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7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7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注视着战场,幽缨?#27425;?#36947;:“白家的人能顶得住南洪门吗?”

      闻言,格桑、袁天仲、褚博齐刷刷向战场上看去。

      格桑和袁天袁杀入南洪门阵营里如入无人之境,在白家人员看来,南洪门似乎也不过如此,可真当自己冲上近前,与南洪门交上手,手清楚的感觉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南洪门和他们平时欺负的小混混、小无?#24471;?#26681;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只有亲自交上手才能感到人家战斗力的强悍。

      随着格桑和袁天仲的退出,南洪门把精力全部放在白家人员身上,数百的帮众围攻白家一百人,情况?#19978;?#32780;知。

      只同凶场内不时有白家人员中刀哀号倒地,有不少人被凶猛的南洪门帮众吓得瘫软在地,眼睁睁看着已方的兄弟?#27426;?#26041;砍倒,却不敢上前去援助,整个场面,很快就变成一面倒的?#38382;疲?#30333;家人员虽然还在作战,还在拼杀,但离全面的溃败也不?#35835;恕?br/>
      白家低微的战半力根本没办法指望!格桑、袁天仲、褚博三人暗暗感叹。

      另一边的贾洪刚和他们的感觉截然相反。

      刚才他被袁天仲那一剑险些吓破?#35828;ǎ?#36830;滚带爬地钻到南洪门阵营后方,可很快,惊魂未定的他又看到对方的伏兵全?#21487;?#20986;,底气更是不足,本打算?#25163;?#25764;退可突然发现,这批北洪门的伏兵数量并?#27426;啵?#20805;其量也就百余人,战斗力又奇弱无比,而且毫无群战经验,在以少敌多的情况下不聚堆作战,反而分散开来打混战,许多人被已方兄弟围堵住,倒于乱刀之下。

      看到这,贾洪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的是北洪门的精锐人员吗?怎么如此不堪一击!奇怪归奇怪,见到软柿子,他可没有不根捏一把的道理。贾洪刚振作精神,大声嘶吼着指挥手下人员作战。

      看到这,贾洪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真的是北洪门的精锐人员吗?怎么如此不堪一击!奇怪归奇怪,见到软柿子,他可没有不恨捏一把的道理。贾洪刚振作精神,大声嘶吼着指挥手下人员作战。

      在他的调动下,白家人员败得更快,几乎?#27426;?#21322;人被困在南洪门的阵营里出不来,另外一些人被打得毫无斗志,哭爹喊娘的败逃下来。见己?#25509;?#21183;已定,贾洪刚?#30446;?#25918;这些人离开,亲自带上数名心腹头目以及数十号兄弟,随后追杀。

      败逃下来的白家人员还想坐车跑,可是他们刚刚钻进路中的面包?#36947;錚?#36824;?#22351;?#21551;动,贾洪刚领着追兵也到了,先是将汽车的轮胎扎爆,接着将白家人员堵在?#30340;冢?#19981;由分说的就是?#27426;?#20081;?#26007;榪场?br/>
      一时间,场内惨叫声四起,?#36947;?#34880;光崩射,鲜血顺着铁皮间的缝?#35835;?#28108;出来,在车下汇集好大一滩。

      自与北洪门交战以来,贾洪刚很少打得如此痛快过,对谢文

      东的?#24535;?#27492;时全部演变成了怒火与残暴,他亲自上阵拼杀,而其手下的帮众们也是群情激奋,到处追杀着零散着白家人员,只将其逼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惨叫声、哀号声连成一片,这不是一场实力相当的火拼,而是一边倒的屠杀。

      将跑到?#30340;?#30340;敌人全部解决掉后,贾洪刚长处一口气,抹了抹溅在?#25104;?#30340;血迹,向四周望了望,随后眉?#20998;?#36215;,疑声问道:“谢文东呢?”

      谢文东?谢文东此时早就跑路了。当白家帮众刚?#31456;?#20986;败象的时候,他和褚博、格桑、袁天仲四人就跑了。谢文东不是弃兄弟于不顾的人,但他可从来没有把白家人员看成自己的兄弟,这一百号白紫衣的手下人,在他眼中仅仅是阻挡南洪门的炮灰罢了。现在眼看着他们真的变成了炮灰,谢文东哪还会留下来?#20154;饋?br/>
      为了不引起南洪门帮众的注意,谢文东四人没有坐车逃走,而是选择了?#21483;校那?#21448;快速的退了下

      去,跑出五十多?#33258;?#21518;,见路边有条胡同,谢文东想也没想,率先走了进去。

      虽然只走出几十?#33258;叮?#20294;他还是累的气喘吁吁,觉得胸口一阵发闷,并隐隐作痛。他站在胡同口边停歇,边探头向外观望,看着白家的人员被南洪门帮众杀的惨状,他在心里也暗暗叹了口气。正当他绝望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

      谢文东接起一听,原来是灵敏打来的。

      “东哥,南洪门的分部里又出来一批人,看样子,是冲我们的热点来的。”

      “哦!”谢文东眼珠转了转,立刻明白了南洪门的意图。对方是打算趁自己大批抽调人力的这个空档,想在据点那边占些便宜。

      这点他倒不害怕,而且也不是没有防备,文东会的一部份人员他还没有动用,此时都在据点那里,并有高强、李爽等文东会的骨干坐镇,南洪门占?#22351;?#20415;宜不说,若真去进攻,只会遭到迎头痛击。

