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百零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一百零六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王维闻言一喜,不过谢文东接下的话有让他跌入谷底:“不过,我必须得给兄弟们一个交代!”说着,他抽出手枪,转头看向张龙,说道:“阿龙,王维是生是死,由你来决定吧!”说完,将手枪放在桌面,往张龙面前一推。

      王维的智谋和义气确实让谢文东很欣赏,不过他也是杀害刘桂新得凶手,若直接把他收下,恐怕会引起下面兄弟得不满,谢文东脑筋一转,聪明地把王维推给张龙来处理,以他和刘桂新的关系,无论怎么处置王维,别人都说不出来什么。

      张龙接过手枪,紧紧握在手里,由于力气过大,手指微微泛白,他深吸口气,走到王维近前,手臂抬起,枪口顶在王维的脑门。

      看到张龙处理自己,王维的心彻底凉了,他清楚刘桂新和张龙的私交深厚,后者肯定不会放过自己,今天,自己是在劫难逃了!想着,他两眼一闭,认命了。

      张龙手指按在扳机上,半响没有扣下去。他不是?#24213;櫻?#22823;?#20081;?#26126;白了谢文东的心意,如果谢文东真想处死王维,完全可以直接下令,何必让自己来决定那么麻烦?想来,东哥是想把此人留下,但又担心自己因此生出不满的情绪。张龙犹豫半响,枪口向下一移,随后,毅然扣动板机。

      “嘭!”张龙的一枪,没打在王维的脑门上,却打穿了他的肚皮。

      王维受了子弹的冲击力,仰面摔倒,双手捧着小腹,?#25104;?#29022;白,手指缝隙中都是鲜血,豆大的汗珠子顺面额直往下趟。

      张龙说道:“为了桂新,这一枪,我必须要打!”他这话,?#32874;?#26159;对王维所说,也像是对谢文东说的。他转回身,走到办公桌旁,恭恭敬敬将手枪还给谢文东。

      谢文东经验丰富,只看张龙打中的部位,就知道那不是致命伤。他接过手枪,微微点?#35828;?#22836;,对两旁的手下人说道:?#20843;?#29579;维去医院。”

      “是,东哥!”两名青年走出来,将王维抬起。

      “多谢。。。东哥的不杀之恩。。。”王维身体虚弱,强忍疼痛,?#38553;?#32493;续地说道。

      “不要谢我,要谢就谢阿龙手下留情吧!”谢文东特意将这份人情让给张龙,既?#27426;?#20154;以后要同在文东会共事,他不希望两人之间存有太深地恩怨。

      闻言,王维充满感激地看向张龙。

      张龙仰面,叹了口气,说道:“这?#25910;剩?#24182;没有完,如果以后你在敢对东哥存有异心,?#19968;?#26032;帐旧帐一起算,砍下你地脑袋!”

      王维点点头,嘴巴动了动,还想说话,但两眼突然翻白,脑袋一偏,昏死过去。这两名青年再?#22351;?#25601;,抬着王维急忙跑了出去。

      谢文东成功归降王维,又斩杀段磊,给陈百成造成难以估计地重创,短时间内无法?#25351;?#20803;气,谢文东也正好借这个机会进?#24515;?#37096;调整,另外,?#22336;?#20986;一部分人力去支援三眼。

      在谢文东看来,陈百成已经被逼到绝境。

      不过,当人真处于绝境的时候,?#21482;?#29190;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

      山口组对陈百成虽然失去了耐心和兴趣,但陈百成又拉上另外一个?#21487;劍?#37027;就是?#31361;?#24110;。

      走投无路的陈百成对?#31361;?#24110;许下重?#25285;?#21482;要后者能帮他打败谢文东,那么,他愿意和?#31361;?#24110;平分东北的黑道。这一点,对于?#31361;?#24110;来说,诱惑实在太大了。

      ?#31361;?#24110;是由俄罗斯黑帮战斧支持成立的,其人员大半为中国人,活动的地点也主要集中在中国东北。但由于与文东会的怨恨颇深,自文东会称霸东北以来,?#31361;?#24110;始?#31449;?#26080;定所,被迫的四处飘荡。现在,陈百成开出的条件,是?#31361;?#24110;梦寐以求的目标,他们无法拒绝。

      单凭?#31361;?#24110;的实力,即使肯帮助陈百成也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但它背后的战斧出面,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连日来,陈百成与战斧的高层频频联系,以?#20843;?#21482;是要钱,现在,他开始向战斧要人。

      经过对方的讨价还价,战斧最?#31449;?#23450;同意派出人手,但是人员的指挥不受陈百成控制,而是由战斧的人根据战况自行调动。当然,这并不完全让陈百成满意,不过,以他此时的现状来讲,能争取到这一点也算相当不错了。

