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3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38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目光幽深地盯着费尔南多,在他的注视下,费尔南多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正想岔开话题,谢文东突?#22351;懔说?#22836;,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总理先生,这件事还需要你多多帮忙,调查清楚。”

      听了这话,费尔南多暗暗松了口气,他面露正色,重重地点下头,说道:“谢先生是我的朋友,也是安哥拉人民的朋友,在安哥拉竟然有?#35828;?#25954;?#20889;?#35874;先生,肯定是?#26377;呢喜猓?#32780;且无法五天到了极点,谢先生放心,这件事情我也?#27426;?#35843;查清楚,给谢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

      费尔南多说得大义斌然,好像真和谢文东有多深感情似的,后者心中冷哼一声,面带微笑地说道:“那我先多谢总理先生了!”

      “哎呀,谢先生实在太客气了!”

      费尔南多又稍坐了一会,然后起身向谢文东告辞。

      出了别墅,坐进加长的卡迪拉克轿?#36947;錚?#36153;尔南多的?#25104;?#31435;刻阴沉下来,他咬了咬牙关,忍不住恶狠狠地一?#39029;?#31383;,怒声喝骂道:“真是一群饭桶,”那么多人,那么周密的计划,竟然连谢文东的皮毛都没?#35828;劍?#20182;实在搞不明白,这些情报局的特工都是干什么吃的,?#36824;?#22909;在谢文东没有发觉是自己做的,将他稳住,以后肯定还有下手的机会。费尔南多对谢文东也有许多的顾虑,单单是谢文东掌握大量安哥拉国债这?#22351;?#23601;够令他为之头痛不已的。

      坐在?#30340;?#30340;保镖人员见费尔南多气色难看,一个个吓得大气都不敢踹。在回总理府的路上,当车?#26377;?#21040;桑巴路的时候,这里的士兵以及布置的路?#26174;?#24050;经撤掉了,那些黑人汉子的尸体以及被打得报废的汽车也已清理的干干净净,?#36824;?#22312;路面上?#38405;?#30475;到淡淡的红色印记。

      走到这里,费尔南多的怒火?#30452;还?#20102;起来,他实在想不明白,派出这么多优秀的特工,怎么就杀?#22351;?#35874;文东这几个人呢?

      他正琢磨着,冷然间,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费尔南多所坐的轿车都为之一震,在车棚的上方,多出一个拇指大小的圆窟窿。

      “啊?”费尔南多忍不住吓得惊叫一声,双腿发软,差点直接从椅?#30001;?#28369;落下去。要知道费尔南多所坐的轿车是特别的,全体防Dan,此时被一Q打穿,说明对?#25509;?#30340;肯定是大杀伤性的反器才Q械。

      ?#22351;瘸的?#30340;众人?#20174;?#36807;来,耳轮中只听嘭的一声巨响,汽车的前?#26263;?#38450;Dan玻璃应声而碎,开车的司机额头中Dan,子Dan?#30475;?#30340;冲击力几乎将司机的半个脑袋掀掉,鲜血,脑浆渐了一车。

      费尔南多哪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22351;?#19968;声怪叫,整个人都瘫在了车椅上。失去控制的汽车一头向路边的大树上撞去,好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保镖手疾眼快,一边控制着方向盘,将轿车稳住,一边急踩煞车。

      总理遇到杀手的袭击,那还?#35828;茫?#19982;之随行的车辆立刻将费尔南所坐的轿车围拢住,接着?#24471;?#40784;开,十多名费尔南多的贴身保镖纷纷跳下?#36947;矗?#25163;里端着Q械,?#25287;?#24352;望,寻找杀手的藏身的地点,同时对外发出警报信号。

      正在众保镖?#20146;笥已?#35270;的时候,街道周围的各角落里一齐闪现出火光,那是子Dan怒射而出的Q火。随着一阵?#20284;?#20043;声,有数名保镖中Dan倒地,其余的保镖们无不变色,?#22007;?#25307;呼着,对着Q火闪过的地方开Q还击。

      双方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方仓促迎战,一方是有备而来,虽然费尔南多的保镖们Q法,经验都属一流,但在天时,地利上吃了大亏,随着Q战的加剧,不时有人惨叫着中Dan倒地,十余名保镖,只是顷刻之间便倒下大半。

      更要命的是,对方在至少一公里开外的地方埋伏有数名重阻击手,使用的皆是十二厘米以上口径的反器材阻击Q,这对众保镖们来说威胁实在太大了,他们打?#22351;?#23545;方,但对方却能轻松打倒他们,无论躲到什么地方,威力?#30475;?#30340;阻击步Q子Dan总是能轻而易举地穿过障碍物,击中他们的要害。每一次沉闷的Q声响过,总会伴随着保镖痛苦的哀号之声。

      十余名保镖,在?#22351;?#20004;分钟的时间里,全部中Dan倒地,其中有一部分当场便已身亡,令有一部分受了重伤,躺在地上直抽搐。?#30340;?#30340;费尔南多早没了往日的威风,此时直被吓得汗如雨下,嘴唇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25104;成场?#38543;着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一名身?#30446;?#26791;的黑衣汉子从街道左侧黑暗的角落里缓缓走了出来,在其手中还拧着一把明?#20301;?#30340;银色手Q。看到敌人出现,一名躺在地上的胸腹中Dan的保镖针扎着抓起落在身边的手Q,残微微的抬起手来,Q口对准来人,想开Qhe击。

