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一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一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道;“洪门不可一日无主!既然李叔已经下落不明了,就应该另立掌门大哥,支撑大局嘛!”

      ?#35813;?#32769;大互时力一眼,为难道:“谢先生的话是有道理,不过,我们不是洪门的人,插不上手啊!”。

      谢文东一笑,说道:“几位太谦虚了吧!我想?#38405;?#20204;的地位和声望,联起手来,组织洪门重新选举掌门大哥,不是没有可能啊!”

      众老大面色难看,低头不语,谢文东洞察秋毫,看出他们的顾虑,笑道:“我知道,你们是担心山口组,对吧?”

      鲁慧明道:“谢先生,说句实话,在现在这个时候,我们都不想过多参与洪门的事,万一引来山口组的仇视,后果恐怕…………”他们小心翼翼地看了谢文东一眼,并没有把?#20843;低輟?br/>
      谢文东点点头,柔声说道:“你们太多心了!其?#25285;?#23665;口组和归催会恨?#22351;?#19981;是洪门,而是李叔,你们帮洪门另选出掌门大哥,等于切断了李叔与洪门的关?#25285;?#23665;口组不仅不会责怪你们,或者还会感谢你们呢!”

      鲁慧明等人面色一正,细细思量谢文东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转念又一想,谢文东为什么如此关心这件事,难道他真的那么在乎日本洪门的死活?恐怕未必,如果真是那样,他就不会在工藤义和死后跑得?#20154;?#37117;快了!他眼珠一转,问道:“谢先生认为谁合适继承李叔的位置呢?”

      “呵呵!”谢文东笑了,手指轻弹,说道:?#26263;?#28982;是要?#39029;?#20010;能力超群又能为在日的华人兄弟们带来利益的人了。”

      听完这话,再想想谢文东最近接收香港洪门的大动作,鲁慧明算是彻底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做日本洪门老大啊!其?#25285;?#30001;谁来做日本洪门的老大,对他来说,都没?#20889;?#30340;影响。他心思急转,刚想说话,一旁的红脸中年人摇头说道:“洪门除了李老爷子之外,再?#20063;坏?#36825;样的人选了!”

      鲁慧明闻言一喜,忙接道:“那也不一定!?#32454;?#26469;说,谢先生也算是洪门的人,如果由谢先生来做日本洪门的老大,不仅能化解洪门的燃眉之急,也能为我们带来不小的实惠!”

      众人听后,倒吸了口气,面带惊讶,目光齐唰唰看向鲁慧明。

      谢文东仰面大笑,摆手说道:“多谢鲁兄抬举,不过,我现在的确不适合做日本洪门的大哥,我与山口组的恩怨,你们也都看到了,若我做了老大,山口组更不会善罢?#24066;藎?#25152;以还是另选他人的好。”说着,他顿了一下,双目眯起,但那遮挡不住其中的精光,他环视众人,继续说道:?#20843;?#28982;我不适合,但是,我可以暗中协助,帮新任的日本洪门大哥度过难关!当然,即使我有应对的办法,也需要人家听我的话嘛!”

      刚开始,鲁慧明还听得不明不白,以为自己猜错了,谢文东并没有做洪门大哥的意思,?#20154;?#20840;部说完,他才恍然大悟,心中暗笑,原来,谢文东是想选出个傀儡,而他来做太上皇啊,换句?#20843;担?#23601;是他来做洪门幕后的真正首脑。别看谢文东年岁不大,但确实奸诈得可以!他轻咳了一声,顺水推舟地问道:“洪门有许多这样的人选,不知道,谢先生最中意的是哪位呢?”

      谢文东呵呵一笑,说道:“我对日本洪门的情况不是很了解,还需要几位为我们多指点。”

      其他的老大也不是?#24213;櫻?#35805;都说到这个份上,哪还会不明白谢文东的意思。那红脸的中年人说道:“我们可以帮谢先生这个忙,不知道,谢先生会帮我们什么样的忙呢?”

      谢文东笑眯眯地打个响指,金眼上前,从怀中掏出八张支票。谢文东接过,轻轻一弹,?#30452;?#36882;给八位老大,说道:“这里是八百万,?#27426;啵?#21482;是一个见面礼而已。只要各位能真心实意的帮我,我可以保证,日后你们所得利益会?#26085;?#22810;十倍、百倍。上次我应该卖给李叔的白FЕN,现在还没有出手,既然李叔不在了,那么,我就按照原价转卖给各位,当然了,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无论你们需要多少,我就能卖给你们多少,而且价格不变,各位兄弟觉得如何?”

      正如他所说,一百万对于这些老大,确实不算什么,但谢文东能长期无限量地提供DU品,而且价格异常低廉,这实在太诱人。红脸中年人咽口吐沫,急忙问道:“谢先生的价格绝对是公道,只是不知道?#20998;?#24590;么样?”

