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的枪法让人无法恭维,但如此近的距离下,可是绝对不会失手的。

      那名警察的脑袋象破碎的西红柿,溅起?#22351;?#34880;光,人仰面倒在地上,手里还拿着没有拔完号码的手机。

      谁都没有想到,谢文东竟然在警局毫无忌惮的枪杀了一名警察,即使三眼和陈百成也同样没有想到。

      警察们看着躺在地上的同事,皆傻了眼,中年人更是面色苍白,双腿发软,他颤声说道:“谢……谢文东,你好大的胆子!”

      谢文东冷笑道:“局长先生,你的胆子更大,竟然敢抓政治部的人!”

      “你想造反?”中年人双手扶着办公桌,声失力竭的对手下众警察喊道:“你们还在等什么,把谢文东拷起来!”

      “是……是!”这时,众警察方如梦初醒,一各个端着枪,紧张的向谢文东围拢过来。

      ?#25300;?#30475;想造反的人是你!”谢文东对周围十数名真枪实弹的警察视而不见,拿出手机,拔打电话,接通后,简洁地说道:“带着你的兄弟给?#39029;?#36817;来,如果有阻挡者,杀无赦!”说完,他挂断电话,精光?#20102;?#30340;眼睛直视中年人。

      中年人被他看着浑身发毛,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在给谁打电话?这里可是警局,你想怎么样?”

      谢文东仰面轻笑,指了?#25340;巴猓?#36947;:“你为什么不亲自去看?#27425;?#31350;竟在给谁打电话呢?”

      中年人咽口吐沫,小心翼翼地转回头,透过窗户,向楼下望了望。他不看还好,这一看,身子一栽歪,差点趴在地上。

      只见警局大院内开进?#27492;?#36742;大型军用卡车,?#28044;?#36710;后斗跳出百于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一各个带着钢盔,肩挎AK式冲锋步枪。

      有两名看守大门的警察上?#25226;?#38382;盘查,却被士兵不由分说的打倒在地。

      “军……军队?”中年人脑袋嗡了一声,慢慢转回头,浑身无力的坐在椅?#30001;稀?br/>
      时间不长,走廊内传出阵阵脚步声,接着,士兵象潮水般涌了上来。

      走廊内许多警察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刚要上前搭话,被冲上前来的士兵用枪把打翻。

      军令如山倒。士兵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听?#30001;?#32423;的命令,下手?#22351;?#27809;留情面,顿时间,有十多名警察糊里糊涂的被打得满头是血,瘫软在地。

      谢文东听见走廊大乱,知道士兵来了,微微一笑,对中年人道:“局长先生,让你的手下放下枪!”

      中年人没有发话,但额头已流出冷汗。

      这时,一名军官在两名士兵的伴随下大步走近来,军官身材不高,却很敦实,肩章上一杠三个星,是上尉军衔。他分开众人,来到谢文东近前,双腿一并,站得?#25163;保?#24685;恭敬敬打个军礼。

      他的军衔比谢文东高一级,但身份不同,对谢文东十分尊敬。

      中年人和军官同处一县,当然认?#31471;?#24778;讶地问道:“黄连长,你这是干什么?”

      那军官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说道:“拉克申局长,不好意思,我是奉命行事,多有得罪,顺便奉劝你一句,按照谢中尉的意思做,让你的手下放下枪,不然,别?#27835;?#32763;脸不认人!”

      中年人惊讶地看着谢文东。他虽然听过政治部的名头,但接触太少,?#20113;?#32844;能并不了解,现在听完军官的话,心?#20889;?#24778;,暗道糟糕。他手指地上的尸体,大声说道:“黄连长,他可是刚刚杀了我的人。”

      军官用眼角瞥了一眼,冷声道:“如果再不让你的手下放下枪,拉克申局长,这里包括你在内,恐怕谁都走不了!”

      中年人气得直咬牙,警察和军队同是国家的拳头,但却是两个独立的部门,没有谁能要求谁该怎么做,他怒声问道:“黄连长,你有什么权利这样要求我?”

      军官无语,因为他确实没有这样的权利。他转头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一笑,道:“不服从政治部的命令,就是判国!”

      他一句话,让军官的腰板更直了,不再和中年人废话,对手下士兵命令道:“把他们的枪统统缴下来,如有抵抗,按判国罪论处!”

