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四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四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姜森对胡子峰说道:“你稍等!”说着,他敲了敲房门,走了进去。

      谢文东坐在办公桌后,看着李晓芸传真过来的文件,里面是在广州和上海成立?#20013;?#30340;详细计划书,谢文东看得仔细,不时拿起电话给李晓芸询问。

      看到姜森,他放下文件,笑道:“老森,回来了。”

      “嗯!”姜森点点头,然后说道,:“东哥,胡子峰在门外。”

      “哦。”谢文东点点头,说道:“让他近来吧!”

      “是,东哥!”姜森转身走出办公室,对门外的胡子峰甩了下头,说道:“东哥让你进去。”

      “好!” 胡子峰答应一声,深吸口气,同事,整了整衣襟,稳了稳心中紧张的情绪。上次谢文东到东京,逗留的时间很短,他没?#35874;?#20250;见到,但对谢文东这个名字,他听得实在太多了,尤其是最近在他身边发生的事,都和谢文东有关,李威被山口组追杀,落魄逃亡,贲宏云被八家帮会强行推上洪门掌门大哥的宝座,刘思远在他身边进行辅佐,以及八家帮会内斗,洪门将其全部吞并,谢文东如同一只看?#22351;?#30340;黑手,在操控着这一切,让人想忽视他的存在都很难。

      他随姜森走进办公室,举目一看,在办公桌后,端坐一名青年,看起来只二十出头,刘海略长,低头时,微微遮住双眼,相貌清秀,平常,双肩消瘦,身穿黑色中山装,倒是给人一种神秘的气息。

      这,就是谢文东?胡子峰大量他半响,心中多少?#34892;?#22833;望,面前这个青年实在太平凡了,好象个学生,与他心目中猜想的形象相差甚远。

      “你叫胡子峰,是吧!”谢文东抬起头,笑呵呵德看着他。?#22351;?#32993;子峰答话,他接着又继续道:“听说,你能力。。。”

      “呵,东哥过奖了。”胡子峰含笑说话,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倒是很受用。

      “不要?#24418;?#19996;哥,我呵你还不是兄弟。”谢文东伸开双指,托着下巴,侧头看了他一会,又道:“不过,我也听说,你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胡子峰?#25104;?#24494;变,不明白谢文东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谢文东突然问道:“你的野心有多大?”

      “哦。。。”胡子峰沉吟片刻,?#27425;?#36947;:“东。。。谢先生的野心又有多大呢?”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眯眼问道:“你真想知道?”

      胡子峰说道:“谢先生已经掌管了文东会、北洪门、香港洪门甚至日本洪门,我想,如果谢先生如果还没?#26032;?#36275;的话,那谢先生的目标就是全世界了。”

      恩,有点意思,胡子峰这人的心思很敏捷。谢文东暗中点头,笑问道:“你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胡子峰眼珠一转,说道:?#26263;?#23665;口组打压洪门的时候,鲁慧明等八家帮会?#31227;?#36127;到我们的头上,干涉洪门内政,参与掌门人的选举,但是现在,这八家帮会已经被我们轻易灭掉,想想当初在我?#25970;?#21069;耀武扬威的八家帮派,其实竟如此不堪一击,也是一件很可笑的事。”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是啊!世界上很多事情看起来是很难完成的,但当你去做的时候,你会发现,那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你有没有下定决心去做。”

      “谢先生是想把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洪门统一起来?”胡子峰正色问道。

      谢文东一笑,站起身形,说道:“那样?#27426;?#20250;很精彩,不是吗?”

      如果是其它人说这样的话,胡子峰会认为他是疯子,但这话从谢文东嘴里说出来,分量自然不一样。胡子峰摇头道:“那基本上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是啊,是很难!”谢文东说道:?#20843;?#20197;我?#25490;?#21147;去?#20998;?#36825;个梦想。成功了,我能体会到实现梦想的美妙,即使没有成功,我也能享受到过程的快?#23567;!?br/>
      “如果谢先生跌倒?#22235;?”胡子峰疑问道。

      “我的兄弟,自然会扶我起来,何况”谢文东展开手掌,眯缝起双眼,幽幽说道:“我从来不认为?#19968;?#36300;倒。”人的手可以做很多事,可是,当我的手张开的时候,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天下,亦在我的掌中!”

      说话时,谢文东身上自然流淌出一?#26432;?#20154;心魄的气势,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变成实质,压得人心慌,压得喘不上气来,那,就是?#20113;?br/>
      那是一?#20013;?#26080;缥缈的东西,但在房间里,却真真实?#30340;?#24863;觉到它的存在。胡子峰为之心折,即使日本洪门前任掌门大哥李威,和谢文东比起来,也不在一个档次。辅佐这样的人,自己的前途才会不?#19978;?#37327;。想到这,胡子峰一字?#27426;?#22320;说道:“我想追随在谢先生身边。”

      谢文东点点头,问道:“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胡子峰一震,想了片刻,说道:“权利!”

