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24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24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李晓芸看着谢文东,想要说话,但?#26263;?#22068;边又咽了回去。

      她的消息倒是很准,未出三天,安赞之间的战争爆发。安哥拉两个师团的兵力突袭赞比亚的边防,进入赞比亚境内。这场进攻打得十分艰苦,虽?#35805;?#21733;拉在人数上,武器上都占有优势,不过赞比亚军已是早有准备,防御工事做得极强,虽?#35805;?#21733;拉军最终突破赞军的防御,但也付出了数百人伤亡的代价。战争一开始便打得如此艰苦,这给安哥拉高层泼了一喷冷水。做出发动战争决定的费尔南多更是坐立?#35805;玻?#34429;然国防的智囊团已做出安哥拉顽胜的预测,可他心里仍感?#22351;住?br/>
      在战争爆发的第三天,费尔南多邀请谢文东到总理府做客。谢文东如约而至,见面之后,见过简单的寒暄,费尔南多首先切入正题。他坐在椅?#30001;希?#38271;长叹了口气,满面阴郁,幽幽说道:“谢先生,你知道吗?现在战事的情况并不乐观,比预想中艰难得多,伤亡的官兵已经超过一千人了。”

      谢文东微微一笑,悠然说道:“总理先生不用担心,战争刚开始时肯定会艰苦一些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赞比亚军国力不足的劣势就会显露出来,那时候,战争会顺利很多!”

      这样的话,费尔南多在国防部的智囊团那里已经听过上百遍了,其中的道理他也明白,但心里总是不塌实。他苦笑道:“你中国不是有句话嘛,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战争不?#25104;?#33267;打输了怎么办?”

      谢文东眨眨眼睛,笑呵呵地看着费尔南多,觉得他是在杞人忧天。

      费尔南多叹道:“?#22351;?#25112;争打输了,我作为总理难?#24736;?#21646;,弄不?#27809;?#21487;能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我必须得为?#32422;?#30041;条后路啊!”

      闻言,谢文东暗皱眉头。费尔南多虽然?#23433;疲?#23481;易控制,但是有一个缺点,胆子太小,与安盟的主席德拉柯比起来,差得太?#35835;恕?#20182;吸了口气,笑问道:“总理先生想怎么做?”

      费尔南多正色说道:“我必须得做好随时逃亡的准备。法国是不错的选择,在法国很容易申请到政治庇护,但是?#20197;?#27861;国毫无根基。”顿了一下,他瞄了谢文东一眼,又继续说道:“听说谢文东在法国也有些?#24597;罰?#19981;知道能不能帮我弄一套小农庄,等真有危机的那一天,我?#22270;?#20154;在法国也能?#20889;?#23433;局之所。”

      谢文东暗暗咬牙,费尔南多简直把?#32422;?#24403;成银行提款机了,在法国买一座农庄,那得需要花费多少钱?何况既然是送给费尔南多的,庄园肯定不能太普通,估计至少得需要几百万的欧员。谢文东是大方,可也没大方到随便?#28044;?#34955;里拿钱向外扔的程度。

      见他久久无语,费尔南多装模做样的又叹口气,说道:“如果没有合适的退路,我实在不希望战争再打下去,为了安全起见,?#19968;?#24819;办法?#20197;?#27604;亚zf和谈。”

      如果说谢文东以前只是讨厌费尔南多,那现在简直就是憎恨,他最恨别人用某种条件来威胁他,这次费尔南多犯了谢文东的大忌了。

      谢文东双眼一弯,笑眯眯地说道:“我想起来了,在法国我的确有很不少的朋友,弄到一座象样的庄?#23433;?#25104;问题。”说着,他看了看手表,说道:“这样吧,总理先生,晚上我打电话回复给你!”

      听谢文东这么说,费尔南多明白此事十之八酒是成了,?#25104;?#38452;郁顿说消失无踪,换?#19979;?#38754;的笑容,接着兴奋得站起身?#21361;?#32469;过办公桌,快步来到谢文东近前,说道:“哎呀,那我实在太感谢谢先生了!”

      谢文东笑道:“总理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何必和我客气呢?”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恨得牙根直痒痒,不过他的?#25104;希?#20219;谁都看不出来有丝的异样和不自然。论起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谢文东冬早已练得如火纯青。

      费尔南多显得十?#20013;?#22859;,语气也欢快了许多,邀请谢文东留下共进晚餐,谢文东没有那个?#37027;椋?#19981;过还是同意了,这顿饭并不好吃,他不仅要一边应付费尔南多,另一边还要应付玛利亚。

      这时候,谢文东已不再满意费尔南多的执政,心中有想法要找个人来代替费尔南多,既可以帮?#32422;?#20570;事,又不会提出这样和那样的条件,她首?#35748;?#21040;的是安盟。

