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62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162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褚博出手偷袭,一枪射杀了中年杀手。这个突变出乎所有杀手的意料,就在众人一怔之机,褚博腰身一挺,如同泥鳅,贴着地皮从一名杀手的胯下钻了过去。

      直至这时,众杀手们才回过神来,尤其是那名被褚博?#28044;?#19979;钻过的杀手,怒吼一声,喵也没瞄,凭着直觉,回身就是一枪。褚博早有准备,?#22351;?#23545;方开枪,他的身子已闪到一旁,那杀手没有击中褚博,倒是将身后的同伴一枪打倒。

      “啊——”眼看着误杀了自己人,那杀手又惊又骇,两眼圆睁,嘴巴大张,惊叫出声。可是他的叫声很快就在一声沉闷的声响中嘎?#27426;?#27490;。闪到一旁的褚博并没有闲着,更未停顿,一枪击中那名杀手的面颊。

      褚博若是和对方展开远距离的对射,由于杀手人多,他确实不占优势,但是?#20154;?#26041;进行贴身接触时,褚博伸手好,出枪快的优点就显现出来。几乎是眨眼的工夫,八名杀手已有三人中弹身亡。

      一名距离褚博最近的杀手等着猩红的双眼,举枪对准褚博的脑门,正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褚博身子猛的向下?#22351;停?#21452;腿全力?#22351;?#22320;面,整个人好像一根离弦之箭,想前急射而去。

      只听嘭的一声,褚博的脑袋重重定在对方的?#20146;由希?#37027;人吃疼,?#22351;?#24618;叫一声,身子不由自主地弯了下来。

      褚博随即使出一?#34892;?#23376;摆尾,左脚支地,右脚后沟,脚点重重点在哪杀手的天灵盖。杀手坑和一声,四肢大张,趴到在地。

      褚博顺势滚了出去,身子还未停顿下来,手指已连续扣动扳机,连开?#37027;埂?br/>
      迅猛绝?#23376;?#22855;准无比的?#37027;梗?#31449;在另外一边的四名杀手正在举枪瞄准褚博,可是四人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无再无力勾下去,其中有两人额头中弹,另外两人则是胸口中枪,四人皆是要害被子弹击中,身子摇晃了几下,随后不分先手的摔倒在地。

      当那名?#20146;?#34987;撞了一下,脑袋又爱了一脚的杀手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的时候,再看场上,他的七名同伴都已倒在血泊中,绝气身亡

      “哎呀!”那杀手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叫,下意识地?#24590;?#21521;后倒退,可他仅仅退出两步,只觉得太阳穴一凉,一支黑洞?#20174;?#20919;冰冰的枪口已顶住他的脑袋。

      “再动一下,我就让你的脑袋开花!”褚博的声音在杀手的身侧传出。

      杀手身子一震,整个人僵站在原地,?#27426;?#20063;不敢动。

      不是他的胆子小,而是褚博的厉害超出他的想象。他们这批到云南的杀手,都可称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个中佼佼者,哪知在人家面前,如同草芥一般,只顷刻之间己方的同伴就死了个干净,他心里哪能不惊,哪能不怕?

      “你们是南洪门的人?”褚博用枪逼着对方,冷声问道。

      “是……是的。”

      “是谁派你们来的?”

      “哦……”那名杀手犹豫着没有接?#21834;?br/>
      喀嚓!楮博搬动击锤,冷道:“我的耐性有限,你最好立刻告诉我实情!”

      “是……是白小姐……”

      褚博目光变得幽深,凝声问道:“白燕?”

      “是的。”

      “我明白了!”褚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22351;?#23545;方接着说话,他已狠狠扣动了扳机。枪中的最后一颗子弹怒射而出,冷酷地击穿那名杀手的脑袋。

      扑通!随着尸体倒地,褚博也长长出了了一口气。

      另一边,黄山?#27807;?#20869;,一楼大厅。以姜森为首的血杀众人正和南洪门对峙着,双方的气氛本就紧张,激战一处既发,只是双方都在用最后一丝理智克制着。

      双方?#22007;?#24594;视的时候,?#27807;?#23545;面的棋牌室突然传出连续的枪声。双方人员同是一惊。姜森?#20174;?#26497;快,腾地站起身形,冲着南洪门众人怒声喝道:“你们在对面埋伏了枪手?”

      南洪门包括陆寇在内都不知道白燕派过来的杀手是隐藏在对面的棋牌室里,听完姜森的质问,南洪门的额头目拍案而起,咬牙道:“你***倒会恶人先告状!”

