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四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的猜测没?#20889;恚?#20892;庄的附近确实有山口组的眼线。由于此处偏僻,背静,过往车?#38745;欢啵?#31361;然看着四辆轿车经过,山口组的眼线还是提高了警觉,本打算向江口光禀告,突然,道路车光一闪,?#20013;?#26469;三辆轿车。

      这三辆轿车不是路过农庄,而是直奔农庄而来。很快,汽车开到路边,速度放缓,下了公路,开近农庄的土路上。

      见状,两名山口组眼线从暗处跳出,拦住轿车去路。两人?#34507;到?#22791;,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日)”

      轿车车门一开,胡子峰从?#30340;?#36208;出来,面带微笑,说道:“我找江口先生!(日)”

      且说谢文东等人,在跃过农庄之后,又向前开出不远,刘波向路旁左侧一指,说道:“东哥,那个就是关押无名地发电站!”

      谢文东举目望去,黑夜中,隐隐约约能看到发电站地影子。那是一座比较老旧地发电工厂,厂房矮平,其中竖立几根高高地大烟囱。他点点头,说道:“开过去!”

      金眼经验老道地继续前行,直至开出发电站五百多米之后,他关掉车灯,将汽车缓缓开进路边下地树林?#23567;?#21478;外三辆汽车跟随在后,也纷纷在树林中停下。

      众人下了车,纷?#29366;涌?#34955;中抽出黑布,系于鼻下,然后,打开汽车地后备箱,从中抽出狭长地倭刀。

      谢文东看眼众人,说道:“我们地目的是为了救人,能不暴露,就不暴露,明白吗?”

      众?#22235;?#40664;点头。谢文东又向血杀地众人问道:“你们谁?#23835;?#35821;?”

      一名血杀地大汉?#30001;?#29983;举了下手,说道:“东哥,?#19968;?”

      谢文东打量他两眼,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东哥,我?#34892;?#23433;!”那大汉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好!”谢文东点了下他,说道:“许安,你跟在我身边。”

      “是!”这名?#34892;?#23433;的大汉面带喜色,清脆地答应一声。

      从人一路步行,向发电站小心翼翼地潜伏过去。刘波和姜森走在最前面。刘波是侦察兵出身,潜行对于他来说得心应手。快要接近发电站时,他局下手,身形急蹲下来,其他人也纷纷蹲下,谢文东?#37027;?#26469;到他身旁,问道:“老刘,怎么了?”

      “那里有眼线!”刘波向前方一指。

      谢文东眯起眼睛,举目望去,果然,在前方土坡地一块空地上,蹲有二人,他俩黑穿黑衣,四周又都是荒草,无声无息的蹲在那里,在夜幕中,如果不仔细观瞧,真的很难发现。

      看罢,谢文东点下头,在刘波耳边低声说道:“杀一个,留一个!”

      “恩!”刘波答应一声,右手一垂,从小腿上拔出一把将近尺长的匕首,刀身漆黑,隐隐散发出森光。姜森说道:“老刘,我和你一起去!”刘波一笑,说道:“只是两个小脚色,我一人足可以搞定!”说着,他爬伏到草地上,快速地向那两名暗哨爬去。

      他地动作标准规范,爬行时,发出地声音极小,但速度却很快,而且整个身子完全隐藏于荒草中,让人很难发现。

      唆唆――刘波渐渐接近二人,?#36335;?#25705;擦草枝发出轻微地声响。

      其中一个暗哨脑袋一抬,问同伴道:“你听没听见,好象有什么声音。(日)”

      “在那?(日)”“好像……好象就在我们身边!(日)”另外那暗哨伸起脖子,向四周望了望,眼中看到地只有随风舞动地杂草,再看?#22351;?#20854;他,他瞥了同伴一眼,暗中嘲笑,嘴上说道:“这里荒废很久了,草地里有几条蛇也不是什么怪事!(日)”

      “蛇?(日)”那暗哨?#25104;?#19968;变,腾的从站起身,脑袋连摇,两只眼睛转个不停,目光在地面扫来扫去。

      “哈哈!”另外那暗哨看他惊惶失措地样子,仰面大笑,摇头道:“真是个胆小地?#19968;?(日)”边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只小酒瓶,宁开瓶盖,咕咚,喝了一大口。

      看出他取笑?#32422;海?#37027;暗哨狠狠瞪了他一眼,又慢慢蹲下,说道:“哎,给我喝一口。(日)”

      ?#36335;?#27809;听到他地话,另外那暗哨仍然咕咚咕?#35828;?#21917;着。

      “妈的,给我喝一口!(日)”说着,他伸手推了推同伴。他不推还好,这一推,那暗哨地脑袋一载歪,酒瓶落地,喉咙里发出?#34503;?#22320;怪声,向下看,在他地?#26412;?#22788;,竟探出一?#22351;都猓?#40092;血顺着喉咙,汨汨流出。

      “啊……”

      这暗哨心?#20889;?#39559;,刚要惊叫,另外那暗哨身子一歪,倒了下去,一条黑影在他身后窜出,象是一头捕食地黑豹,飞?#35828;?#26263;哨地身上,同时,伸手按住那?#35828;?#22068;巴。