      谢文东呵呵笑了,说道:“你很诚实,我喜欢诚实地人。”

      胡子峰两眼一亮,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问道:“你觉得贲宏云这个人如何?”

      胡子峰想也没想,直接说道:?#21543;?#24615;懦弱,胆小怕事,已在其职,却不谋其政,难成大事,如果洪门一直由他掌管下去,前程必毁无疑!”

      谢文东含笑问道:“如果让刘思远接替他地位置,你意下如何?”

      胡子峰?#35835;?#19968;下,说道:“刘助理于是果断,新思周密,比贲宏云要强百倍。”

      “恩!”谢文东低吟了一声,说道:“我决定,让刘思?#24230;?#20195;贲宏云,做日本洪门地新人掌门大哥,希望,你能支持。”

      “只要是谢先生地意思,我定然全力配合。”胡子峰垂首说道。

      “好!”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又道:?#26263;?#21016;思远位置稳定之后你脱离洪门,另起炉灶。”

      “什么?”胡子峰一惊,没想到谢文东要把自己撵出洪门,他目露惊讶,难以?#30511;?#22320;看着他。

      “不要惊惶。”谢文东摆摆手,柔声说道:“我要地不仅仅是日本洪门,我也要全日本地黑道。山口组是坐大山,我们必须得超越他,可是,以洪门现在得实力来说,太难了,而且,洪门树大招风,又是华人帮派,势力发展太快,必定会引起日本黑帮得敌意和不满,到时,他们联合起来,一同对?#36887;?#38376;,那就糟糕了。所以,我希望由你建立一个日本?#35828;?#40657;帮,与洪门暗中呼应,清楚障碍,扩充势力,与山口组分庭抗礼!”

      原来是这样意思!胡子峰心中?#22351;矗?#20302;头?#20102;跡?#40664;默不语。

      谢文东笑道:“你尽管放心大胆得去做,缺什么,尽?#33464;?#21475;,我这边,会全力得支持你,甚至,在前期,我可以让赤军援助你。

      “赤军?”胡子峰惊讶道:“就是哪个恐怖集团得赤军?”

      “没错。”谢文东笑道:?#26263;?#21021;,也正是他们帮我炸毁了魂组得总部。”

      胡子峰深吸口气,心思急转,眼珠提溜乱转,考虑其中得利弊,半响,他扬头道:“谢先生,?#20197;?#24847;按照你得意思去做!”

      谢文东走到他近前,含笑拍了拍他得肩膀,说道:“现在,你可以不必再?#24418;?#35874;先生了。”

      “啊!”胡子峰心中一喜,忙?#30446;?#36947;:“东哥!”

      “洪门得人,不能随你一起离开。”谢文东坐回到椅?#30001;希?#35828;道,“你回日本之后,要全力收服日本得黑帮分子,为日后奠定基础。”

      “东哥,这点我明?#20303;!?#32993;子峰颔首说道。

      “这可能会需要大量得资金,你可以向刘思远开口索要,我这边?#19981;?#25307;呼他,尽量满足你得一切要求。”谢文东道。

      “谢?#27426;?#21733;!”

      “这个世界,没有谁生下来就是王者,也没有谁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你要?#20146;。?#25105;们是新的贵族,是征服者,我们要改变秩序,让我们的话,成为新的准则!”

      胡子峰虽然没有接话,但却听得热血澎湃,心中仿佛装了一团熊熊的?#19968;稹?br/>
      过后,有人问他,第一次见谢文东时是什么感觉,他说,离远看,东哥是块冰,走近了,才明白那其实是火焰,可以让自己为之燃烧。

      贲宏云这位傀儡老大在洪门大哥的位置上做了还?#22351;?#19968;个月,就被赶下台,接替他的是谢文东的亲信,刘思远。

      可能,刘思远在去日本之前,做?#25105;?#24819;?#22351;?#20182;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日本洪门的老大,而且,这一天还来得如此之快。

      贲宏云下台了,按理说应该觉得羞愧、难过、愤怒才对,但他却毫无这个感觉,反而十分高兴,自己总算解放了,终于不用再每天都去面?#38405;切?#20919;嘲热讽和勾心斗角。谢文东并没有亏待他,虽然赶他下台,也给了他一笔不菲的钱财,足够他和他的一家人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的。这让贲宏云对他毫无怨言,反而时常对家人感叹,谢文东待他不薄。

      知足者常乐,别人或许看贲宏云很窝囊,但他?#19981;?#26263;笑,人?#20405;?#30693;?#20998;?#21517;利,却?#27426;?#20139;受生活。他的怡然自得,又何尝不是一种福气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