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陈百成,CNMD,你拿命来!”李爽没看到陈百成,但却听到了他高八度的叫喊声,顿时间,李爽怒火中烧,七窍生烟,手中的开山刀横起,扯脖子呐喊一声。

      这一嗓子,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直把周围人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在他身边的任长风手中的唐刀一挥,差点脱手甩了出去,就连大堂内的三眼也听到了,他仰面哈哈一笑,转头对姜森和刘波说道:“小爽也来了!”

      陈百成当然也听到了李爽的声音,吓得急忙一缩脖,躲藏到车上,慌忙地左顾右盼,惊声道:“李爽在哪?李爽在哪?”

      这时,格桑和袁天仲加入到站团内,他两人一出手,顷刻之间放倒数人,对付这些小弟,袁天重连剑都为拔,只是拳打脚踢,就将对方的阵营撕开一条口子。

      李爽和任长风见状,?#30446;?#25918;过这个机会,双双上前,直奔对方人数最都的地方冲去。

      他两人经验丰富,知道哪里的人员密集,哪里就是敌人主帅所在的地方。李爽和任长风的判断没?#20889;恚?#25152;冲的地方也正是冲着陈百成去的。

      见他二人过来,二十多名大汉拦上前来,任长风速度极快,抢刀上前,身子前冲,直接将一人撞倒,手起刀落,刺穿那人的?#30446;?#31389;。其他人嚎叫着向他劈去,任长风真子就势向前一滚,轱辘出好远,到了一人脚下时,唐刀一挥,银光闪过,再看那人,双腿齐断,嚎叫着躺在地上,翻滚两下,便没了动静。

      任长风速度不减,继续前冲,三把钢刀对着他迎面劈来。

      “开!”任长风双手握刀,横过头顶,硬是将?#37117;?#20303;,同时手臂猛的向上一扬,将三把钢刀弹开,?#22351;?#23545;方收刀,他的唐?#31471;?#21183;一扫,在三人的胸前各划出一条半尺长的口子。

      “哎呀!”三名大?#21644;?#21483;着连连倒退,趔趄?#35206;剑?#25684;倒在地,伤口虽然不深,不至于丧命,但也够他们失去战斗力的。

      任长风上来就连伤五人,其身手之犀利,让人无从招架。

      好厉害!站在轿车旁边的陈百成保镖队长守文泉看得真切,暗吃一惊,不过此时任长风已快到汽?#21040;?#21069;,容?#22351;?#20182;多想,守文泉抽出一把砍刀,直奔任长风冲去。

      到了任长风身侧,他无声无息,冷然就是?#22351;叮?#21050;向任长风的软肋。

      “长风,小心!”后面的李爽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出声提醒。

      当守文泉过来的时候,任长风就已经注意到了,他嘴角一挑,反手?#22351;叮?#23558;守文泉的砍到挡过,随后恶狠狠一脚,踢向守文泉的胸口。

      特?#30452;?#20986;身的守文泉也是相当?#35828;茫?#23588;其是近身格斗,有独特的地方。他身形侧偏,避开任长风的一脚,同时,手臂回收,将其腿漯夹住,那刀的手高高抬起,?#24613;?#21128;向任长风的脑袋。

      哼!任长风嘴角挑起,不慌不忙,单脚猛蹬地面,身子凌空倒翻,另只脚石火闪电的踢出,脚后跟正?#20197;?#23432;文泉的下巴上。

      “啊!”守文泉惊叫一声,身一后仰,倒退数?#21073;?#22841;住任长风的脚自然也松开。

      他揉揉火辣辣地下颚,嘴把左右动了动,目光幽深地看着任长风。

      “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说着话,任长风面带藐视的冷笑,抽刀上前,由下而上,反手挑出?#22351;丁?br/>
      守文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任长风战在一起。

      二人的打斗激烈,李爽不好插手,他正想着该怎么帮忙的时候,正好看到坐在?#36947;?#21521;自己这边张望的陈百成。

      不看到他还好点,看到陈百成,李爽的双远喷出火光,他嘴巴咧开,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手中的开山刀指向?#30340;?#30340;陈百成,‘嗷’的一嗓子,甩开两条小粗腿,身子向前躬着,猛冲过去。

      ?#25300;?#30340;妈呀!”看到象头野猪冲来似的李爽,陈百成向后一仰一头撞在另一侧的?#24471;?#19978;,?#25104;下?#26159;惊慌,颤声叫道:“上,快上!拦住他!不要让他过来!”

