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一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一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王云杉能猜到洪门的人现在在想什么,他说道:“贲宏云为人和善,做事圆滑,你们洪门现在就需要这样的老大,换成其他人,我们都不放心。”

      “可是,贲宏云能力不足,胆小如鼠,怎么能做洪门的掌门大哥?!”

      “让他做老大,也只是暂时性的,为了缓解现在紧张的气氛,只要山口组的风声一过,到时,你们爱选谁就选谁,我们不管你们洪门内部的事,但是现在,你们必须得听我的!”王云杉打定主意,要洪门选贲宏云做老大,确实不合情理,此时自己只能这么说,先把他推上去,好给谢文东个交代,至于以后如何,洪门究竟更不更换老大,那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洪门众头目面面相觑,谁都未答话,皆低头不语。

      未过两天,洪门举办新任掌门大哥的选举大会。本来,这是洪门内部高层的事情,外人不可能参与进来,但此时的洪门已今非昔比。不仅支持贲宏云的八家老大领着大队人马来了,就连他们的对头山口组的人也有过来观望,看洪门新选出的大哥到底会是谁。

      迫于种种压力,尤其是看到山口组的人也来了,洪门的几人大头目无奈之下,只好推选贲宏云做新任的掌门大哥。得到这个结果,山口组的人笑了,由贲宏云这样的懦夫做老大,以后的洪门将对自己不再构成威胁;八家老大笑了,他们?#29468;?#30340;达成目标,又可以向谢文东去请功邀赏了;谢文东也笑了,在他看来,日本洪门,已如他囊中之物。大家都在笑,只有日本洪门自己笑不出来,?#27604;唬?#26032;任的洪门老大贲宏云也是一脸苦衷。

      这几天,谢文东的伤痊愈得很快,尤其听到贲宏云成功坐上掌门大哥的位置之后,他更加心喜,两日来,东心雷的伤势也好了很多,能坐在床上说说话了。

      由于腿上有伤,谢文东拄根临时拐杖,走到东心雷的病房。

      “老雷,今天感觉怎么样?”谢文东笑呵呵地走到床边,仔细看了看东心雷的?#25104;?#24863;觉还不错。

      “我好多了,东哥!”东心雷见谢文东来了,急忙坐起身。

      谢文东急忙扶住他,让东心雷慢慢坐起。两人闲聊了一会儿,谢文东将日本洪门的事告诉给他。东心雷听后,大喜道:“东哥,这是好事啊!”

      “是件好事!”谢文东含笑点?#35828;?#22836;,道:“可是?#19968;?#26377;些不放心。既不放心贲宏云这个人,也不放心他的能力。我想从咱们这里挑选一名精明能干的兄弟过去,协助贲宏云的同时,又可以暗中监督他,只是,不知道这个人选谁比较合适!”

      东心雷在北洪门的时间太久了,?#38405;?#37096;各人员的情况也比较熟悉。东心雷听后,仔细?#32842;?#20102;一会,说道:“东哥,我看就让刘思?#24230;?#21543;,刘叔是我们洪门的老大,忠心方面不成问题,而且他心思周密,经验又老道,很适合这样的工作。”

      刘思远是北洪门刑堂的干部,四十多岁,自加入洪门,就进了刑堂,干了二十多年,为人刚强、正直,眼睛不揉沙子,看人极准,?#24202;?#31179;毫。

      谢文东听后,也想起这个人,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对他的印象还是很深的,?#30001;?#26377;东心雷的推荐,他?#27426;?#20102;片刻,就点头道:“好!老雷,听你的,就让刘思?#24230;?#21543;!”

      两人正说着话,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金眼走了进来,说道:“东哥,外面有个记者要采访你。”

      “记者?”谢文东一愣,呵呵笑了,说道:“我有什么好采访的,让他走吧!”谢文东向来低调,不希望自己的事情在外界暴光,几乎没和媒体打过?#22351;饋?br/>
      说完,家你金眼还站在那里?#27426;?#20182;疑惑地挑起眉毛,金眼说道:“那记者是个女的。”

      谢文东闻言,眉毛挑得更高,直勾勾看着金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为何要强调对方是个女的,在他看来,男记者与女记者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金眼低咳了一声,说道:?#20843;?#35828;,她是你的妹妹。”

      “扑!”坐在床上的东心雷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东哥的妹妹?如果是假的,这个女记者是自找没趣,如果是真的,那事情可有意思了。

      “我的妹妹?”谢文东眉?#25918;?#20010;疙瘩,在他印象中,自己的亲戚中似乎没有做记者这行的。他问道:?#20843;?#21483;什么名字?”

      “不知道。”金眼摇头道:?#20843;?#35828;,见到你,你自?#25442;?#35748;?#31471;?#30340;。”说着,他又补充一句,道:?#20843;?#35828;话时很自信啊!”

      谢文东?#20102;?#29255;刻,说道:“让她进来吧!”

