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4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4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胡玲霞带着众多警察到了医院,气势冲冲的去秒年里秒毫兴师问罪,戴安妮也在其?#23567;C坏?#36827;入谢文东的病房,在走廊里就被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给拦下了。

      “你们要干什么?”人群前方,一名只着背心,皮肤黝黑的大汉双手叉腰,斜着脑袋,冷眼瞪着眼?#26263;?#35686;察们。

      “你们统统让开,别阻拦警察办案!”于胡玲霞同来的警察队长走上前去,盛气凌?#35828;?#22823;声喝道。

      “办案?办你***哪门字案?这里只有病人,而没有犯人!”那大汉毫不退让,而反与之针锋相对。

      警察队长暗暗咬牙,这只是谢文东手下的一个没有名号的小混混,就敢如此张狂,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由此可见谢文东这一众的黑社会势力气焰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飞扬跋扈!他深深吸了口气,强压怒火,冷声说道:“?#20197;?#35828;一遍,你们立刻给我让开,不然,就按照妨碍公务,将你们全部拘留!”

      “哈哈……”听闻这话,北洪们和文东会众人无不仰面大笑,为首的那汉子更是将双手伸到警察队长面前,说道:“拘留我们?好啊,动手吧!兄弟正愁?#22351;?#26041;吃饭呢!”说着话,

      他回手指了指,笑道:“我看这点兄弟还不够,只要我一个电话,成百上千的兄弟我都能找来,不过就怕你们警局?#23433;?#19979;啊!”

      等他说完,众人更是大笑出声,那警察队长?#25104;?#19968;会红,一会白,面子有些?#20063;?#20303;了。

      “混蛋!”他怒骂一声,伸手将大汉的衣领子抓住,另只手握起拳头,高高举起,作势就要打下去。

      大汉毫不畏惧,身子发一个劲的向前挺,笑道:?#25353;?#21834;!老子也想试试,警察打人是什么滋味!”

      那警察队长气的直哆嗦,咬牙道:“你当我真的不敢打你?!”说话间,高举的拳头恶狠狠向大汉的面?#31456;?#21435;。

      啪!他这一拳并未打在大汉的?#25104;希?#20799;时在半空中?#22351;?#20303;了,被一只想蒲扇大小的手掌挡住。

      警察队长突然觉得眼前一黑,自己整个人都陷入黑暗?#23567;?#20182;慢慢抬起头,只见大汉身后不知何时站出一人,身高足有两米开外,膀大腰圆,魁梧异常,站在那里,高人一头,扎人一背,真好像是半截铁塔一般。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警察队长也被吓了一跳,提着又红又肿的拳头,下意识的倒退两步,另只手本能地摸向腰间的枪,同事脱口而出问道:“什么人?”为首的汉子转头看清楚来人,面色立即一正,躬身施礼,毕恭毕敬地说:?#26696;?#26705;大哥!”

      这位高大威猛的汉子不是旁人,正是刚刚伤愈复出的格桑。他微微点下头,?#32959;?#35828;道:“兄弟,退后!”说完,?#22351;?#22823;汉做出反?#24120;?#20182;像提小鸡一样的将大汉拉到自己的身后。

      这时,在场的警察都反映过来。

      原来这个人就是谢文东手下的第一号?#26041;?#26684;桑。

      格桑跟随谢文东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屡立奇功,骁勇善战,早已名声在外。正所谓人的名,树的?#21834;?#30475;到格桑突然现身,众警察都到吸一口凉气。

      “如果你们想见东哥,我们欢迎,如果你们想找麻?#24120;?#22079;嘿--”格桑?#20013;?#20004;声,双拳抬到胸口,嘭嘭互击两下,说道:“那么对不起,可就别怪我的拳头认血不认人!”

      看着格桑那对碗口大小毛茸茸的拳偷,警察队长忍不住激灵打个冷战,暗暗?#32959;歟?#36825;哪是人啊,简直就是怪物!可转念一想,他又觉得?#27426;?#21170;,自己是警察,而?#19968;?#26159;队长,怎能在副部长面前被黑社会吓到,想罢,他将心一横,?#25318;?#19968;咬,想上前理论。

      这时,倒是胡玲霞摆了摆手,将他拦住。他慢步走到格桑近前,笑吟吟道:“我们并不想惹麻?#24120;?#21482;是想见见谢先生,说几句话!”

      她的身材并不娇小,不过和格桑比起来,好似差了半截。格桑要看她,不仅得低着头,而?#19968;?#24471;弯着腰。他挠挠头发说道:“你想见东哥,没问题,但东哥现在重病,你们这些人不能都进去,最多能进三个人!”

      “可以!”胡玲霞想都没想,点头同意。

      格桑深深看了她一眼,没有再多找麻?#24120;?#36716;头对身后的众人说道:“兄弟们,让路!”

      哗——随着他的话音,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纷纷向两旁的退让,让出一条勉强能容一人通行的路。

      胡玲霞对警察队长说道:“老许,你跟?#21307;?#21435;!”

