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四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咱俩之间,还客气什么呢。”张繁友笑得‘真诚’,又问道:“谢兄弟,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东突进行交易?”

      谢文东想了想,含糊不清地说道:“也许会很快,也许要很久,看情况而定吧!”

      晚间,入夜十点。阿迪力到洪武大厦,来找谢文东。

      听?#34507;?#36842;力来了,谢文东已然知道,东突肯定是同意自己开出的价钱了,不然,阿迪力不会亲自跑过来一趟。东突答应得如此干脆,看来自己要价还是要的少了一点。开出五百万的高价,谢文东仍然感觉?#34892;?#21518;悔。

      两人见面后,阿迪力开门见山地说道:“谢先生,我们决定,接受你开出的价格,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接贷。”

      谢文东含笑点?#35828;?#22836;,道:“给我十天的时间。”

      阿迪力想了片刻,道:“好,就十天吧!?#36824;?#25105;需要谢先生帮忙把贷送到新疆。”

      “运送到新疆?!”谢文东故作犹豫,说道:“到新疆路途遥远,期间要过的关卡也多,而且那里是敏感地区一旦被人发现,异常麻?#24120;?#24456;可能连人带贷,一起完蛋!”

      “如果谢先生都觉得不容易,那么,由我们来运输就更加固难了。”阿迪力为难地说道。

      他的话,谢文东当然理解。其他武器还好说,但运输象坦克、火炮这样的大型单位想不被人看出来,基本没有可能,让东?#22351;?#20154;去运送,等于找死一般。看出对方的为难,谢文东哪会放过这个赴火打劫的机会。他摇头道:“路途太远,风险会大大的增加,我们以前谈过价格,恐怕就不太合适了。”

      阿迪力一怔,问道:“怎么?谢先生要加价?”

      谢文东淡笑道:“风险提高了,当然要加一定的价格。”

      阿迪力皱眉问道:“谢先生要加多少?”

      谢文东伸出一根手指,道:?#23433;欢啵?#19968;百万。”

      阿迪力咽口吐沫,疑问道:“又是美圆?”

      谢文东哈哈而笑,说道:?#26263;?#28982;!”

      “这个…………我先打个电话。”论谈判?#35760;?#21644;揣摩对方心理,阿迪力远远不如谢文东,所以在与后者谈条件时,他显得异常吃力。

      阿迪力拿出手机,随之站起身形,背对着谢文东拨打电话。很快电话接通,他与对方说话时用的是新疆语,嘀嘀咕咕一大通,谢文东一句话也没听懂。

      过了两分钟,阿迪力放下手机,转回身,沉声说道:“谢先生,六百万美圆已经是我们所能接受的极限,如果你以后再继续加价,我们的合作只怕提前结束。”

      东?#22351;?#20154;很有钱嘛,连六百万美金都出得起,真是让人?#25991;肯?#30475;啊!

      谢文东眼珠转了转,笑问道:“冒昧的问一句,你们的钱是从哪来的?”

      阿迪力想了想,说道:“我只能告诉你,这些钱,并不是我们的。”谢文东心中不解,刚要发问,阿迪力又道:“谢先生不要问我这些是谁的钱,因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你。”

      这?#35828;?#35802;实得可爱。谢文东仰面一笑,不再追问,说道:?#20843;鄧蛋桑?#20320;希望我把军火送到新疆什么地方?”

      阿迪力道:“这个暂时还不能准确告诉你,等你把军火送到新疆境内,我们再联络。”

      “恩!”谢文东暗笑,东?#22351;?#20154;还挺谨慎的。他说道:“按照道上的规矩,你们是要先付定金的。”

      “付多少?”阿迪力显得不了解道上的规矩是什么,满面茫?#22351;?#38382;道。

      “总交易额的一半。”谢文东淡然说道。

      “一半?三百万美圆?”阿迪力瞪圆眼睛,问道:“我们连军火的边都没看到,就要先付出三百万美圆?”

      “没错,”谢文东耸肩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也可以自己去道上打听一下。”

      阿迪力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好一会,说道:“那么,请谢先生先把给我一个帐户,?#19968;?#21521;上面汇报的。”

      谢文东笑道:“希望你的动作快一点。我所说的十天,是我看到定金之后的十天,我交货的早与晚,完全由你?#20405;?#20184;定金的早与晚来决定。”

      “我知道了!多谢谢先生赐教!”阿迪力一直都认为汉人是最奸诈的,只从见了谢文东之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向谢文东告辞之后,阿迪力快步走出洪武大厦,他刚出来,大厦对面的角落里闪出一条黑影,迅速窜到他面前。

      阿迪力身子一震,下意识地回手摸向后腰,看清楚来人的模样之后

      他松了口气,手慢慢放下。

      那黑?#25226;?#20302;声音问道:“阿迪力,结果怎么样?”

