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四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的动作又快又隐蔽,即使旁人贴进他的手腕,两眼一眨不眨的观察,也很难发现他这个小动作。

      青年当然也没有看到,在他准备扣动扳机的时候,谢文东的金刀也瞄难了他的脖子。

      正在这时,只听房门处咣当一声巨响,审讯室的?#23601;?#38376;被人一脚踢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将房间里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尤其是那青年,?#25104;?#19968;变,扭头看向来人。从门外,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面色如玉,相貌堂堂,身材高窕,只是?#25104;?#24102;有一腿邪气。

      进来之后,他先瞧瞧杜名义等人,最后目光落在倒地的谢文东身上。青年?#35835;?#20004;秒钟,接着呵呵笑了,说道:“这里,挺热闹的嘛,”

      看清楚来人,谢文东松了口气,而杜名义和青年的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杜名义?#34507;?#24515;晾,?#25104;先?#31505;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张中校。”

      来者正是与谢文东打过多次?#22351;?#30340;政治部高宫,张繁友。

      ‘真是荣幸啊,想下到公安部的精英还能认识我。”张繁友皮笑肉不笑的走到谢文东近前,向门外招了招手。

      时间不长,张天陵苦着老脸从外面一点点蹭进来,?#25104;喜?#28385;豆大的汗珠子。他明自,政治部可是比公安部更加可怕,不管怎么说,后者和自己还是属于同一部门,而政治部则不一样他们对自己可不会讲任何情面的。

      等张天陵走到张繁友近前时,还?#22351;?#35828;话,张繁友一把掐住他的肩膀,冷声问道:“张局长,你扣住我们政治部的人,是什么意思?”

      ‘这…………这…………”张天陵哆哆嗦嗦地瞅向杜名义。

      究竟是谁抓捕谢文东的,张繁友哪能不知道,警察的胆子再大,也不敢私自逮捕政治部的人。他嘴角挑了挑,震声说道:“我们政治部的人,即使有什么错,我们内部自然会处理,还轮?#22351;?#22806;人来管。把手铐打开,现在,”他这话表面上是对张天陵说的,而实际上是在告戒杜名义。

      没有得到杜名义的首肯,张天陵哪敢把谢文东的手铐打开,他站在原地,左右为难,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到这时杜名义不能再不表态。他看向张繁友,沉声说道:“谢文东参与和组织黑社会活动,抓?#31471;?#26159;我们公安部的职责…………”

      ‘什么狗屁职责!’张繁友嗤笑一声,仰首道:“你不用和我说这些废话,我不想听,我现在只要你放人。”

      ‘对不起,我做?#22351;健!?#22909;不容易抓到政治部的把柄,杜名义哪会轻易把人放掉。

      张繁友闻言,点?#35828;?#22836;,不再多言,他拉起衣襟,?#26377;?#38388;拔出手枪。

      看他?#33080;?#26538;,那名叫赵明的青年一震,急忙将还没来得及收起的手枪又抬起,?#38405;?#24352;繁友的脑袋,喝问道:“你要干什么?”

      ‘哼!”象赵明这样的小角色,张繁友根本投放在眼里,看都懒着看他,他抬起手枪,?#38405;?#35874;文东的手铐,猛然就是一枪。

      子弹将手铸连接处的铁链打断,双手获得自由的谢文东翻身从地上站起,笑眯眯地向张繁友点下头,说道:“谢了。”

      ‘怎么样?没事吧?”张繁友看似关心地问道。

      谢文东低头拍了?#30007;?#21475;的浮尘,笑道:“小意思。”

      张繁友哈哈大笑,说道:“多日不见,听说谢兄弟出国度假,真是让人羡慕啊!’

      谢文东笑道:“我也听说张兄在政治部里?#35762;?#38738;云,可喜可贺啊!。

      很难想象,他两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有?#37027;?#35843;侃寒喧,简直是旁若无人,当周围的警察为透明。

      政治部的人真是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杜名义咬紧牙关,拳头握得咯咯直响。

      张繁友一伸手,将手枪递给谢文东,笑道:“谢兄弟无论是谁,对我们政治部下敬,都可以当成国家的敌人来处置对?#35910;?#23478;的敌人,我们什么样的手段都可以用,”

      谢文东哈哈而笑,摆摆手,说道:“枪,我身上也?#23567;!?#35828;着,他从怀中套出一把白银色的手枪。

      他被抓的时候,之所以及有反抗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所以未敢轻易动手,现在听了张繁友的话,他心里有底多了。

      他转身,向杜名义走过去,同时说道:“杜组长,我刚才说了,不要把事情问到让双方都下不来台,可是,你没有听我的忠告。”

      杜名义冷哼一声,插声说道:“你们不要忘了,我是公安部的人,你们要是敢动我……”

      ‘嘭!”一声枪响,打断了杜名义下面的?#21834;?br/>
      杜名义身子一颤,忽觉左腿发麻,接着便没了知觉,他不由自主地单腿跪倒在地,低头一看,在他左膝盖上多出一个拇指大的窟窿,鲜血将外裤染红好大一片。

      枪,是张繁友开的。

      ‘你…………你敢伤我?”杜名义难以?#30511;?#22320;睁大双眼,额头流出冷汗,嘴唇哆嗦着,死死瞪着张繁友。

      ‘?#22235;?”张繁友吹了一口枪口目出的青烟,嘿嘿笑道:“即使杀?#22235;悖?#35841;又能[把我怎么样?”

