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4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40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5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按照谢文东的意思,孟旬安排手下兄弟,给南洪门的堂口送去一封邀请函,约于华臣出来一聚。接到邀请函之后,南洪门的堂口里一阵骚动,各干部们一致认为文东会肯定没按好心,聚会是假,想除掉于华臣才是真。

      双方敌对,势如水火,又是在交战之中,聚什么会?于华?#23478;?#26126;白聚会只是个借口,不过对方未必是想除掉?#32422;海?#26356;有可能是劝降。于华臣心思急转,暗暗琢磨了一番,决定接受文东会的邀请,去与对方见见面,同时也探探文东会底细。

      南洪门干部们听说于华臣想去赴约,一各个皆是?#25104;?#22823;变,纷纷阻拦,于华臣这回倒是力排众意,执意前往。

      文东会约会的地点位于南洪门堂口不远处的饭店,其目的也是表明己方没有恶意。于华臣自然明白文东会的意思,不过他还是多了个心眼,邀请梧州一带与他关?#21040;?#22909;的黑帮老大共同前往,有这些老大们在场,文东会就算是想谋算他,也会多几分顾虑。

      等到了约会的时间,于华臣和数名黑帮老大准时到场,文东会那边的人业已等候多时,但为首的并不是谢文东,而是孟旬。在谢文东看来,由孟旬这个曾经的南洪门干部去和于华臣谈,比?#32422;?#26469;谈的效果要好得多。

      双方在饭店二楼的大厅里见面。

      在战场上,双边都当对方为不共戴天的仇人,恨?#22351;?#19968;下子就致对方于死地,而现在双?#25509;?#37117;表现得十分客气。得知于华臣已到,孟旬亲自迎接出去,碰面之后,满面笑容的与于华臣握手寒暄。

      于华臣更是老油条,其态度比孟旬还热情,如果单从表面来看,任谁也会把孟旬、于华臣二?#35828;?#25104;关系异常要好的朋友,寒暄过后,于华臣还特意向孟旬介绍了与其共同来的黑帮老大们。孟旬多聪明,一听就明白了,暗骂一声狡猾,于华臣带来的手下兄弟是?#27426;啵?#20294;却拉来这许多黑帮老大,如果己方要对他不利的话,那必定会落人口实,会?#29616;?#24433;响己方在广西道上的声誉。孟旬虽然在心里暗骂于华臣滑头,不过也?#22351;?#19981;赞叹此?#36865;?#33041;机敏过人。

      双方互相之间打过招呼之后,众人在饭厅里端在餐桌旁?#30452;?#20027;落座。?#22351;?#23391;旬开口,于华臣反倒?#20405;?#21160;开口说道;“孟先生这次到梧州,可真是来势汹汹的,盛气凌人,贵帮的兄弟更是骁勇善战,打得我苦不?#25226;?#21834;!”说话间,于华臣连连摇头苦笑。

      于华臣这番话没有挖苦对方的意思,而是在主动示弱。

      孟旬听后哈哈大笑,摆手说道;“于兄这话就?#27426;?#20102;,我们的攻势虽然凌厉,可是也被于兄你一一化解了,与之比起来,我们是输了一筹!”

      “呵呵······”于华臣仰面发出一阵轻笑。

      他二人谈笑风声,却把一旁的老大们都的愣住了,不明白本是敌对的二人为何见面之后没有丝毫的火药味,反而互相夸赞起来了。其中一名老大含笑疑问道:“我听说孟先生曾经是南洪门的人,两位以前是不是认识啊?”

      闻言,孟旬和于华臣同是一愣,接着齐齐笑起来,过了片刻,孟旬摇头幽幽说道;“在此之前,我和于兄并不认识,其实,我?#20405;?#26159;立场不同,但私下里并无恩怨,在战场上,我们各为其主,自然是敌人,不过在战场之外嘛,也是可以做朋友的!”

      孟旬的话让于华臣很是受用,同时心里也大点其头,别看孟旬的外表象是个文弱书生,但其性情却不失为条汉子。于华臣正色说道:“早就听说孟先生谋略过人,我一直有心交往,只是梧州偏远,有琐事繁多,苦无机会,想?#22351;剑?#36825;次见面竟然是站在敌对的立场上,唉!”说着话,于华?#23478;?#22836;苦叹一声。

      孟旬也暗暗叹了口气,顿了一下,他话锋一转,疑问道:“于兄,不知道你?#38405;殼暗男问?#26377;什么看法?”

      于华臣琢磨了片刻,含笑说道:“?#38382;?#24403;然是对我们南洪门不乐观了。”

      孟旬深吸口气,说道;“于兄,南北洪门大一统的趋势不是靠一两个人所能阻止的,想必于兄也应该能看明这?#22351;悖?#26089;日放弃南洪门,便会早?#25112;?#33073;,希望于兄不要做无谓的抵抗,坚持下去,也只是螳臂当?#34507;?#20102;!”