      他微微一笑,说道:“让他们尽管去打好了,那里迎接他们的只有片刀和棍棒!”顿了一下,他又问道:“小敏。老雷和三眼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据点现在已经成功打下来,情况很稳定,不过外面的争斗还没有结束,仍?#20889;?#25209;的南洪门人员在和我们交战,白家的人中看不中用,战斗力实在坟弱,根本帮不上我们的忙!”灵敏语气不满地说道。

      谢文东点点头,他压根也没指望白紫衣,拉上他,只是充充场面罢了。

      不过现在争斗迟迟没有结束,这点倒是很麻烦,眼看着这边的白家人?#26412;?#35201;全军覆没,若是让贾洪刚一众畅通无阻地跑去增援,事情可是大大的不妙了。想着,他问道:“那边还有多久能搞定?”

      “至少需要二十分钟!”

      “该死的!”谢文东低声嘟囔一句,随即说道:“我知道了”

      收起手机,他对褚博,格桑,袁天仲三人说道:"看?#27425;?#20204;现在还不能走,必须得想办法阻拦这波南洪门的人!'

      几人?#25104;?#30342;是一变,相互看了看,自己这边就四人,而且谢文东还有伤在身,怎么阻拦对方?

      褚博愣愣的问道:"东哥,就凭我们这几个人,想拦也拦不住啊!'

      格桑和袁天仲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谢文东一笑,说道:“硬拦当然拦不住,不过与支援据点比起来,杀掉我?#38405;?#27946;门的诱惑力更大!”

      “东哥的意思是。。。。。。”

      “我去吸引南洪门的注意力,引他们来追杀!”谢文东轻声说道。

      “啊?”褚博三人张大嘴?#20572;?#21574;呆的看着谢文东。

      ?#22351;人亲?#20986;反应,谢文东晃身从胡同口走了出来,对着已接近尾声的争斗战场大声喝道:“南洪门的朋友?#29467;?#39118;啊,只会欺负弱小,有胆的往这边类!”

      这一嗓子,声音虽然不大,却被贾洪刚听了个清楚。他此时正愁没有抓住谢文东呢,突然听闻喊声,急

      忙转头观瞧,见不远处的路灯下站有一人,正是不见踪迹的谢文东,他眼睛一亮,精神为之大振,又惊又喜的叫道:“谢文东?!”

      喊完话,谢文东片刻也未耽搁,转头就向路边的胡同口里跑去。

      贾洪刚看的清楚,怪叫一声,拔腿就追,周围的南洪门帮众急忙跟了上去,只是眨眼工夫,南洪门的帮众就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跑回路口,谢文东*着墙壁喘了几口气,回头一瞧,只见南洪门的人铺天盖地的冲杀过来,他掩口涂抹对格桑三人之说了一个子“跑”

      谢文东四人/鳖住力气/向胡同深处跑去。

      可是跑出没两步。谢文东的体力就开?#36158;?#25345;不住。知觉得胸腹又闷又痛,热血上涌,嗓?#21451;?#19968;阵阵的发甜,速度也随之减缓下来。

      格桑急忙停下身形,看着谢文东苍白布满虚汗的面?#30504;?#24778;道:"东哥,你的伤“

      ?#26263;?#19968;般,只听湖通口处脚步声轰隆,人影晃动,不时传出惊叫声:"谢文东在这!""兄弟们,快!"

      "别让谢文东跑了,杀啊!"

      此时,以贾洪刚为首的南洪门人员都象是红了眼的疯狗,将速度发挥到了极限,高举着片刀,挂着风声冲杀上前。

      格桑倒吸口凉气,来不及多言,一伸手,直接把谢文东的腰身搂住,随后臂膀用力,将其夹在自己的肋下,紧接着回身一脚,正踢在一名冲在最前面的南洪门大汉的胸口处,后着怪叫一声,倒飞出去,连带着撞倒后面两三人。

      不敢多耽搁时间,格桑夹着谢文东,甩开两条大长腿,全速向湖通里端?#26432;?br/>
      袁天仲故意放慢速度,将格桑让过去,留在最后,以短南洪门的追兵。

      见对?#25509;?#19968;人留下来,两名大汉嚎叫着冲到近前,抡刀就?#22330;?br/>
      袁天仲手腕?#27426;叮?#36719;剑出鞘,在空中画出?#22351;?#21322;月型的银光,虽然他是后出手,但软剑却先一步将对方二人的胸口划开。

      扑!剑光飞逝,血光顿现,两名大汉双双惨叫出声,片?#24230;?#25163;,?#24590;?#32780;退,可未等二?#35828;?#22320;,后面的南洪门业已冲杀上前,黑压压的人群象是一辆火车,重重顶在这两马那瓜大汉身上,两名大汉又是怪叫一声,受其冲击力,反向袁天仲扑来。

      虽然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效果,袁天仲躲闪不及,被两名大汉撞个正着,身子不由自主地倒了下去,不过他的反应实在是太快了,借着倒地时的惯性,又向后骨碌出两米多远,然后片刻也未停顿,

      身体如同弹簧一般从地上窜起,抬头再看,只见南洪门的人群想疯了似的向自己冲来,举在空中的片刀如林,?#25104;?#20986;森森的寒光,他心中一颤,也不?#20197;?#22810;加?#27627;簦?#25277;身便跑。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