      “好!”金眼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东心雷含笑问道:“东哥,你还有妹妹做记者吗?”

      “天知道!”谢文东道:“即使有,也不应该在上海嘛……”自进入黑道以后,谢文东与亲戚之间的联系非常疏远,别说没有走动,即使打电话问候的时候都少,倒不是他忘本,而是怕给亲人带来不必要的麻?#24120;?#27605;竟他混的是黑社会,仇家众多,人家可能不敢找上他,可是,却有办法拿他的亲戚出气。

      时间不长,随着敲门声,金眼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郎。这女郎穿着得体,白色的T恤,米色略紧的休闲裤,下面是双高根的凉鞋,?#20154;?#24847;,又让人感觉很舒服。往?#25104;?#30475;,浓眉大眼,英气勃勃,琼鼻高挺,透出几丝俏皮,菱形小嘴,粉红滑润,皮肤雪白,晶莹剔透,整个人看上去,美艳得不可方物。

      东心雷看呆了,他难以置信,东哥竟?#25442;?#26377;这样漂亮的妹妹!虽?#27426;?#21733;的相貌也是很清秀的。谢文东也呆了,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孩,更别说是什么自己的妹妹了。

      女?#23665;?#20102;病房,明眸流转,环视一周,先看了一眼谢文东,随后目光一偏,看向床上的东心雷,端详了一会,她面带关心,急步走上前,说道:“文东哥,你受伤了??#29616;?#21527;?”

      扑通!她此言一出,东心雷险些从床上翻下去,谢文东也差点晕倒。金眼的?#25104;布?#27785;下来,黑得像面锅?#20303;?br/>
      东心雷挠挠头发,清清嗓子,偷眼瞧瞧站在一旁哭笑?#22351;?#30340;谢文东,他笑问道:“小姐,你要找谁?”

      “就找你啊!”女郎瞪大眼睛道。

      “哦……我不是你的‘文东哥’。”说着,他用手一指谢文东,说道:?#20843;?#25165;是!”

      “啊?”女郎惊讶地张开小嘴,扭头看向谢文东,不敢相信地惊讶道:?#20843;?这个学生?”

      学生?谢文东叹了口气,这小?#23601;坊拐?#26159;口无遮拦。

      金眼?#25104;?#19968;阵阵发烧,再也忍不住了,大步走到女?#23665;?#21069;,说道:“小姐,你现在可以走了!”说着,一把将她的手臂抓住,不由分说,向外就走。

      女郎?#30446;细?#20182;走,用力地挣扎几下,可是,她那点力气和金眼比起来,差得太多了。“你……你干什么?松手!不然我喊非礼了!”

      金眼的?#20146;?#37117;快气歪了,怒道:“你这个女人,脸皮怎么这么厚,冒充东哥的妹妹不说,竟?#25442;?#36182;着不走?!”

      “我没有冒充!”女郎边使劲地搬金眼的手,边大声叫道。

      谢文东被吵得头大,向金眼使个眼色,示意他先不要动粗。他说道:“我是谢文东,请问,你是我哪门子的妹妹?”

      女郎无比惊讶地看着谢文东,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个仔细,疑声说道:“你……你真是文东哥?”

      “是谢文东没错,但到底是不是你的‘文东哥’就不一定了!”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

      “你怎么这么年轻,到二十了吗?”女郎眨动大眼睛。

      “恩!二十有二!”谢文东耐着性子道。

      “真看不出来。?#19968;?#20197;为你是学生呢!”女郎笑呵呵地说道。顿了一下,伸出小手,向谢文东面前一递,道:“把你的身份整给我看看!”

      谢文东两眼一眯,还?#22351;人?#35828;话,女郎小手一翻,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大咧咧地哈哈笑道:“和你开玩笑呢,我?#27604;?#30456;信你的话了!虽然你年岁不大,只比我年长一岁,但?#19968;?#24471;叫你文东哥!”

      唉!谢文东揉揉额头,摇头道:“我不记得有你这么个妹妹。你叫什么名字,究竟是谁?”

      女郎道:“我叫张?#28023;?#25105;的太爷爷是你的太爷爷的拜把兄弟的弟弟,所以,算起来,我们也是?#32622;?#20102;!”

      我的太爷爷的拜把兄弟的弟弟……谢文东?#32842;?#19968;会,才把她的话弄明?#20303;?#20182;感觉好笑地看着她,问道:“?#31227;?#20160;么相信你的话?”

      “你可以去问你的太爷爷啊!”女郎满面自信地说道。

      ?#20843;?#32769;人家已经过世快二十年了!”谢文东?#25376;?#35828;道。

      “那你去问问你的爷爷,应该也能知道。”

      “我爷爷也过世四年了!”

      “那……那你可以去问问你父亲……”

      “好,我问问!”说着话,谢文东真从怀里拿出手机,做出要打电话的样子。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