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操!老子是你祖宗!”周挺若不说话,哪都不错,但一张嘴,准?#23835;?#20154;大跌眼镜。

      张亮勃然大怒,骂道:“好个无礼的小子!”说着,刚要上前,周挺先扑了过来,与他战在一处。

      陆寇则对上了邱平,后者除了一手好箭法之外,贴身近战的身手也十分?#35828;茫?#19982;陆寇打起来,短时间内下落下风。

      双方兵对兵,将对将,打得难解准分。正在这时,四周警鸣大震,数十辆警车由街道的两头飞速行?#27426;?#26469;。恶斗中的双方人员皆是一愣,随后都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混战。由子激战的场面太大警察不敢靠前,带队的队长环视一周,想也没想,拔出手枪,对着天空连射两枪。

      啪!啪!清脆的枪声比喊叫要管用得多。萧方和唐堂几乎同时在心中叹了口,既然警察来了,而?#19968;?#21160;了真?#19968;錚?#20170;天这场仗是打不出结果了。想罢,两人同时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原本交织在一起的双方帮众象潮水一般,各自退回到己方阵营。

      看到这,谢文东觉得已没有再看下去的必要,摆摆手,对司机说道“开车,回家!”

      数量轿?#36947;?#24471;无声,去得也无痕,?#37027;目?#36208;,由子距离太远,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回到落脚住地之后,谢文东聚集北洪门的各骨干,说道:“青帮这段时间会把精力集中在南洪门上,明天早晨,?#19968;?#22352;飞机去香港。”

      众人闻言一怔,东心雷喃喃说道:“东哥怎么去得这么急?”

      谢文东笑道:“第一,我要陪晓芸谈收购公信投资公司的事情,另外还有一点,我去香港,可以避嫌。”

      他挑起南洪门和青帮的争斗,虽然两帮暂时还没有发现,但谁都不敢保证他们以后会下会发现,谢文东离开上海,也是避免嫌疑的最佳办法。

      见众人都在低头?#20843;跡?#20182;呵呵一笑,又道:“这次去香港,也顺便拜会一下香港的洪门大哥。”

      香港的洪门老大名叫于嬴,在洪门峰会上,谢文东见过此人,却没什么深交。

      东心雷说道:“东哥,于嬴这人老谋深算,狡猾得很,和他打?#22351;?#35201;参加提防。”

      谢文东呵呵而笑,说道:“老雷,不用担心,这点?#19968;?#27880;意的。”说着,顿了一下,他又对众人说道:?#25300;?#36208;之后,无论青帮和南洪门之间发生什么事,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一切?#20219;一?#26469;之后处理。”

      “是,东哥!”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第二天,凌晨,谢文东和李晓芸以及格桑、五行兄弟坐第一班飞机去了香港。

      香港,谢文东只去过一次,是他逃亡国外时,在这里做过短暂的中转。现在再次来到香港,处境和那时已大不相同。

      洪门在香港的实力并不算强劲,倒是由洪门衍生或者脱离出的许多帮会经过多年的努力及拼?#20445;?#25104;为了香港数一数二的大黑帮,不过,在辈分上来讲,洪门的地位不可动摇。香港黑帮之间发生火拼,多是洪门出面调解,一般来说,两帮的老大都会给洪门面子,停止争斗。

      于嬴算是个?#19981;?#30340;人,不过,也是个不思进取的人,不然,以洪门在香港的名望和地位以及上百年的历史,绝不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接到谢文东打来的电话,于嬴颇感意外,不知这位大陆北洪门的掌门到香港来是有?#20081;?#21150;还是单纯来游玩的。不过,既然同是洪门兄弟,谢文东又有掌门人的身份,出于礼节,他还是发出邀请,以尽地主之仪。

      他没有亲自出面,只是派出一名身份?#22351;?#30340;干部前去接谢文东到茶楼一聚。

      谢文东倒是也能理解,于嬴做香港洪门的大哥已经有几十年了,不管做好还是做坏,他和金老爷子属同一辈分,如果他亲自出面迎接自己,显得太低三下四了。在黑道,讲的就是一个面子。

      茶楼规模不算大,可也绝对不小,上下共三层,里面装修得十分奢华。香港黑道上的人物聚会多选择茶楼,一般不?#23835;?#37202;店,这点?#34892;?#35937;是香港黑道?#21916;?#25104;文的规矩。

      于嬴有六十开外,身材发福,红光满面,一看就知道,平时保养的不错。

      由于香港洪门和南洪门关系亲近,所以,谢文东和他并无往来,更?#35206;?#19978;交情,但是,见面之后,两人却都十分热情,又是握手,又是拥抱,好象两个许久未见面的老朋友。

      这种场面上的东西,两人都已练得如火纯青。

      寒喧过后,谢文东一弹指响,金眼上前,送上一只五寸高的礼?#23567;?br/>
      谢文东说道:?#25300;?#36825;次来香港,本应该亲自登门拜访于前辈才对,但固有要事耽搁,却让于前辈先邀请我来,实在不好意思啊!”说着,他接过金眼捧着的礼盒,向于赢近前一递,笑道:“一点心意,不呈敬意。”

