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七卷 风起云涌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白浩住的公寓,距离经济学院不远,按照纸条上面的地址,谢文东等人很容易就找到。

      金眼刚敲两下门,门呼的一声被人拉开,里面同一时间砍出两把刀。

      别说金眼被吓一跳,即使站在一旁的谢文东也是一怔,还好,金眼反应奇快,下意识地将身子一闪,两把刀擦着他衣襟划过。?#22351;?#23545;方收刀,金眼出手如电,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头发,用力一拉,那人惊叫着翻滚出来,金眼并不看他,提腿踢在另一人的胸口。那人闷哼,身子倒射回房内,钢刀也脱手而飞。

      那个被金眼拉出来的青年一阵?#24590;模坏?#31449;闻身子,土山挥手一拳,正中他面颊,喀嚓一声,槽牙被打掉数颗,人在原地转了两圈,颓?#22351;?#22320;。

      来人如此厉害,显然也出乎房中数人的意料之外,?#22351;?#36947;惊讶骇?#22351;?#30446;光集中在门口的金眼身上。

      谢文东在后面拍拍他肩膀,金眼一侧身,让出通道,谢文东斯条慢理的走进屋内。

      房中,除了被金眼踢翻的青年,还有十数位年岁不大的年?#23835;耍?#25163;?#20889;?#22810;拿有片刀、钢管等武器,有的面带怒色,有的则露出恐惧。

      谢文东目光如刀,在他们身上缓缓扫过,然后又打量起房中的摆设。对方一位年岁较大,身?#30446;?#26791;的赤膊青年双手背在身后,从人群中走出,冷冷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谢文东收回目光,落在他的?#25104;稀?#39745;梧青年没来由的心中一寒,面前这位年?#23835;?#20010;头不高,身材并不粗壮,相貌也不凶恶,但他的眼睛太亮了,眼神好象能看穿人心似的,锋利的目光又象一把刀子,射在自己?#25104;希?#24863;觉火辣辣的。他不自觉的低下头,呆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暗骂自己胆小,再次仰头,撞着胆子对上谢文东的目光,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的?”

      “呵呵!”谢文东轻声而笑,淡?#22351;潰骸?#19981;管我是什么人,但朋友这两?#37117;?#38754;礼,让人实在难以接受。”

      魁梧青年没?#26032;?#19978;答话,微微侧头,沉声道:“阿义!”

      一位胳膊缠着纱布的青年?#27426;?#21990;,从人群中挤出来,?#30001;?#29983;地看了看谢文东,又?#37027;?#21518;面的金眼,?#25104;?#33485;白,结结巴巴道:“浩……浩哥,白天就……就是他们动手打的我们……”

      魁梧青年白了他一眼,转目对谢文东道:“朋友,你这又怎么解释呢?”

      谢文东瞥一眼那位受伤的青年,能认得出来,他正是在餐厅里被金眼打伤的小混混,显然他已把餐厅里的事告诉了这个叫白浩的年?#23835;恕?#20182;耸耸肩,道:“没错,人是我们打的。”

      魁梧青年咬牙道:“为什么打我的人?”

      谢文东没?#35874;?#31572;他的问题,仰面道:“听口音,朋友是东北人?”

      没想到他突然问了个毫不相关的问题,魁梧青年一愣,皱眉道:“是又怎样?”

      谢文东道:“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

      魁梧青年脾气火暴,见对方的神态,全然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怒?#26377;?#20013;起,喝道:“妈的,你还没有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22351;?#35874;文东说话,后面的金眼上前两步,嘴角一挑,阴笑道:“人是我打的,想要解释,就拿出你的真本事出来!”

      魁梧青年闻言,?#25104;?#19968;变,大喝道:“兄弟们,操?#19968;錚?#24178;!”