      晚餐过后,谢文东向费尔南多和玛利亚告辞,出了总理府,坐上汽?#25285;?#35874;文东立刻给法国洪门的老大唐亿鹏发去电话,让他帮?#32422;?#20080;一座庄园,至于所需的金额,她?#23835;?#30333;浩送过去,唐亿鹏哈哈大笑,说道:“谢兄弟,你太客气了,我?#20405;?#38388;?#30007;?#35201;谈什么钱,你想要,我送给你即是了。”

      谢文东势力渗透到?#20998;蓿?#32473;那边的洪门组织带来许多实惠,尤其再荷兰,洪门组织大卖?#37202;罰?#20174;中赚取暴利,与所得到的实惠相比,一座区区的庄园对唐亿鹏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听了唐亿鹏的话,谢文东哈哈大笑,说道:“我多谢唐老大的好意,不过交情归交情,让唐老大掏钱,我实在过意不去”

      ?#22351;人?#25226;话说完,唐亿鹏抢先说道:“谢兄弟,此事就不用你管了,我来做,到时我把庄?#26263;?#29031;片传给你。”

      对于唐亿鹏的盛情,谢文东十分感激,呵呵一笑,说道:“哪那就让唐老大破费了!”

      “哎?大家都是?#32422;?#20154;,不用说这些嘛!”

      和唐亿鹏通过电话之后,谢文东?#37027;櫧交?#20102;一些,随即又给安盟的主席德拉柯打去电话,约他见面,这么晚了,突然接到谢文东的电话,德拉柯十分意外,不过他却不?#20063;?#29575;应付,毕竟谢文东

      现在是安盟最大的赞助商,对安盟而言,他就是财神爷

      电话中,德拉柯问道:“谢先生有什么事”

      谢文东直截?#35828;?#22320;说道“有一些要紧的事”

      “哦”德拉柯应了一声,随后也不再多问,说道:“谢先生在哪?我去找你”

      谢文东摇摇头,说道:“你?#27425;?#36825;不方便,还是我去你那吧”

      “好的,谢先生,那我就恭迎大架了”

      德拉柯是安盟的主席,也是安哥拉的大家组,家里有些资财,不过和金碧辉煌奢侈华丽的总理府比起来,德拉柯所在的小别墅就显得寒酸了。别墅外表普通,里面也是平平常常,而且许多家具和装饰都显得十分陈旧

      谢文东对德拉柯的印象笨就不错,现在看?#27492;?#30340;家居,好感更增。对于谢文东的来访,德拉柯显得十分热情,老头子亲自迎接出来,将谢文东请进别墅之内,到了客厅,二人客套了一会,方相继落座

      ?#33464;歟?#24503;拉?#24405;?#30340;女佣将茶水送了上来,谢文东喝了一口,味道怪怪的,随即将杯子放下来,虽然都是茶,但?#20405;?#40060;中国比起来相差甚远

      德拉柯很聪明,等周围的闲?#23588;说齲?#37117;离开之后,他方正色问道:“谢先生究竟有什么事”

      谢文东眯缝着眼睛,?#20102;?#20102;片刻,说道:“距离下次竞选还有多长时间”

      “竞选”德拉柯有点?#20174;?#19981;过来。

      谢文东解释道:竞选zf.

      德拉柯?#35835;算?随即说道:?#22351;?#19977;年.

      要那么久?!谢文东点点头,又问道:到时,你们安盟能有几成的把握取胜?

      德拉柯端起茶杯,慢悠悠喝了一口,他是在借喝茶的空挡琢磨谢文东这?#27425;?#26159;什么意思,喝了两口茶,他摇头苦笑道:机会不大,安人运的声望已经根深蒂固,想在民众心中取代他们的地位,很难,何况这此安人运对赞比亚发动战zheng,态度坚决,?#20174;?#36805;速,又赢得了不少民心啊!

      哦!谢文东轻轻应了一声,突然话锋一转,疑问道:你说如果总理费尔南多突然发生意外,那?#27492;?#20250;接替他的职位?

      德拉柯闻言身子一震,惊讶地看着谢文东,喃喃说道:总总理先生怎么可能会发生意外?

      看出他的紧张,谢文东微微一小笑,说道:德拉柯主xi不要误会,我只是说假如.

      哦德拉柯琢磨一会,?#25509;?#24189;说道:总理先生真发生意外,不能继续工作,那么暂时接替他职?#22351;囊欢?#26159;副总理尼潘,而后总理一职,最有可能当选的是国会主xi皮莱斯.

      谢文东心中?#27426;?问道:这个皮莱斯也是安人运的人吧?

      德拉柯点点头,说道:他的整个家zu都是.

      谢文东微微摇了摇头,安人运一直以来都占据着执zhengdang的地位,?#32422;?#24456;难控制他们,无论由谁当选总理,都不会令?#32422;?#28385;意,唯?#22351;?#21150;法就是压下安人运,把安盟抬上去,这样一来,整个安盟都会以?#32422;?#39532;首是瞻,那么安哥拉也就在?#32422;?#30340;控制之内了。

      想?#30504;?#20182;凝声问道:“如何才能让你们安?#25163;?#25919;?”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