      手里多出战斧这一支奇兵,陈百成的底气足了许多。

      过了几天,陈百成见文东会内风平浪静,只是整顿,丝毫没有前来进攻的意思,而三眼却在L省大开阔斧地抢占原本属于自己的地盘,老谋深算的陈百成已明白了谢文东的意图,他是在等,等解决完L省之后,让三眼来收?#30333;?#24049;。

      谢文东,你欺人太甚,也太看不起?#39029;?#30334;成了!陈百成当即与战斧取得联系,然后又联络?#31361;?#24110;,决定主动出击,先发制人。

      两天后,陈百成的手下试探性地出了分堂,在附近巡逻,没有遭到文东会的攻击,他们的胆子越大,巡逻的地点也越来越广。

      接到下面眼线传回的消息,谢文东颇感奇怪,不知道陈百成在打什么鬼主义,以他现在的?#38382;疲?#40863;缩在分堂防御都防不过来,怎么还敢主动出外巡视呢?他找来张研江和姜森,商议此事。

      张研江和姜森也觉得莫名其妙,前者狐疑道:“难道,陈百成?#21482;?#24471;了援军?”

      姜森摇头道:“应该不会!他的人力主要?#22270;?#20013;在分堂,地方势力十分弱小,对我们不构成威胁,这段时间,山口组似乎也对陈百成绝望,没有再派人员到东北。”

      张研江凝?#35745;?#21051;,疑道:“陈百成不会是自知?#22351;校?#35201;?#24613;?#36867;跑吧?派出人员,只是扰乱我们的视线!”

      对于这点,姜森倒是没考虑到,想了一下,他皱着眉头道:“有老刘的暗组在,陈百成想混出去,可没那么容?#20303;!?br/>
      听着他二人的讨论,谢文东在旁没有言语,虽然他不知道陈百成要干什么,但是,以他所了解陈百成的个性,后者一定是要有所行动。

      谢文东说道:“老森,这段时间让老刘盯紧一点,还有,提醒下面的兄弟加强防备,不要?#27426;?#26041;钻了空子。”

      姜森一楞,问道:“东哥,你担心陈百成会来进攻我们?”在他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陈百成手里就那么点人,要是打出来,无疑是以卵击石。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小心一点总是好的。”谢文东说道:“就算是条狗,把它逼急了,它也能回头咬两口,何况是陈百成呢!我们多提防些吧!”

      “好的,东哥!”姜森点头答应。

      在姜森看来,谢文东的顾虑是多余的,而事实证明,那是对的。

      两天后,深夜。

      陈百成首先派出那五百山口组的人员,前去谢文东所在的?#26412;?#28857;,?#24613;?#36827;行一场突然袭击,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谢文东。当然,陈百成并没有指望他们能真?#20667;?#35874;文东,在他眼中,这些山口组的人只是炮灰而已。

      他自己带上分堂内的大队人马,前去张龙防守的南据点。

      陈百成兵分两路,双箭齐发,计谋高明,倒是也让人防不胜防,只是,暗组的眼线太?#30475;螅?#24050;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山口组的人以及陈百成刚从分堂出来,暗组就将消息迅速地回报给谢文东。

      无论是真枪实弹的战斗,还是尔虞我诈的商战,情报都是至关重要的,对双方最终的胜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听闻消息后,谢文东立刻着手?#24613;福?#21521;另外三处据点发出情报的同时,又调派东西两据点?#38405;?#25454;点加以援助。

      当山口组那五百帮众赶到?#26412;?#28857;的时候,正撞在文东会的枪口上。

      表面上看,据点内安静异常,门口连守卫都没有,放手松懈。山口组的人哪能放过这个机会,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涌入据点之内。

      进来容易,可出去难。当他们全部进入据点之后,才发现自己钻入人?#20197;?#24050;设计好的圈套中,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四周突然窜出无数的文东会帮众,没有多余的废话,上来就打,双方展开一场你死?#19968;?#22823;混战。

      李爽和袁天仲一前一后,任长风和姜森一左一右,带领三千多的虎堂人员,对山口组人员?#22987;谢?#20043;势展开进攻。

      山口组人员虽然作战能力很强,但此时难以抵挡,被杀得七零八落,混战成一团。

      谢文东在战场外观察了一会,见山口组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攻,反观己方,士气如宏,攻势如潮,自知大局已定,他不再观望,带无行兄弟、格桑、以及龙虎队的部分精锐,转身走进?#30340;冢?#21069;去南据点。

      以陈百成的计划来看,山口组这些人只是用?#27425;?#24341;自己注意力的,真正的杀招,应该在南据点。

      不过,谢文东这次猜错了,陈百成并没有拿下南据点的意思,他去攻打南据点,其实也是虚招,为了吸引火力,他真正的目标就是谢文东。

      谢文东等人坐着五辆轿车和一辆面包?#25285;?#30452;奔南据点而去。当?#28902;?#36807;半时,对方突然杀出一支让谢文东意想?#22351;?#30340;奇兵。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