      他说的道理,于华臣当然明白,而且他也相信?#32422;?#22312;梧州根本阻挡不住文东会的进攻,不过,要他现在就缴械投降,他觉?#27809;?#19981;是时候,那么做,要么会步张居风的后尘,要么便是得?#22351;?#37325;用,想要有所作为,甚至能象孟旬那样受到谢文东的重视和重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32422;?#30340;本事都展现出来,让谢文东在?#32422;?#30340;手里吃些苦头。想罢,他微微一笑,说道:“孟先生所言不错,不过,我既然已加入了南洪门,也只能竭尽全力,为社团,为向大哥出一份力了!”

      孟旬连连摇头,说道:?#20843;?#35805;说的好,?#35760;?#25321;木而栖!于兄既然明知道再跟着南洪门走下去是死路一条,又何必执迷不悟呢?谢先生?#20405;?#24773;重义之人,也非常看重人才,象于兄这样的能人如果能投到谢先生的旗下,日后定能飞黄腾达,大展宏图!”

      “哦,这个······”孟旬的一番话,让于华臣颇为心动,可是很快他的理智压下了心中的冲动,即使要向谢文东投降,现在也不是时候。他沉吟了一会,即既没有明确的拒绝,可也没?#26032;?#19978;答应,而是面露难色,摸棱两可地说道:“多谢孟先生看得起我,不过此事事关重大,我需要再仔细考虑考虑!”

      孟旬理解的点点头,说道;“我给于兄一天的考虑时间如何?”

      于华臣闻言,连连点头,应道:“我一天后给孟先生答复!”

      孟旬笑道;“好!那我就等于兄的消息了!”

      “没问题!”于华臣答应的干脆。

      孟旬与于华臣的这次会面,并没有象其他人想象中的那样,在剑拔弩张中进行,?#27833;?#21040;尾的气氛都很友好,甚至给人一?#20889;?#35273;,孟旬和于华臣不象对立的敌人,倒更象是许久未见的知己。当于华臣告辞时,孟旬又亲自送了出来,在饭店的门外,两人又是一阵寒暄,方挥手而别。

      于华?#35760;?#33050;刚走,谢文东也从饭店里走了出来。刚才孟旬和于华臣会面的时候,他也在场,只是一直都藏在暗中没?#26032;?#38754;罢了。谢文东走到孟旬的身边,冲着南洪门车队消失的方向望了望,笑问道:“小旬,你觉?#20040;?#20154;如何?”

      孟旬微微一笑,?#27425;?#36947;:“东哥怎么看呢?”

      谢文东顿了一会,和孟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老狐狸!”说完话,两人对视一眼,齐齐仰面而笑。过了片刻,孟旬收敛笑容,正色说道:?#20843;?#26377;投降之意,不过?#20013;?#23384;顾虑,所以表现得摸棱两可,举棋?#27426;?”

      “恩!”谢文东点点头,表示赞同孟旬的说法。他眨了眨眼睛,随后悠悠一笑,说道:“按理说,以此人的能力只做一个偏远地区的堂主,实在是有些屈才了!”

      经谢文东这么一说,孟旬也突然有这种感觉,于华臣这人打仗的本事相当不错,在两次交锋中,孟旬已经领教过了,今天与他会面,发?#25191;巳送?#33041;机敏,心思灵活,但在南洪门内却名不见经传,还被向问天安排到偏远的广西,实在令人想不明?#20303;?br/>
      谢文东眼珠转了转,轻叹口气,说道:“向问天光明磊落,胸怀坦荡,而此人却奸诈狡猾,七窍玲珑,?#22351;孟?#38382;天待见也是可以理解的。”

      孟旬惊讶地看着谢文东,以?#20843;?#20457;很少将话题谈到向问天身上,谢文东对向问天有什么看法,孟旬并不了解,不过由于双方处于敌对,想来评价也不会太好,今天听到谢文东夸赞起向问天,孟旬觉得十分意外。

      看出他的惊讶,谢文东幽幽说道:“我和向问天只是恰巧走在一条相反的道路上,不?#22351;?#35805;,我想我和他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即使是站在敌人的角度上,向问天也是个令人尊敬的对手!”

      孟旬闻言,心中颇有?#20889;ィ?#35874;文东称赞向问天胸怀坦荡,而他?#32422;?#21448;何尝不是如此呢?而两个性格完全不同却又同样出类拔萃的男人偏偏成为敌手,这大概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于华臣在回堂口的路上,与他同坐一车的心腹兄弟低声问道:“华哥,你真打算向问东会投降吗?”

      看了手下兄弟一眼,于华臣嘴角一挑,含笑问道:“依你之见呢?”

      那人微微一愣,随后正色说道;“我听华哥的,你要说打,我就和文东会死战到底,你说投降,我立刻带着下面的兄弟归顺文东会~”

      “哈哈——”于华臣大笑出声,拍拍手下兄弟的肩膀,随后目光一凝,缓缓说道:“让下面的兄弟做好?#24613;福?#25509;下来,我们可能和文东会展开打一场大战!”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