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55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55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沉吟片刻,说道:“想办法,把此事查清楚了。”

      刘波点点头,正色说道:“好的,东哥,我这就安排兄弟着手去查。”

      “恩!”谢文东轻轻应了一声,眼珠骨碌碌乱转,琢磨这个消息的准确性究竟能有多大,如同陆寇真的有旧伤在身,自己又该如何去做。

      这一战过后,文东会暂时没有再发动进攻,南洪门更不会主动攻出来,双方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表面上是风平浪静,而实际上,文东会这边可没闲着。谢文东一边从东北继续抽调人力,一边从昆明调集兄弟来曲靖,另外暗组也在紧盯南洪门的一举?#27426;?br/>
      几天来,陆寇始终没有出堂口,倒是南洪门的帮众们经常出来,或是买些日常用品,或是买些吃的东西,带回堂口。刘波暗暗心急。抓?#22351;?#38470;寇的形迹,就确?#21916;?#20102;他是否有伤在身,而东哥那边还在等自己的消息,这要是一直拖下去,自己如何交差?

      这天下午,刘波接到手下兄弟的电话,称南洪门的人又出来?#20309;?#20102;,刘波兴趣缺缺,他对这些出来买东西的南洪门小弟没兴趣,就算抓住对方,也得?#22351;?#30830;切的情报,他应了一声,刚要挂断电话,下面兄弟又说道:“刘哥,他们去的是药店。”

      “哦?” 刘波心中?#27426;?#26263;暗琢磨,经过一场恶战,南洪门的伤员肯定不会少,伤重的他们肯定已送往医院了,伤势轻的有可能继续留在堂口,需要药品很正常,不过止血止痛的药南洪门应该准备很多才对,何况争斗都过去好几天了,怎么还出来买药?想着,他急忙说道:“盯紧他们,探明清楚他们买的是什么药,然后给我电话。”

      “是!”暗组兄弟答应一声,随即将电话挂断。

      所过时间不长,暗组兄弟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称南洪门买了大量的纱布,另外还有一些止咳药,刘波眼珠转了转,随即说道:“先制住对方,我马上赶过去!”

      南洪门每次出来?#20309;?#30340;人都?#27426;啵?#19968;般不会超过五人,这次也不例外,只有三名青年,开着一辆普通的小货车。他们在药店里买了两大包的纱布。另外还有两?#20804;?#21683;片,刚出了药店的大门,横刺里突然冲出一名大汉,穿过他们身边时,一把将期中一名青年手中的纱布包抢走,随后飞快的向前跑去。三名青年被吓了一跳,楞了一下之后,随即勃然大怒,东西虽然没有几个钱,但身为黑道中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抢劫,在脸面上太过不去了。回去也没办法向上面的头头交代。

      “**的!”那名被抢的青年怒骂一声。随?#27492;?#24320;双腿,快速地追了下去。另外两名南洪门小弟也是满面气恼,随后跟了上去。?#23545;?#30340;。见那大汉钻进路边的一条小胡同里,冲在最前面的那青年想也没想,立刻跟了进去。

      可是他刚刚跑到胡同口,冷然间,迎面快速地打来一?#20405;?#25331;。这拳来的突然,青年毫无准备。正被击在面门上。只听啪的一声,青年鼻口窜血,掩面而退。他的身子只是刚刚想后一仰,对方一把将其衣领子抓住,往回一带,将其硬拉进胡同里。?#22351;人?#31449;稳身子,胡同内又窜出两名大汉,期中一人手机的拿着麻袋。顺势套在青年的脑袋上。?#36947;?#24930;。实则快。整个过程只是石火电闪般的事。

      那青年被?#35813;?#22823;汉轻松?#21697;?#20182;的两名同伴也跑了过来。见青年脑袋上套着麻袋,倒在地上直哼哼。周围还站有数名黑衣汉子。两人立刻意识到不好。可是这时候他们再想退走。已然来不及了。那些大汉的身手极快,几个箭步,便窜到二人的身后,堵住胡同口。将其退路断掉。

      见此情景。两名南洪门青年的冷汗流了出来。其中一位颤声说道:“几位大哥,这……这是场误会吧。我?#20405;?#38388;可没什么恩怨……”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35813;?#40657;衣大汉连伤的表情一致,皆是阴冷深沉。

      胡同里面的一名大汉扭了扭脖子,什么话都没有,从衣下抽出一根圆圆的?#31455;鰨?#21478;外?#35813;?#22823;汉也将随身的棍子抽了出来,没有人说话,?#35813;?#22823;汉不约而同地疾步上前,抡起棍子,对着两名青年就是一棍乱拍。

      这顿棍子下去,直把两名青年大的皮开肉绽,头破血流,时间不长,双双陷入半昏迷?#21050;<该?#27721;子互相看了一眼,将手中的棍子扔掉,其中一人出了胡同,向外面招了招手,时间不长,一辆集装箱的大货车行了过来,?#35813;?#22823;汉提起三名青年,箱集装箱里扔,随后?#36861;?#36339;了上去,关上车门,货车疾驰而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前后时间加在一起还?#22351;?#20004;分钟,其配合之默契、经验值丰富,可见一斑。这?#35813;?#22823;汉,正式刘波旗下的暗组兄弟。

