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的枪法并不怎么样,当然那也是相对而言,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还是给黑衣杀手造成很大的威胁,黑人杀手纷纷?#28860;悖?#25110;是卧倒,或是躲藏在桌后,开枪回射。

      ?#24067;洌?#35874;文东等人躲藏的墙角处被子弹打的墙皮横飞,斑痕累累,谢文东急忙缩回头,将位置让给五行等人。他看了看手中的枪,向张天美面前?#22351;藎?#35828;到:‘这里太危险了,你先从后面出去,如果遇到杀手能躲就躲,实在不行就用这个打他们!’

      张天美表情木?#22351;?#25509;过手枪,然后问道:‘那你呢?’

      谢文东向她安然一笑,说道:‘我要留下来和我的兄弟门并肩作战!’说话间黑衣杀手的射击更?#29992;?#28872;,原本平滑的墙壁被打的犬牙交错,五行兄弟无?#21361;?#21482;好后退,防止击穿墙壁的子弹?#35828;?#33258;己。

      谢文东一震,推下张天美,急道:“没时间,快走!”

      张天美拿着手枪,没有东,表情坚定的说道:“我走,我和你一起走!”

      谢文东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叹口气,没有说话。

      餐厅里的顾客早已吓的带哭带嚎地跑出大门,而站在那里的两名警察早已傻了眼,他们从来没见过如此大规模的黑帮强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快~~~~~快~~~~快呼叫~~~总局支援?#20445;?#35199;方人面孔的警察?#25104;?#29022;白,结结巴巴的对同伴说道:

      “啊?啊!对,对”东方人相貌的警察拿起对?#19981;?#21018;要呼叫,一颗子弹横空飞来,打穿他的脑袋.这枪是金眼打的,警察脑袋中弹,鲜血了另外那警察一脸。看着同伴直直的倒下去的身子,再摸摸?#25104;?#30340;血迹,他怪叫了一声,向餐厅外面冲去。他想跑,但枪战中的双方都不肯放过他。?#20061;荊?#20004;声,他的后脑和后心同时中弹,身子受惯性向前跑出?#35206;劍?#19968;头栽在地上”

      随着两名警察的身亡,黑衣杀手新一轮的狂射又开始了,墙角数处被打穿,五行兄弟连连后撤。金眼扶了扶身上的灰土.对谢文东道:“东哥,对?#20132;?#21147;太猛,我们先撤吧?”

      谢文东眼睛眯缝着,顿了片刻,点头道:“好吧!”

      他们想从后门撤出去,可是张天美却站在原地没有要做的意思。金眼说道:“快走啊!”

      张天美摇摇头道:“我不走。”

      金眼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想死,你就自己在这里?#20154;?#21543;!”说完侧身就想从她身边穿过去。

      张天美将手一伸,拦住金眼的去路,道:“我不走你们也都不能走!“

      “你疯了!”金眼两眼快要喷火,听脚步声,山口组的杀手正向自己这边接近,现在哪有时间和她争辩。他气急地将他的手打开,刚要强行过去,张天美手中的枪顶在他的胸口上。

      金眼身子一僵,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谢文东眨眨眼睛,向前进了一不,问道:“张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张天美向后退了退,说道:“谢文东,杀手想要的是你的性命,既然你那么讲意气,你就死了算了,这样一来,你身边的人都安全了。”说着,她笑呵呵地巡视金眼等人,说道:“你们认为我说的对?#27426;?”

      五行兄弟皆愣住,好一会,木子摇头嘟囔道:“这姑娘疯了!”

      火焰和土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刚要举枪,张天美的枪口马上对准他而人,冷声道:“不要动,如果你俩还不想死的话!”

      这时,山口组的杀手也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看到谢文东等人被张天美用手枪逼住,众杀手皆长出一口气,?#20405;心?#40657;衣?#35828;?#22836;说道:“西胁小姐,辛苦你了!(日)”

      谢文东两眼快要眯缝成一条缝,但那遮挡不住其中?#20102;?#30340;精光。他嘴角一挑,问道:“原来,你和他们是一伙的?!”

      “呵呵!”张天美笑了,说道:“谢文东,我以为你很聪明,可是,你比我想像中的要笨。”说着,他捋了捋一头乌黑的绣发,说道:“漂亮的女人,总?#23835;?#30007;人放下戒?#27169;?#21407;来,你?#19981;?#29359;这个错误!”

      “嗤!”谢文东嗤笑,不知道是在嘲笑他自己太笨还是在讽刺对方太狡诈。他问道:“你究竟是谁?”

      “我叫西胁和美!”女郎摇了摇手中的枪,继续到:“是日本西胁组组长,也是山口组的顾问,现在,你明白了吧?”

      “西胁组组长?山口组的顾问?”木子象看怪物一样看着她,把她从头到脚的又打量了一遍,感叹道:“我靠,日本的女人真是了不起啊!”