      他话音?#31456;洌?#24038;右众青年仗着己方人多,一?#20992;?#19978;,有的高举片刀,有的手提钢管,三人冲向谢文东,其他人则杀向金眼。

      谢文东见状,从容地挽了挽袖子,在吉乐岛几个月的时间,一直没有动过手,正好借今天的机会,伸展伸展筋骨。

      他侧身轻松闪过迎面劈来的?#22351;叮?#23545;?#25509;?#21147;过度,?#22351;?#19981;中,身子有些前倾,他未多想,猛的一提腿,膝盖正好顶在那人的小腹上。别看谢文东身材消瘦,但爆发力极强,?#24067;?#20986;招时的力量非同小可,对方根本承受不住他的一击,象个煮熟的大虾,身?#28044;?#32553;成一团,跪倒在地,深垂着头,连连干呕。另外两人大惊,其中拿钢管的青年大吼一声,用尽全力向谢文东头顶砸去。

      钢管在空中挂风,发出呼的一声闷响。谢文东暗笑,对方空有一身蛮力,但太缺少打斗的经验,?#35760;?#20063;粗糙,对付一般人还勉强可以。当钢管抡到一半时,谢文东?#24067;?#36386;出一脚,直点在那人的下巴上。对方身体弹了一下,然后直挺挺的仰面而倒,连叫声都未发出,双眼翻白,昏死过去。

      这时,另外一位青年手中的钢刀已悄然不声地砍到谢文东软肋附近,后者双眼微眯,一个滑步,硬生生在那青年眼前消失。

      青年大骇,忙收回刀,左?#24050;?#35270;,查找谢文东的身影,忽听身后有人轻笑道:“朋友,?#20197;?#36825;里!”

      青年汗毛竖立,?#21589;?#24352;张地扭回头,正好看到一双?#33080;?#32780;又亮的吓人的眼睛,谢文东的眼睛。

      “妈呀……”青年惊叫出声,以为自己碰到鬼了,如果他是人,怎么可能从自己的面前突然消失,而又在自己身后出现呢?

      这个问题,直到他神志消失前都没有想明?#20303;?br/>
      当他回头的刹那,谢文东一把扣住其喉咙,顺势向前一推,那人站立不住,仰面而倒,谢文东手臂发出的力道不减,压住对方的脖子,使其后?#38498;?#29408;撞在地面,发出咚的一声。那人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接着,两眼发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轻?#23665;?#20915;掉冲向自己的三人,转头再看金眼那边,他和土山联手,直把对方一干?#35828;?#25171;的哭爹喊娘。

      水镜三人站在后面,没有任何要动手的意思,而且象对方这样的货色,也确实不需要他们出手。但是,水镜手指缝隙中,却透出三支银茫茫的针尖。

      “住手!”魁梧青年再也看不下去,自己手下的兄弟和人家比起来,相差何止一个档次,再打下去,恐怕得全军覆没。

      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黑黝黝的手枪,指向金眼等人,大声喊道:“再不停手,我可开枪了!”

      金眼和木子都是杀手出身,对枪械再熟悉不过,只瞄了一眼便判断出对方手中的枪是真的。二人不敢大意,纷纷收手。

      这时,魁梧青年的手下,大半已躺在地上,还能站立的只剩下三个,不过很显然,这三人也只是强弩之末,被打的鼻青脸肿,气喘如牛,只是?#30007;?#26410;受到重击而已。

      魁梧青年?#34507;?#24515;惊,喘着粗气,咬牙道:?#25353;?#21834;!怎么不打了?!妈的,我打暴你们的头!”

      金眼几人身上没有枪,由于坐飞机时有?#24067;歟?#26538;支根本带不上去。虽然自己身上没有武器,?#30452;?#20154;用枪指着,他们?#25104;先此?#27627;没有紧张的神色,纷纷嗤笑一声,全然不把他放在心上。

      青年更怒,拿枪的手微微发颤,大声道:“你们不信?#19968;?#24320;枪?”

      谢文东道:“我?#29275;?#19981;过,我也知道,你会在开枪之前而被杀!”