      谢文东哈哈大笑,说道:“我做这方面的生意时间?#27426;?#20102;,?#20998;?#22909;坏,各位应该早有过耳闻吧?!”说着,他向姜森一扬头,后者拿出一只小塑料口袋,只是打火机大小,交给众老大。谢文东道:“如果各位兄弟不信任我,现在就可以验货!”

      众老大都做过DU品生意,?#20113;?#26497;为熟悉。其中一人接过塑料袋,用指甲划开,只用手指捻了捻,就判断出来,这是上?#28982;酰?#25509;着,他捏起一点,放入口中尝了尝,眼中精光一闪,赞道:“是纯货!”

      纯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DU品,都是未添加过任何东西的,通常称为纯货,这样的DU品是非常难求的,即使有,价格也奇高。其他人听了,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纷纷站起身形,过来品尝,试过之后,无不连连点头,挑起大拇指。谢文东见状,笑道:“怎么样?我没有骗各?#35805;?”

      “谢先生,你的货真的只卖那个价?”红脸中年人不确定地问道。

      ?#26263;?#28982;!”谢文东说道:“如果你们肯帮我,就是我的朋友,我向来不会亏待朋友的!”

      “哈哈!”红脸中年人大笑道:“既然谢先生如此爽快,那么,你的忙,我王云杉是无论如何都要帮的了!”

      谢文东含笑点头,转目看向其他老大。鲁慧明率先表态道:“王兄所言极是,谢先生这么后代我们,我们岂有不回报之理!”

      其他的六位老大也纷纷表态,愿意尽心尽力为他做事。谢文东很明白,巨额利益当前,即使现在让这些老大叫自己一声祖宗,他们?#19981;?#27627;不忧郁的?#23567;?br/>
      “现在,你们来讲讲洪门内,有?#30007;?#36866;合我要求的人选吧”谢文东抽出烟,叼在嘴里,并?#22351;?#29123;,笑呵呵地说道。

      八名老大你一言,我一语,各说纷纭,最后,鲁慧明说出一个人的名字,意见变得统一,七名老大都觉得这人很符合谢文东要找的人。

      此人名叫责宏云,在日本洪门内,实力没有多大,但辈分却极高,属于骨灰级的元老。责宏云为人软弱,胆小怕事,是典型的墙头草,两面倒的人,也正因为这样,他始终得?#22351;?#26446;威的重用,虽然加入洪门数十年,到现在,仍然是碌碌无为。

      听完众人的描述,谢文东揉着下巴,目光幽深地默默?#20102;跡?#36807;了半晌,他说道:“各位,我要亲自见一见这个人。想办法,让他来上海!”

      鲁慧明笑道:“这没有问题!如果知道谢先生想见他,并要把他推到洪门老大的位置上,我想他定会高兴的连续几宿睡不着觉!”

      “恩!”另外七名老大一齐点头道:“没错!责宏云确实是这样的人!”

      谢文东哈哈大笑,他要找的,也正是这样的人。

      第二天,八位老大离开上海,兴高?#38378;?#30340;返回日本东京,着手?#24613;?#19982;谢文东的DU品交易,同时,又约出日本洪门的责宏云,将?#34385;?#22823;致向他讲述一遍。

      责宏云听后,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些黑道老大?#20146;急?#25512;举他做洪门大哥,这不是在开玩笑吗?鲁慧明不管那么多,?#28044;?#34955;中掏出一张机票,往责宏云面前一递,说道:“这是明天晚上去往上海的飞机票!”

      “上海?”责宏云愣愣地问道:“我去上海干什么?”

      “去见一个人!”鲁慧明没有好?#25104;?#22320;说道。

      “见一个人?见谁啊?”责宏云满头的雾水。

      “去见谢先生!”鲁慧明白了他一眼。

      “哪……哪个谢先生?”责宏云有些结巴地问道。

      “MА的!”王云杉气得低骂一声,道:?#26263;?#28982;是谢文大脑感谢先生了!”

      “啊?”责宏云不自觉地张大嘴巴,面面惊容,紧张道:“谢……谢先生要……要见我,为什么?我不认?#31471;?#21834;!”

      ?#20843;?#35201;看看你是不是做洪门大哥的料!”王云杉看着责宏云那副懦弱的样子就心烦眉头拧成个疙瘩。责宏云也是年近五十了,十几岁?#22270;?#20837;洪门,算起来,在道上?#19981;?#20102;三十多年,算是老江湖了,可看他的样子,和个普通的平常人没什么两样。

      “谢先生要我做洪门大哥?”责宏云喃喃道:“这……这不是看玩笑吧!”

      鲁慧明懒着看着他,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耐着性子道:“无论如何,你明天必须要去上海,如果到时机场看?#22351;?#20320;,嘿嘿,你可要小心了!”说着他撩起衣襟,拍?#38590;?#38388;的手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