      谢文东?#35835;?#19968;下,随后笑道:“一定、一定!”

      谢文东和费尔南多的?#20204;椋?#26159;?#30475;?*裸的金钱交情。即牢固,也不牢固,当谢文东有钱时,他对谢文东会言听?#25340;櫻?#21487;一点谢文东没钱时,费尔南多且对不会多看他一眼。谢文东并不喜欢这样的关系,但是?#38405;殼暗男问?#30475;来,想改变又不太可能。

      又与费尔南多闲谈一会,谢文东起身告辞。

      当他从总理府向外走的时候,迎面走来以一名身穿戎?#26263;?#40657;人军官,这人身材不高,但却十分壮实,黑黑的皮肤,简直是煤炭一般,谢文东对黑人的相貌分得不是很清楚,只扫了对方一样,觉得?#34892;?#30524;熟,可也没往心里去,当二人马上要擦肩而过时,那黑人军官突然停住身形,转过头来,惊讶地问道:"谢先生?"

      他说的是英语,但语调很怪异,?#23391;?#21018;学不久,

      谢文东一愣,停住身形,好奇地打?#30475;?#20154;,看相貌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但看此人的肩章,却是中将级别,他心中暗暗奇怪,在印象中,自己似乎没与安哥拉的高官打过?#22351;?

      见他面有茫然之色,黑人将军的?#27785;?#38706;出失望,他正色是或道:"谢先生,你不记得我了吗?我叫皮龙.内贝!"

      哎呀!听到'皮龙.内贝'这个名字,谢文东精神一振,才恍然想起这人究竟是谁.他又惊又喜,连连拍自己的脑袋,笑道:"原来是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