      其实,陈百成的身手也是相当不错的,但是和李爽比的话,却要差上一截,同时,他被突然杀到的谢文东弄蒙了,心里毫无斗志。

      听到陈百成的命令,他周围的保镖一?#20992;?#19978;,上前阻拦李爽。

      其中一人最快,冲到最前面,对着李爽的脑袋就是一?#20405;?#21128;。

      别看李爽身材肥胖,但打斗的时候异常灵?#26705;?#21069;冲的速度不减,身子只是微微晃动,轻易地避开对方的锋芒,?#22351;?#37027;人再砍第二刀,他已经到了那人的近前,臂膀重重地顶在那汉子的小腹上。

      “哎呀---”大?#21644;?#21483;,身子向后飞了出去,撞在后面一人的身上,双双摔成一团,咚的一声,两人撞在轿?#24471;?#19978;。

      “啊?”陈百成身子打个哆嗦,老脸变色。

      冲开保镖的堵截,李爽到了轿?#21040;?#21069;,大喝道:“陈百成,你给我滚出来!”说着话,他的开山刀劈在车窗上,哗啦啦,车窗粉碎,散落满地。

      “**!去你妈的!”陈百成躺在椅?#30001;希?#19968;脚将?#24471;?#29408;狠踢开。

      “咚!”弹开的?#24471;?#25758;到李爽的小?#20146;櫻?#21518;者身子倾?#20445;?#20498;退两步。

      陈百成乘机打开另一侧的?#24471;牛?#36830;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嘴里还不停的大叫道:“快杀他!快杀了他!”

      众保镖冲上前来,将李爽连同轿车一起围住,手中的片刀齐举,?#24613;?#21521;李爽?#25104;保?#27491;在这时,李爽突然咆哮:“啊-----”

      他声嘶力竭的一嗓子,把周围的保镖震傻了。他们一各个地呆站在那里,忘记了进攻,可李爽没有停,他猛的一脚,将?#24471;?#36386;落,随后拣起,抓住?#24471;?#20869;侧的把手。

      ?#20843;?#22312;吓唬人,杀了他!”保镖们回过神来,再次抡刀,只见寒光?#20102;福布?#25226;五把钢刀向李爽的脑袋砍来。

      李爽嘿嘿?#20013;Γ?#36523;形微蹲,手中的?#24471;?#21521;上举起,只听叮叮叮,五把钢刀都劈在?#24471;?#30340;铁皮上,火?#20405;泵啊?br/>
      “滚开!”李爽放下去?#24471;牛?#21478;只手的开山刀挥出。

      扑哧!一名保镖都未哼,便被李爽切开了胸膛。

      “啊?C!”众保镖再次发动了一抡齐砍,李爽故技重施,将?#24471;?#24403;成盾牌来用,倒是效果奇佳,让对方的乱刀无法近身。

      “陈百成,你还想往哪里泡?”在无数名保镖的簇拥下陈百成突然听到不远处一声嘶喊,扭头看去,只见谢文东站在他不远的地?#21073;?#25163;中还拎有一把明晃晃的银白色手枪。

      “撤!快撤!”陈百成对周围尖叫道。

      “啊——”这时,一名青年嚎叫这,斜刺里向谢文东冲去,同时双臂大张,作势要搂住他。

      等他到了自己近前,谢文东一脚踢开那青年的面门上,后者两眼翻白,当场晕倒。

      谢文东好不停歇,对着?#21482;?#36867;走的陈百成抬手就是三枪。

      别说他的枪法不怎么样,就算是换成五行兄弟,想穿过如同密集的人群打中其中的陈百成都非常困难。

      三声枪响,陈百成毛发未伤,倒是周围的保镖倒了两个。

      见他用上手枪,陈百成更不敢停留,在一干保镖的掩护上,向?#21644;?#36305;去。

      “陈、百、成!”陈百成跑出没两?#21073;?#24573;然身后又是一声怒喝,这个声音对他来说简直再熟悉不过了,是三眼!M的,连三眼都冲出来了,这下彻底完了,陈百成听到三眼的吼叫,跑得更快,什么手下的兄弟,现在他统统都顾不上,脑子里只想着自己该如何脱身。

      陈百成这一跑,下面的人员哪还愿意继续作?#21073;?#36319;在陈百成的身后飞奔,一各个使出了?#38405;?#30340;力气,只恨爸妈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

      数千人的大部队,真是应了一泻千里那句话,整条街道上,基本挤满了陈百成的手下。

      陈百成的一名保镖边跑边喘着粗气问道:“成哥,我?#31373;?#22312;去哪啊?”

      “离开DL!无论去哪,只要不再DL就好!”再陈百成看来,谢文东既?#22351;?#20102;DL,这里肯定到处都是文东会的人,自己滞留的每分每秒,都有生命危险。

      看到陈百成逃跑了,从大楼内冲杀出来的三眼提刀就要追,谢文东急声喝道:“张哥,不要追了!”

      “就这么放他跑了吗?”三眼眼眉竖立,两眼圆睁。

      这时候,谢文东才看清楚三眼的模样,只见他的衣服?#19979;?#26159;血迹,有些是干的,有些是湿的,在看?#25104;希?#19977;眼比他上一次看到时整整瘦了一大圈,额骨也凸出来,两眼通红,头发凌乱,满脸的憔悴,活脱脱是刚从难民营出来似的。再看他周围的手下,模样更是凄惨,不少人的身上都缠着绷带,衣服上到处是口子,许多伤口得?#22351;?#22788;理开始流脓,?#25104;?#34593;黄,嘴唇铁青,不难想象,他们这些天是这么度过来的。

      看到这里,谢文东眼圈一红,慢慢走到三眼近前,嘴角动了动,没有说什么,近前将他抱住。

      “东哥,陈百成跑……”三眼还想去追陈百成,可是话到一半,被谢文东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再他印象中,东哥还从来没有主动抱过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