      赵明见杜名义被打伤,又急又气,急忙跑上前,将他扶住,关切地问道:“组长,你没事吧?”

      杜名义一把将赵明推开,对张天陵怒吼道:?#20843;?#24320;枪打我,你没看见吗?杀了他!让你的人给我杀了他!”身为公安部的官员,别说被人?#20204;?#25171;伤,即使敢对他们不敬的人都没有几个,就算政治部的?#23576;?#26497;深,权利极大,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这个……’要自己杀死政治部的人,张天陵两腿一软,差点没趴地上。

      见他站在原地?#27426;?#26460;名义怒极,咆哮道:“张天陵,我的话你没听见吗?难道,你脑袋上的乌纱帽不想要了吗?”

      张天陵暗中直咧嘴,他只是一方的公安局长,而杜名义可是公安部的?#21916;?#23448;员,级别上高出他许多,对于人家的命令,他确实不敢不听。‘来…………”他抬起手,本想?#36947;?#20154;,可是,张繁友的一句话却让他下面的话没敢吐出口。

      ‘张局长,你认为是脑袋重要,还是乌纱帽重要呢?”

      张天陵脑转嗡了一声,倒退两步,抬起的手又慢慢放了下去。

      杜名义见状,气得七窍生烟,怒声道:“张天陵,你不要忘记,你自己是哪个部门的人…………”

      他话到一半,又响起一声枪鸣,杜名义的声音随之嘎?#27426;?#27490;。

      这回,开枪的是谢文东。进在咫尺的一枪,子弹打穿了杜名义的脑袋。

      ?#24067;洌?#23457;讯室内变得一片?#26448;?#38745;?#37027;?#30340;,空气仿佛都为之凝结压在每个人的心头上,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谢文东会一枪杀掉公安部的高层官员,包括张繁友在内。不过,他第一个?#20174;?#36807;来的,仰面大笑,对谢文东挑起大拇指,说道:“谢兄弟,这枪打得好!”

      谢文东耸耸肩,含笑问道:“张兄,这么做过分吗?”

      张繁友笑道:“既然是国家的敌人,就地正法,有何不可?”

      谢文东听后,?#25104;?#30340;笑容更深。他知道,这一枪,对自己以后意味着什么。

      原本神气异常的赵明此时吓得?#25104;?#33485;自,?#20204;?#30340;手抖个不停,低头看着仍在抽搐的尸体,喃喃说道:“你…………你们杀了杜组长,你们都干了什么…………”

      张繁友哼笑一声,道:“这就是插手我们政治部的下场。回去告诉你们部长一声,让他的手不要伸那么长,有些事情该管,而有些事情,他管不了,也没有资格去管。”说完,他向谢文东一招手,说道:“谢兄弟,我们耽误的时间?#27426;?#20102;,现在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谢文东淡?#22351;?#31505;了笑,随张繁友走出审讯室。

      聚在门口的警察都傻了,看着他两人走过来,一各个大气都没敢喘

      ‘让开!”见堵住大门的警察没有让路的意思,张繁友沉声喝道。

      众警察相互看看,虽然满面惧意,却仍呆站在原地。

      张繁友嘴角一挑,环?#21448;?#20154;,阴笑道:“怎么?你们也想成为国家的敌人吗?”

      此言一出,众警察纷纷打个冷战,不再等局长下令,自动退向两旁?#33080;?#19968;条出路。

      张繁友刚要走出去,身子又顿住回头说道:“张局长,”

      ‘张……张中校还…………还有什么事?”张天陵脑袋浑浆浆的,大口喘着粗气,眼巴巴看着张繁友。

      ‘今天的事情,我不希望传出去。”张繁友冷声说道:“你要管好下面人的嘴?#20572;?#19981;然,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杜名义的下场,你应该看得很清楚。”

      张天陵身躯一震,慌忙地低下头,不敢正视张繁友那双?#20102;干?#20809;的眼睛。

      谢文东和张繁友走了,大摇大摆地走出警局,一路上竟无一人敢上前阻拦。

      这就是政治部的威力,也是权利可怕之处的表现。

      在警局门口,有张繁友事先早巳难备好的轿车,两人先后上了车,谢文东问道:“张兄怎么到这里来了?”

      张繁友说道:“这是东方上校的意思。”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