      按判国罪论处,那是可以就地枪决的。

      士兵们听完,一拥而上,有的抢警察手里的枪,有的是直接奔人去的。

      士兵里没有本地人,都是来自全国的五湖四海,对警察没什么好印象,平日里双方多有小摩擦,军车和警车抢道,吃亏的?#27426;?#26159;军方,军人若和警察发生冲突,吃亏的也?#27426;?#26159;军人,士兵早已看他们不顺眼,只是敢怒不?#24050;裕?#31169;下里发发牢骚,现在终于找到报复的机会,哪还会客气。

      缴枪时,对枪?#27426;?#20154;的士兵还算心肠不错,大多数士兵是即对枪又对人,把枪抢走后,顺便补上三拳两脚。

      士兵终日苦于训练,又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运足力气的拳脚,常人根本承受不起,顿时间,又有十数名警察?#22351;?#30251;倒在地,动弹?#22351;謾?br/>
      “住手!住手——”中年人看着自己手下一各个被士兵?#21495;罰?#27668;得满面通红,大声咆哮。

      可是,根本没有人听他的话。

      军官皱皱眉头,绕过办公桌,对着中年人的面门就是一脚。

      中年人哪想到他会突?#27426;?#33258;己动手,根本没做出反应,被结结实实踢个正着。他庞大的身躯轰?#22351;?#22320;,满面是血,趴在地上咳了两声,吐出一口血水,里面还有两颗森白的牙齿。

      军官跟着上前,提起脚,准备再狠揣他两下,他顿了一下,把抬起的腿?#22336;?#20102;回去,转头看谢文东。

      谢文东微微一笑,淡?#22351;?#28857;?#35828;?#22836;。

      军官再不犹豫,抡起皮鞋,左右开攻,劈头盖脸的踢了下去。

      他和下面的普通士兵一样,平时没少受警察局长的气,有了苦活累活,局长通过上面的领导找到他帮忙协助,处理好了,功劳是人家的,有了问题,就得由他自己来?#24120;?#30456;反,有了好事和甜头,肯定轮?#22351;?#20182;,缺少高级军官支持,在地方只能受窝?#31227;?#20170;天好不容易有政治部的人撑腰,哪还会给中年人留情面,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两条腿,不能踢个痛快。

      ?#22351;?#21322;分钟,中年人已满头是血,?#25104;?#21644;额头被皮鞋划出数条大口子,皮肉外翻。

      谢文东见差?#27426;?#20102;,抬手叫住军官。再打下去,他也怕把中年人打死,他还得留着对方?#22836;?#26446;爽呢!

      这时,其他警察的情况也和中年人差?#27426;啵?#19968;各个被打?#27809;?#36523;是伤,躺在地上,哼哼哑哑爬起不起来。

      谢文东环视一周,摇头而笑,漫步来到地上的中年人近前,低头看着他。

      中年人刚才的威风早飞到九霄云外,此时脑袋红肿得象猪头似的。谢文东随手将办公桌上的电话拿起来,往地上一扔,接着,蹲下身形,抓住中年人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拉起来,说道:“局长先生,我要看到我的兄弟,就是现在!”

      中年人半面腮帮子肿起好高,一只眼睛已经封瘊,他神志有些模糊,没听清谢文东说得是什么,言语不清,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们……你们敢打我,我是局长,在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我要去告你们,我要去自治区政府、去中央告你们……”

      谢文东无奈地摇摇头,对身旁的军官说道:“上尉,看起来,局长先生还没有弄清楚情况,你再帮他清醒一下吧!”

      军官皮笑肉不笑地嘿嘿说道:“这个简单!”他甩了甩腿,又要上前。

      看到眼前又出现军官那双漆黑铮亮的军勾皮鞋,中年人心有余悸的?#27426;噲拢?#31070;志果然清醒不少,他惊叫道:“别打了!别打了!谢文东,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谢文东悠?#22351;潰骸?#25918;人!”

      中年人迟疑一下,?#27425;?#36947;:“如果我不放呢?”

      谢文东哼笑一声,眯起眼睛,道:“只怕不仅你局长的官位保不住,即使你的性命,也未必能保全!我现在即使杀了你,也并不需要什么理由!”

      想起刚才谢文东枪?#26412;?#23519;的那一幕,中年人激灵灵打个冷战,心中长叹一声,拿起电话,狠声说道:“好!谢文东,我现在放人,不过这件事绝对不会这样算了的,会有人找上你?#21482;?#20844;道……”

      ?#22351;人?#35828;完,谢文东挥手一巴掌,把他下面的话打回到?#20146;?#37324;,他站起身,笑眯眯地说道:“局长先生,我警告你,不要再考验我的耐性,十分钟之内,我看?#22351;?#25105;的兄弟,我就先要你的命!”说完,啪的一声,他将手中枪拍在办公桌上。

      陈百成在旁一直在偷眼观望谢文东的表现,他希望谢文东从国外回来之后会有所改变,至少应该变得软一些,这样,他将除去心中的阴影,以后也能抓到更多的机会,可是,他失望了,经过那次变故,谢文东丝毫没有变化,甚至比以前更加可怕。看着此时的谢文东,他心里突然闪过一个词:无法无天!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