      “是!?#26412;?#23519;队长硬着头皮应道。他现在在心里也?#22351;祝?#35874;文东这一股黑势力太嚣张,进入病房里,万一和谢文东闹僵,自己和胡玲霞能不能站着出来还是个问题呢!,两人整准备向里走,黛安妮快步走到胡玲霞身旁,小声说道;“胡部长,我跟你一起进去吧!”

      胡玲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随后点点头,说道:“好吧!”他们一行人三人,穿过走廊两侧的人墙,缓缓走入谢文东的病房。

      近去之后,他们三人同时一愣,并不是房里有多少北洪门和文东会的人,而是谢文东的状况?#20154;?#20204;想象中要?#29616;?#24471;多。这不是病重,而是病危。只见他?#27426;?#20063;?#27426;?#30340;躺在床上,双臂?#21916;?#30528;数条管子,胸口处贴着测试心跳的仪器,想?#25104;?#30475;,他双目紧闭,鼻上呆着氧气罩,简直感觉不出他?#20889;?#24687;的迹象,那苍白的?#25104;?#22240;隐隐透出暗青,就连嘴唇也是白色的,整个人看起来都瘦脱相了,和个?#24266;?#24046;?#27426;唷?br/>
      在病床边,由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在紧张的忙前忙后,再往旁边看,则是一个个面带急色和焦虑的北洪门、文东会的高级干部们。偌大的房间里,鸦雀无声,只剩下心跳仪里发出的嘀-嘀-嘀有节奏的声响,这使得病房里的气氛更?#21451;挂鄭?#35753;人有种呼吸困难心跳加速的感觉。

      看到这般场景,胡玲霞和警察队长只是感到意外,但黛安妮的心却要拧成一团,身子微微颤抖着,看着病床上和?#24266;?#26080;异的谢文东,她紧张的连指甲扣紧掌心都没有任何的察觉。

      她知道谢文东受了枪伤,本来她是很担心的,只是心中赌气,没有前来探望,后来听说谢文东的伤势已无大碍,她这才放下心来,可哪里想到,谢文东的伤势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恶化成这样子?!如果不是胡玲霞在场,他这时恐怕早已扑上前去了。

      那名警察队长的感觉和她截然相反,他心中暗暗庆幸,谢文东多亏是伤长这样,估计他现在连说?#26263;?#33021;力都没有了,自己也不必再担心副部长和他谈话会?#21103;模?#20174;而引起争斗。忽!他长长出口气。

      胡玲霞盯着病床的谢文东半?#21361;?#38543;即缓步上前,?#38405;?#21517;四十多岁,带着眼睛的中年大夫说道:“医生,您好,我是公安部的副部长,胡玲霞!”

      “啊?”那名大夫显然被她的名头吓了一跳,急忙放下手边的工作,与胡玲霞我了握手,同时连声到:“胡部长,你好-你好!”

      胡玲霞没?#37027;?#21644;他客气,目光转向谢文东,问道:“医生,他的伤势很?#29616;?#21527;?”

      她这话摆明了是明知故问,听起来更像是风凉话。

      此言一出,文东会和北洪门的干部们都有些受不了,?#25104;?#30340;悲色立刻转变成怒色,有些人将手摸向背后,看起来要动?#19968;鎩?#22810;亏三眼够沉稳,也?#25376;写?#21477;关念。将大家拦住,只是他的两眼也在冷冰冰地怒视着胡玲霞。

      中年大夫奇怪地看了胡灵霞一眼,沉声说道:“胡部长不是在开玩笑把?病人的伤势根本不是?#29616;?-”

      “那是什么--”胡玲霞目露精光地追问到。

      “而是已无力抢救,回天乏术了!”中年大夫叹口气,无奈地摇头说道:?#36299;?#22312;只能勉强维持,至于病人还有多长时间,现在还不好说,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哎!”中年大夫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扑通!

      胡玲霞还没怎么样,在她身后的黛安妮却突然坐在地上,?#25104;?#33485;白的吓人,?#25104;?#19968;片木然,毫无表情。

      一旁的警察队长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急忙将她浮起来,同时低声埋怨道:“怕了?没人让你来,你自?#21917;?#20559;要跟来,怎么样--?”

      戴安妮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甚?#20102;?#36830;自己**跌倒,?#30452;?#35686;察队长扶起都不知道,此时她的心已被医生的那段话无情的击了个粉碎-

      胡玲霞没有看她,她的心思都在谢文东身上,她微微皱了皱眉头,?#25376;?#38382;道:"他只是受了两处枪伤而已,而且当时他还穿有防弹衣,为什么伤势会变得这么?#29616;?"

      中年大夫摇头到:“我对防弹衣的原理以及防弹的效果并不了解,不过,病人身上确实没有明显的枪伤,但内附却受到了重创,当时。进行了?#26412;齲?#30149;人的情况也已稳定下来,本以为已经安然无事,可是没有想到病人的肝脏等部分突然大出血,现在已经无法救治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