      “兄弟们,上!”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姜森和南洪门头目不约而同的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双方本就看对方不顺眼,现在两边的头目又发了话,下面的兄弟哪还会客气。只听?#25104;?#30340;拔刀声不绝于耳,眨眼工夫,双发帮众箭上弦,刀出鞘,场内闪出一片刺眼的寒光。

      “杀——”不会自谁首先大吼一声,拉开了双方火拼的序幕。

      血杀和南洪门众人挥舞着手中的片刀,凡是身旁碍事的桌子。在?#27807;?#22823;厅内展开了你死?#19968;?#30340;撕杀。

      这仅仅是开始,撕杀很快蔓延到了二楼和?#27807;?#22806;,二楼的血杀人员和在外面巡视的文东?#23835;?#21592;随即也和南洪门帮众交起手来,偌大的?#27807;輳?#19968;楼、二楼以及?#27807;?#30340;周围到处都是拼杀的战场。褚博在棋牌室与杀手们的交火,成了直接点燃双方战火的导火线,使整个场面变得失控和疯狂。

      包房里,谢文东和陆寇同样?#27426;?#38754;的枪声吓了一跳,在第一时间里,无行兄弟护住谢文东,陆寇则被身边的众多保镖护住。谢文东眯缝着眼睛,冲着陆寇冷笑道:“?#21483;鄭?#30475;起来你是明的打不过我,就想用阴招了!”

      事情已经败露,陆寇也豁出去了,他冷笑一声,说道:“杀你何必用阴招,兄弟们,动手!”

      随着他一声话下,陆寇周围的保镖们同时亮出随身携带的枪械,而无行兄弟更快,抢先将手枪掏了出来,双方在空间庞大的包房里各?#24050;?#20307;,开始了你?#27425;?#24448;的对射。

      这种直接交锋的抢战,对袁天仲、格桑二人来说最为不利,两人浑身的本事却毫无用武之地,反倒是无行发挥出特长,每一次开火,?#38405;?#27946;门众人来说都无疑是一次来自地狱的召唤。

      南洪门虽然人多,可无行兄弟的枪法过于犀利,时间不长,南洪门那边已有五人中枪到地,正在双方激战正酣的时候,外面隐约传来警声的鸣叫声。

      糟糕!众人心里同时暗叫一声不好,南洪门的保镖们首先沉不住气,掩护着陆寇先退了下去。撤退就等于暴露目标,?#27426;?#25384;打。经验丰?#22351;?#20116;行兄弟哪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连续开枪射击。南洪门保镖掩护陆寇退出包房,短短十余步的距离,却使其又交代了五人。

      见对方已然退走,五行兄弟还想继续追上去,谢文东拦住他们,摇头说道:“别追了,我们也得赶快撤,不?#22351;?#35686;察到了我们也会很麻烦!”

      五行兄弟点点头,金眼随手抓起一把椅子,猛的向包房的窗户砸去,随着哗啦的一声脆响,落地?#26263;?#29627;璃应声而碎,众人护在谢文东的左右,掩护从窗户跳出去。

      双方争斗得快,撤得更快,激战的时间前前后后没有超过二十分钟,双方人员便已撤得一干二净,只留下满场的狼藉,以及还有未来得及带走的尸体。

      这一战虽然因为警方的及时赶到而草草结束,但双方的损失可都不算小,尤其是南洪门那边,与血杀交手的帮众们仅仅是受伤的就超过了四十多号,另外陆寇的贴身保镖也在枪战中折损十数人。至于文东会这边,伤亡相对较轻一些,只是在与杀手交锋的时候,死了三名在望月阁受训过的兄弟令谢文东赶到惋惜不已。

      交战的双方是跑了,但事情并没算完。

      曲靖的市局长?#30452;?#25214;上谢文东和陆寇二人,请求他俩不要让类似的枪战再发生,他的?#20843;?#28982;很委婉,但语气中也透出强烈的不满,言下之意,文东会和南洪门不让他这个局长好过,那他也不?#23835;?#25991;东会和南洪门消停了。

      在黑道的火拼中是很少发生大规模枪战的,这?#22351;?#20960;乎是黑道的共识,但这一次的?#24405;?#21457;生得比?#21523;?#28982;。

      市局长的态度不是很友善,但他的难处,谢文东和陆寇也都能理解,在市局长面前两人都没有多说什么。

      时隔一?#30504;?#35874;文东?#38405;?#27946;门的据点展开了一次报复性的进攻。这次进攻,文东会倾尽了全力,龟缩数百人的南洪门据点也被打得很惨,虽然最终?#38047;?#20303;文东会的冲击,但人员伤亡极大,据点的防御也变得摇摇欲坠。

      ?#22351;?#35874;文东发动第二次进攻,南洪门据点里的人员主动撤退了,全部退回到堂口,与陆寇一众汇合,看得出陆寇现在是打算集中所有的人力,死守堂口这?#22351;恪?br/>
      如此一来南洪门的堂口所面临的压力更大,而谢文东也没了后顾之忧,可放开手脚专心对付南洪门堂口这?#22351;恪?br/>
      自从与谢文东会面之后,陆寇的旧伤进一步?#21448;兀?#23588;其到半夜,剧烈的?#20154;?#22768;常常会将隔壁的兄弟抄醒。

      对陆寇每况愈下的身体,南洪门众人都担忧不已,可是有毫无办法,有人主张让陆寇住院接受治疗,可立刻被陆寇拒绝了,他若是一走,本就岌岌可危的堂口也就很难保得住了,那他来云南的目的就?#27807;?#20197;失败告终。

      他无法也不能眼睁睁放任谢文东将整个云南抢占过去,好给谢文东两面夹攻广州的机会。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