      阿迪力叹息一声,道:“谢文东又加了一百万美圆。”

      黑衣人冷声说道:“可恶谢文东这人还真是?#26263;?#26080;厌。”

      阿迪力一笑,说道:?#20843;?#28982;如此,?#36824;八?#22238;来,他越是这样,不就越值得我们信任嘛。”

      黑衣人闻言,嘴角微微挑挑[,说道:“先不要轻易下结论,对这个人,我们必须要万般小心。”

      阿迪力摇头笑道:“你们汉人,总是疑心太重…………”

      两天之后,东突三百万美圆的定金到帐。三眼那边也已与黑带洽谈妥当,?#22351;?#25509;贷。

      这次的贷,任谁去都接不了,只有谢文东亲自出马。当然,为了方便行事,他不会忘记一个人,张繁友。

      有张繁友这个政治部的高宫在身边,通过过关以?#25226;?#36884;上的关卡将变得更加方便,会节省下少口舌和麻烦。

      定金到帐的当天晚间,谢文东带上五行兄弟以及张繁友,做飞机先到了H市。

      稍做停顿,又坐车赶往中俄交接处——东宁。

      东宁属于市管辖,位于中国与俄罗斯的交界处,与俄罗斯隔河相望是中俄贸易的重镇之一。

      谢文东到时,三眼早巳提前一天到达,并与黑带定下交易时间。

      在东宁?#35760;?#35874;文东与三眼碰面。后者以前见过张繁友,知道他的身份,见到他也来了,三眼微微一愣低声问道:“东哥政治部的人怎么也来了?”

      谢文东笑道:“有他在,我?#20146;?#20107;将更加方便。”

      三眼幽幽说道:“只是人多眼杂啊”

      谢文东明自他的顾虑,拍拍三眼肩膀,安然一笑,道:“放心,没事!”

      晚间十点,黑带方面打来电话,通知三眼准备接贷。

      这次,由于武器的规模较大,黑带方面也十分重视,特意由黑带副头目弗拉基米尔亲自护送。

      东宁?#35760;?#32485;芬河。

      绥芬河为中俄交界线,河西为中国境内,河东为俄罗?#21653;?#20869;,河面不宽,之间有桥梁连接,在桥两侧,?#30452;?#26377;中俄士兵看守,双方距离之近,这边说话大声点,那边的士兵都能听得到。

      谢文东等人坐车到达时,黑带的人还没有到,他们将汽?#20302;?#21040;离桥不远的地方,?#36861;?#20174;?#30340;?#36208;出来。

      看到这许多人,边防的士兵立刻警觉起来,十数名真?#25925;?#24377;的士兵快步走到众人近前,其中一位肩章三道杠的班长首先开口,冷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要过关吗?”

      三眼呵呵一笑,上前道:“不!我们是来接贷的。”

      班长眉头一皱,疑声道:“这么晚还接贷?”

      “是啊!”三眼客气道:“兄弟多包含。”说着话,他拿出烟来,含笑递了过去。

      班长接过,发觉烟盒下软绵绵的,翻过来一看,原来在烟盒下还夹着一沓厚厚的百元钞票。

      班长一愣神,疑惑地看向三眼。

      三眼笑呵呵道:“兄弟,我们是姓‘文’的。”

      班长插起眉毛,上下打量三眼好几眼,压低声音问道:“文东会?“没错,”三眼点?#35828;?#22836;。

      班长嘘了口气,不慌不忙地将香烟揣进口袋中,回头?#20113;?#20182;士兵道:“没事了,大家都回去吧!”

      听到班长的命令,十余名士兵端枪又走回到哨卡

      等士兵们离开后,班长低声问道:“你们怎么回事?又?#20889;?#21040;吗?

      以前,与黑带交易的一直都是三眼,但自从他成为龙堂和小龙堂双堂堂主后,事物繁忙,时间也很紧,他无法抽身,就将接贷的事情交给陈百成去做,所以,三眼与现在的边防兵并不是很熟。

      边防兵不认?#31471;?#20294;却知道文东会,他们从文东会那里没少得到?#20040;Α?#24403;三眼亮出文东会的名头之后,班长的态度立刻来个大转弯。

      三眼说道:“这次的贷对我们很重要,兄弟帮我们参照?#35828;?”

      “放心吧!”班长拍?#21028;?#33071;,豪爽地说道;“既然是文东会的贷,就包在我身上好了。”

      三眼嘴角一挑,?#25104;下?#20986;浓浓的笑意。

      这个班长说得好听,但事情并未控照他预想的那样进?#23567;?br/>
      黑带这次来了七辆货车。其中三辆是装有集装箱的大卡车,两外口辆则是大?#36884;?#36710;,两辆坦克和两架火炮都放于军车上,外面?#26032;?#33394;的军用帆布包裹,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东西,但坦克和火炮长长炮营的突起却显得异常扎眼。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