      女郎一皱眉头。?#20405;心?#40657;衣人走上前来,对准恶劣木子的小腹狠的打了一拳。扑通!木?#30001;?#23376;弯下去,缓缓倒在地上。金眼等人见壮大怒,刚要举枪,只听哗啦啦一阵醉响声,山口组杀手纷纷抬起枪,枪口对准他们的脑袋。

      “你的嘴巴是很臭,所?#38405;?#35201;多吃?#22351;?#33510;头。”女?#20667;?#22836;看着倒地不起的木子,语气平和地悠然说道。

      木?#30001;?#21560;口气,?#25104;?#25380;出一丝笑容,道:“你的中文......说道实在很不错......”

      “谢谢夸奖!”女?#20667;?#24847;而笑,道:“哦,忘记告诉你了,?#20197;詒本?#29983;活了五年。”

      “中国的安全局真是失职,竟然没有把你这个小奸细揪出来......哎哟!”木子一句话没说完,中年黑衣人对着他的胸口?#32622;?#36386;了一脚。

      女郎看着在地上快缩成一团的木?#28044;?#21679;笑了。谢文东问道:“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女郎将手中的枪对准谢文东的脑袋,说道:“莜田组长给我的任务是杀掉你,我别无选择,只有这么做!”说着,她手指慢慢地扣动扳机。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谢文东即使身手再好,也不可能?#28860;?#24320;子弹,他甚至能听到枪内弹簧拉紧而发出的嘎嘎声。他忍不住退后一步,身子抵住墙壁。

      “哈哈!”女?#23665;可?#32780;笑,说道:“怎么?你怕了?原来,大名鼎鼎的谢文东也有怕的时候!”想想谢文东马上就要死在自己的手里,她即兴奋,又紧张,?#25104;?#27867;起一层光彩,让那绝美的面庞更?#29992;?#20154;。

      “可不可以给条活路?”

      “不可以!”

      “能不能放过下面的兄弟?”

      “不能!”

      “我明白了。”谢文东点点头。

      “你现在可以做最后的祈祷了!”女郎眼中杀机顿现,手指毅?#22351;?#25187;动扳机。

      “啪!”扳机是响了,但是,却没有子弹从抢扣中射出。

      她?#25104;?#19968;边,联系又扣动三下,结果一样,一颗子弹也没从枪里打出来。她目露惊讶,骇?#22351;?#30475;向谢文东。

      谢文东向他咧嘴一笑,说道:“不可?#23478;?#21543;?!”说着话,他猛的一伸手臂,将女郎的纤细的脖子一把扣住,嘴?#26538;?#30528;邪邪的笑容,幽幽说道:“我想你误会了,刚才我是在问能不能给你一条路,能不能放过你下面的兄弟,可是,你没有抓住我给你的机会!”说着话,他转头冷声道:“杀!”

      他话音未落,刚才还弱无如病猫的五行兄弟猛的一窜身,冲进山口组的人群中,连续扣动扳机,只听嘭嘭之声,不绝于耳。

      山口组的杀手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已倒下大半。

      ?#20405;心?#40657;衣人怪叫一声,这时候在想重整已方阵营已然来不?#21834;?#36825;时他们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的近身枪站,是观察力、?#20174;?#21147;最最彻底的考验。

      只见五行兄弟如同五条蛟龙,在人群中左右穿插游动,每次枪响,总又人惨叫倒地。

      看着被打?#32654;?#19981;成军的众杀手,女?#20260;?#25481;那把根本没有子弹的手枪,扣住谢文东抓住自己脖子的手腕,咬牙道:“你以为你赢了吗?不要太小?#27425;?”说着,他猛的向下一拉,将谢文东的手拽开,接着,身行一转,背着谢文东,拉着他手腕的肩膀猛的一用力,接着,腰眼一挺,将谢文东的身躯硬生生摔了出去。

      ?#26001;?-----”

      谢文东摔出的身体撞在餐厅的后门门壁上,直接将?#23601;?#38376;撞个稀碎,人也随只飞了出去。

      扑通!他摔落在餐厅后身的胡同里,仰面躺在地上,半晌没?#20174;?#36807;来,好一会,他才从地上站起身,怪异地看着一步不走出来的女郎。

      女郎走出后门,将晚礼裙的一侧撕开,随后,抬起褪,将高高的鞋根掰掉,她冷声说道:“你以为我只会用枪吗?我的柔道是七段!”

      在日本,柔道是不分色带的,也就没有黑带之说,只有?#38382;?#20043;分,最高为十段。

      “柔道七段?”在谢文东印象中,练习柔道的都是些高高壮壮的汉子,想?#22351;脚?#37070;身材?#23835;?#33495;条,竟然也是柔道高手。

      “想杀我,你还是?#35748;?#21150;法保住你自己的性命吧!”说着,她向谢文东直冲过来,双手抓向他的双肩。

      谢文东好胜心顿起,刚才被女?#20260;?#20986;,他确实是太大意了,这回他?#27426;?#19981;让,任由女郎抓住自己的肩膀,随后,他下面膝盖猛的一抬,掂向女郎的小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