      货车行出几条街区,在一处相?#20113;?#38745;的地方停了下来,接着,副驾驶座位上的一名汉子跳下了车,身子依靠着车身,有限的抽着烟。大概过了五六分钟,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过来,在货车不远处停下。

      抽烟的那名汉?#28044;?#36215;来悠闲,但眼睛却尖的很,看到轿车之后,他面色一正,立刻将手中的半截烟头扔掉。轿车车门一开,刘波从里面走了出来,先是向四周望了望,随后走到货?#21040;?#21069;。

      那名大汉深深的点下头,随后有节奏地拍拍集装箱的大门,低声说道:“刘哥,人在里面。”

      “恩!”刘波应了一声,再为多话。

      随着咔的一声轻响,集装箱的大门打开,刘波一手抓住门棱,纵身跳了上去。随后回手将门关好。集装箱经过专门的?#33041;歟?#37324;面有点灯,也有通风口,既不显得湖南,也并不闷热。此时里面空荡荡的,没有摆放其他的杂物,只有那三名?#35805;?#26550;的南洪门小弟?#22270;该?#26263;组的大汉。

      刘波先是瞧瞧自己的兄弟,随后走到坐在地上的三名青年近前,一一将罩在他们脑袋上的麻袋扯掉。

      三名青年此时皆满头是血,被拿掉头罩之后,惊慌地环?#21448;?#22260;,见自己?#36824;?#22312;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而周围又是?#21543;?#30340;凶恶汉子,一个个又惊又怕,?#25104;?#33485;?#20303;?br/>
      ?#23433;?#29992;担心,我不会为难你们!”刘波首先开口,柔声说道。?#23433;?#36807;前提是你们?#38376;?#21512;我。”

      三名青年没?#20889;?#35805;,不过目光一起集中哎刘波的?#25104;稀?br/>
      刘波看了看他们身边装满纱布的大包,疑声问:“你们堂口里的纱布不够用了吗?”

      青年互相看了一眼,听对方话里的意?#36857;?#22909;像知道自己是南洪门的。其中一人装着胆子低声问道:“你……你们究竟是谁?”

      他话音?#31456;洌?#19968;名暗组汉子抢步上前,抡起手掌,对准文化那青年面家就是?#27426;?#20809;。

      啪!随着脆响声,青年的面颊顿时肿起来老高,血水也顺着嘴角流淌出来。大汉目光阴森死盯着他,冷声说道:“你只需回答问题。”

      青年手脚被捆,东也不能懂,感觉自己的半张脸都已经麻木了,耳朵里嗡嗡直响。

      刘波微微一笑,道:“回答我的问题。我的兄弟不是每次下手都这么轻的。”

      这还叫客气?看着同伴的脸都快肿成猪头状,另外两名青年暗暗打了个冷战,靠边的南明青年咽口唾沫,颤声说道:“堂口里的纱布还有很多,但是用的太快,老大让我们多准备一些。”

      刘波点点头,笑问道:“你们的老大是谁?”

      “是冰哥!韩冰!”青年答道。

      刘波暗暗摇头,不记得南洪门里有这么一号,想来应该是名底层的小头目。问完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刘波开?#35760;?#20837;正题,拿起他们买的止咳药,在三人面前晃了晃,问道:“这药是为谁买的?”

      三名青年皆是一愣,随后齐齐摇头,异口同声道:?#23433;?#30693;道。”

      刘波最讨厌听到的就是这三个字。他挑起眉毛,嗤笑了一声,接着倒退两步。

      周围的大?#22909;?#31435;刻会意,随手从集装箱的角落里各抓起一根?#27490;埽?#19968;步步向三名青年围拢过来。

      见状,三人立刻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一个个急得面红耳赤,急声?#26263;潰骸?#22823;哥,我们真的不知道啊,这药是老大让我们买的,我们也不知道是给谁用……”

      他们话还没说完,?#35813;?#22823;汉手中的?#27490;?#24050;恶狠狠得落了下去,劈头盖?#24120;?#19981;管脑袋还是身子就是?#27426;俾以摇?br/>
      “啊……”

      三名青年发出杀猪般的?#21307;?#22768;,?#19978;?#20182;们的手脚都被制,连?#28860;愫头?#25252;的机会都没?#23567;?br/>
      只一会的工夫,三人已被打得奄奄一息,神智有些模糊。

      刘波向大?#22909;前?#25670;手,接着又走近三人,柔声说道:“告诉我实话,这是你们唯?#22351;?#26426;会。除非,你们想死在这里。”

      “我们说的都是……实话,我们真的不知道这药是给谁用的……”三名青年有气无力得哀声说道。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