      扑通!两人摔倒在地,不过,黑影却重重地压在暗哨地身上。

      暗哨吭哧一声,连摔带压,差点背过气去,他两眼瞪得溜圆,惊骇地看着身上地这人。这人嘴上蒙有黑布,看不清楚他地模样,只是一双眼睛又黑又亮,散发出寒光。

      ?#25300;亍?#21596;——”暗哨地胆子本就不大,在同伴神秘被杀之后,又冷然冲出去一人,直把他吓?#27809;?#19981;附体,他想大叫,可是,嘴已经被人家死死捂住,他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这黑衣人,正是刘波。他一手捂住暗哨地嘴?#20572;?#21516;时,用膝盖压住对方地胸口,直起上身,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他这才向谢文东等?#35828;?#26041;向招招手,同时,将冰冷地匕首压在暗哨地脖?#30001;稀?br/>
      看到那把还粘有同伴鲜血的刀,暗哨更慌了,他剧烈地摇晃着脑袋,象刘波的手甩开,可是,他的力气与刘波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

      见他还不老实,刘波将匕首往地上一插,握紧拳头,对着暗哨的?#20146;櫻?#29408;狠的打了一拳。

      扑!暗哨五官扭曲,整个身子都缩成一团,如果不是嘴巴被捂,定会发出杀猪班的嚎?#23567;?br/>
      时间不长,谢文东、姜森等人赶到。

      谢文东大量他两眼,对许安说道:“告诉他,不要叫,不然,他会死得很惨!”

      许安将谢文东的话用日语翻译给暗哨。那暗哨听后,惊恐地点?#35828;?#22836;。刘波见状,慢慢将手送过,不过匕首又随之顶在暗哨地脖?#30001;稀?br/>
      “问他,无名?#36824;?#21040;什么地方?”谢文东面无表情地说道。

      听完许安地翻译,暗哨连连摇头,嘴里叽哩咕噜的说了一大通。刘波听?#27426;?#20182;说什么,不过看他的样子,肯定是说他不知道,又恳请?#32422;?#25918;过他。他呵呵一声冷笑,伸手又把暗哨的嘴巴捂住,同时,匕首在他脖?#30001;?#19968;划。

      ?#25300;亍?br/>
      暗哨两眼圆睁,双脚乱蹬,拼命的挣扎着。刘波向许安杨下头。后者会意,再次问道:“告诉我们,无名被你们关在这里?(日)”

      暗哨双手捂住?#22238;?#39318;划过的脖子,掌心都是血,他?#25104;?#33485;白,看了看众人,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说了,你们会不杀我吗?(日)”

      许安点点头,说道:“可以!(日)”

      ?#20843;?#20182;在发电厂最北面的那间小白房里!(日)”暗哨喘着粗气说道。

      许安将他的话翻译给谢文东,后者点点头,举目向发电站里望了望,随后说道:“我们过去!”说着,他率?#35748;?#21457;电站的方向移去。

      刘波再次将暗哨的嘴巴捂上,还?#22351;?#21518;者明白怎么回事,他手起刀落,将暗哨的心脏刺穿。抽出匕首,在暗哨的?#36335;喜?#20102;擦,快速地向谢文东追去。

      众人没?#26032;?#19978;进入发电站,而是在外围慢慢地绕行,来到发电站北侧之后,透过钢丝网,果然发现有一间白色地房屋,不过,这房屋却?#22351;?#37117;不小,占地面积因该在五百平以上,铁皮大门紧紧关着,左?#20063;?#27809;有守卫。

      谢文东向众?#35828;?#28857;头,然后指了指白房,低声说道:“我喝老森带一部?#20013;?#24351;进去救人,老刘,你带一部?#20013;?#24351;守在外面。”

      “东哥,还是我去吧!”刘波说道。

      “不妥!”谢文东说道:“你留在外面接应关系到我们能不能成功逃脱,至关重要!”说着,他拍下刘波的肩膀,说道:“小心?#22351;?”

      “是,东哥!”刘波点头答应。

      别看这发电站荒废已久,但四周的铁丝网墙却依然坚固,还好,刘波随身带了老虎钳子,这本是想用来掐断门锁的。

      他动作娴熟,眨眼功夫,将铁丝网折出去一个半人高的大窟窿,谢文东、姜森,五行兄弟以及血杀等人一次钻了进去。

      几个人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地接着白房,众人一边不停地巡?#21448;?#22260;的动静,一边静静聆听白房里的声音。

      听了一会,里面静?#37027;?#30340;,谢文东摆了摆手,带着众人,向白房的正门慢慢移动。

      一行人都很小心,没有发出半点声响,顺利来到铁皮门前,谢文东上下看了看,这是一个拉门,很陈旧,上面生满铁锈,他先轻轻拉了拉,铁门?#25169;?#26410;动,如果不是里面上了锁,就是铁门太沉了。

      正当谢文东考虑该怎么做的时候,突然听?#27809;?#21862;啦一声,铁门竟然在里面被人打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