      “哈哈,谢兄?#33464;?#27668;了!”于嬴含笑接过,感觉手里沉甸甸的,暗中?#35835;?#19968;下,将礼盒上的红布掀起来一看,里面原来是只金佛,外面有层玻璃罩。金佛做工细腻,栩栩如生?#30001;?#27785;重的分量,其价值肯定?#22351;汀?br/>
      好?#19968;錚?#35874;文东怎么会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难道,他有?#20081;?#27714;自己?于嬴?#27426;?#22768;色地将礼盒放到一旁,招呼谢文东坐下,然后,他看似关心地问道:“谢兄弟这次来香港,究竟是要办什么事?如果我能帮得上忙的,谢兄弟尽管开口。”他?#20843;?#24471;好听,其中的水分可不少。

      “哈哈!”谢文东仰面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是专程来收购一家香港的公司。”“哦!”于嬴听完,松了口气,?#25104;?#30340;笑容?#30001;睿?#38543;口问道:“谢兄弟要收购的是哪家公司?”

      谢文东说道:“香港公信投资公司。”

      于嬴身子一震,略带惊讶道:“那可不是一家小公司啊!”

      谢文东笑道:“是啊人家一张嘴,就要两个亿。于前辈,你也明白,咱?#20146;?#20123;钱并不容易,是靠玩命拼回来的,况且,两个亿也确实不是小数目啊。”

      于嬴多聪明,听完谢文东这话,也就明白了他的意?#23478;?#26126;白了他为什么会送自己这么贵重的礼物,他心中暗笑,表面上?#27425;?#38590;地说道:“谢兄弟,若是换成别家公司,?#19968;?#35768;能帮你向其老板说说话,把价格压一压,但是这个公信投资公司不行啊,我和它的老板以及董事会的人关系都不熟,即使想帮你说话,也?#20063;坏?#38376;路啊!”

      谢文东大笑道:“于先辈太谦虚啊,你在香港掌管洪门数十年,黑白两道有头有脸的人物哪有你不认识的。”说完,见于嬴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接着又道:?#26263;?#28982;,我不?#23835;?#20110;先辈?#35013;?#24110;忙的,无论于先辈能压下多少钱,我都会从中提出两成的红利分给你。”

      如此大规模的买卖,价格方面的浮动也是十分巨大的,两成的红利算起来可不少,也就是说,只要于嬴若能帮谢文东压低五千万,他就可以从中?#23835;?#19968;千万的红利。

      于嬴两眼一亮,接着,又低头不语。通过谈话,他能看出,谢文东似乎对这个公信投资公司势在必得,自己应该能从中赚取更多的好处。

      透过他的双眼,谢文东将他的心思猜出个大概,忍不住暗中冷笑一声。

      见于嬴刚要开口说话,他?#32769;?#35828;道:“如果于先辈觉得为难,那就算了,不必太勉强,?#20197;?#21435;?#31227;?#20182;的人来帮忙吧。”

      一听这话,于赢顿时把到了嘴边想要讨价还价的话咽了回去,脑袋连摇,说道:“大家都是洪门的兄弟,是自己人,你的事,我肯定是要帮的,这样?#26705;?#26126;、后天他会把公信投资公司的负责人约出来谈谈,两天之后,给你答复,谢兄弟认为怎么样?”

      谢文东故作沉吟,想了好一会,方说道:“好?#26705;?#37027;此事就拜托于先辈你了。”

      于嬴笑道:“什么拜托不拜托的,谢兄弟太客气了。”说着,他话锋一转,问道:“谢兄弟在香港住在哪里?”

      谢文东道:“在酒店。”这他是信口胡说的,他刚刚到香港,根本还没有去找落脚的地方。

      于嬴正色道:“酒店哪有家里舒服,谢兄弟,我看你不如到我这里住?#26705;?#20110;羸当然没有那么好心,他是担?#30007;?#25991;东又去?#31227;?#20182;的黑帮帮忙,自己赚?#22351;?#36825;笔利益巨大的红利。

      他的心思,连李晓芸都看出来了,差点笑出声来,她强忍着憋了回去。

      谢文东客气道:“于先辈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去你那里,会不会太下方便了…………”

      ?#22351;人?#35828;完,于赢连连摇头道:“不会,不会,谢兄弟若能来,?#19968;队?#36824;来不及呢,怎么会下方便呢,谢兄弟太多心了。”

      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比金钱更能打动人心的了。谢文东笑道:“恭敬不如?#29992;?#37027;就多心了,”

      于嬴哈哈大笑,他此时把谢文东看成了财神爷。

      两人在包房正说着话,忽然,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进一群大?#28023;?#20026;首一位,是个身穿花衬衫、三十出头的青年。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