      那人只是淡淡地瞄了他一眼,随机阴森的目光又投向费尔南多所坐的轿车,只是他的手臂微微抬起,甩手就是一Q。那名保镖的?#30446;?#22788;喷起一团血雾,声都为坑一下,当场毙命。

      眼睁睁看着杀手走过来,?#30340;?#36127;责保护费尔南多的两名保镖再忍不住,双双推开?#24471;牛?#24594;吼着冲下车去,同时抬起Q来,对准快要走到近?#26263;膆ahu就要开Qhe击。

      他?#24378;歟?#21487;来人的速度更快,黑衣人步伐都未停顿一下,在走路中,只是轻描淡写地挥手甩出两Q,两名保镖的手指已扣在扳机上,却再也无力扳下去,二人的眉心处同被子Dan打穿。两名保镖?#25104;?#36824;带着惊骇,身子却已直挺挺地摔在地上。

      嘭、碰!两名保镖倒地时发出的闷响声,如同两把举锤子?#20197;?#36153;尔南多的心头上,他身子哆嗦着,瞪大眼睛,死死盯着?#24471;?#20043;外。

      黑衣人的步伐很慢,那?#25104;车?#27785;的脚步声对费尔南多而言更是一种难熬的折磨。

      ?#36335;?#36807;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和衣人在?#24471;?#21069;站定。

      此时,费尔南多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豆大的?#24618;?#39034;着面颊滚落下来,他强作镇?#29627;?#20294;是语调却是颤巍巍的,他紧张又惊恐是问道:“你是谁?要干什么?”

      “总理先生不认识我了吗?”随着话音,黑衣人弯下腰身,露出一张白皙,五官深刻的西放人面孔,对这个人,费尔南?#22242;端?#28982;?#35206;?#19978;熟悉,他也绝对不陌生,他正是谢文东在安哥拉的得力助手,杰克。

      费尔南多见过他两面,但却并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伸手指着杰克,惊讶的说道:“你……你不是为谢先生做事的吗?你这是做什么?”

      “哼!”杰克冷哼了一声,随即向下一弯腰,直接进入?#30340;冢?#25384;着费尔南多而坐,同时把玩着手中的QXIE。费尔南多?#25104;?#19981;变,下意识的向旁退了退,

      过了片刻,杰克幽幽说道:“谢先生让我给总理先生带个话,他说,总理先生想杀他,很难,?#36824;?#20182;想取总理先生的性命,却很容易,今天发生的事,他希望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一回的话,那么,总理先生会死,总理先生身边的很多人也都会跟着总理先生一起死!”

      听了这话,费尔南多的脑袋嗡了一声,半晌回?#36824;?#31070;来,余干?#36538;?#20154;听这话中的意思,谢文东明显已经知道今天晚上的暗杀行动是自己安排的。?#36824;?#20182;是怎么知道的?为什么自己刚才见到谢文东的时候他?#22351;?#37117;没提起过?想着,他连声说道:“我想组织其中有些误会吧……”

      ?#22351;?#20182;说完,杰克挥挥手中Q,打断他的话,面无表情的冷漠道:“总理先生无须跟我解?#20572;?#25105;为谢先生做事,只听谢先生的号令,如果下一次谢先生让我来杀总理先生,我想,总理先生就不会象你经验这么好运了!”

      “这……这……”费尔南多支支捂捂的说不出话来。

      这时,远处传来阵阵的J笛声,杰克深吸口气,幽幽说道:“谢先生让我带的话,我已经带到了,总理先生以后要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36824;?#25105;?#22351;?#19981;提醒总理先生,要杀你,确实很简单,即使你永远不出总理府,我也同样有办法!告辞了!”说完话,杰?#20284;?#36523;下车,依然是那不块不慢的速度,向?#25918;?#38452;暗的角落走去,时间不长,其身影已消失在哝哝的暗?#24618;小?br/>
      杰克前脚刚8,总理府以及JUN,J三方的人员也随之纷纷赶到了现场,看到满地的尸体,余干?#36538;?#20154;三方人员都吓的?#25104;?#33485;白,急冲冲跑到了费尔南多的轿车前,见他安然无恙的坐在?#30340;冢?#24182;未受伤,众人无不长出口气。

      “总理先生,你没有事吧?总理先生……”

      一时间,现场乱成了一团,众人七嘴八舌的纷纷询问,J方和JUN方也随之对整条街道做了封锁,搜查袭击总理的WU装份子。

      费尔南多木呆呆的坐在?#36947;?#22909;一会才算是?#20174;?#36807;来,他环视周围众人,虽然有这许多人赶来,他此时仍感到脊?#27735;?#19968;阵阵冒凉气。

      “总理先生,这……是谁干的?”一名总理府的guan员急切的问道。

      “是……”费尔南多本想说谢文东,可?#26263;?#20102;嘴边,他又咽了回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