      “去你妈的!”魁梧青年枪尖一移,又指向谢文东,叫道:“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先把你干掉?!”

      他话刚说完,忽然觉得?#25104;?#19968;热,然后似有液体流出。他本能反应的用手摸了摸,感觉粘呼呼的,低头一看,只见自己手?#26032;?#26159;血迹。

      “啊——”魁梧青年这一惊非同小可,三魂七魄吓飞大半,面颊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倍感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谢文东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没有忽视水镜手中的银针只剩下了两根。他仰面哈哈大笑,柔声道:“这只是个警告,如果你再继续用枪直着我,或者我的兄弟,那下一击,就是你的喉咙,不?#29275;?#20320;可以试试!”

      魁梧青年面白如纸,看着谢文东那精光?#20102;?#30340;眼睛,从脚底生出一股寒意,直逼发梢,他怕了,?#22351;?#21333;是?#25104;?#33707;名其妙出现的伤口,还有谢文东那无与伦比的自信。他慢慢放下手中枪,再次问道:“你究竟是谁?告诉我!”即使输,他也想输个明?#20303;?br/>
      谢文东幽幽道:“我叫谢文东!”

      “谢文东……”魁梧青年慢慢嚼着这个名字,感觉特别耳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好一会,他的眼睛突然张大,嘴巴也不觉地张开,惊叫道:“谢文东!你是谢文东?!哪个谢文东?”

      谢文东大笑,?#27425;?#36947;:“世界上,还有几个谢文东?”

      魁梧青年眨眨眼睛,上上下下,?#20982;?#32454;细把他打量一遍,摇摇头,道:“不可能,谢文东明明已经死了,死于飞机事故……”

      谢文东仰面似自语又似回答他的话,淡淡地说道:“如果我不想死,又有谁能杀的了我呢?”

      魁梧青年身子一震,他没见过谢文东,但却听过不少关于他的传说。眼前这个年?#23835;?#21644;传说中谢文东的模样确实有些相象,但要说他就是谢文东,还真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谢文东死于空难,是公开的事实。他甩甩头,道:“不管你是谁,我只想知道,你和我作对,是出于什么意图?如果你只是单纯的想打败我,那我现在告诉你,你赢了!”说着,他把枪向谢文东脚下一扔,摆出一副随你们处置的模样。

      恩,不错!算是条汉子!谢文东暗中赞叹一声,微微一笑,道:“你听过谢文东这个名字,想必,也听说过文东会吧!”

      魁梧青年?#35835;?#24867;,点头道:?#26263;?#28982;听过,东北出来的人,没听过文东会的似乎?#27426;唷!?br/>
      谢文东问道:“你想加入吗?”

      魁梧青年道:“什……什么意思?”

      谢文东淡笑道:“想加入文东会吗?”

      魁梧青年茫?#22351;?#26395;着谢文东,道:“你能让我加入文东会?”

      ?#26263;?#28982;!”谢文东道:“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是谢文东嘛!”

      魁梧青年咽了一口吐沫,还是不太相信他的话。看出他的疑虑,谢文东?#28044;?#34955;中掏出一张黑色卡片,双指?#22351;?#21345;片旋转着向魁梧青年飞去。后者连忙抓住,低头一看,黑色卡片上写有一红色大字——杀!谢文东道:?#25226;?#26432;黑帖,向来出自文东会,可能你还不认识,不过不要紧,也许,你以后也能成为黑帖的执法者!”

      “你,真的是文东会的人……”青年感觉自己手中的黑色卡片沉甸甸的,不是它本身的重?#30733;粒?#32780;是它那无形的分量。

      文东会的黑帖向来是催命符,收到的人,?#29992;挥?#29983;还的,它所代表的意义已不再是一张简单的卡片,而是代表着死亡。

      魁梧青年双手小心翼翼地拿着黑帖,?#20102;?#22909;一会,他恭恭敬敬地走到谢文东近前,将黑帖递回,道:“无论你是不是谢文东,但是,我希望自己能加入文东会!”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