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冷笑一声,说道:“你最好祈祷来的不是安盟,不然,你的出境会变得很惨!”说着话,他对众人甩甩头道:“隐蔽起来,准备作战!”他心里也?#22351;祝?#22806;面的居室究竟如何,他当然不清楚。

      时间不长,七两军车快速驶来,冷眼看去,分不清是安人运的还是安盟的。眼看着军车越来越近,众人也变得紧张起来,一各个抓紧枪械,眼睛死死盯着汽车。

      吱嘎!数辆军车再众人不远的地方停下,?#24471;?#40784;开,从里面跳出二百余名士兵。暗中的谢文东看的清楚,士兵们手中的无奇是AK系列,当他看到帕非·马戈伊从?#36947;?#36208;出来,心中长长舒缓口气,他先是高喝一声:“马戈伊先生,我是谢文东!”

      听闻话音,士兵们齐刷刷向谢文东所在的方向望去,同时手中的枪也提了起来。

      帕非·马戈伊?#25104;?#19968;征,抬起手,示意众人不要紧张,然后,他疑声问道:“是谢先生吗?”

      这时,谢文东才?#21451;?#20307;后走出来。他很谨慎,毕竟此时是再战乱时期,人人都精神紧张,自己突然出去,搞不好会被误杀。

      看到他,帕非·马戈伊明?#36816;?#20102;口气,含笑上前,说道:“谢先生,你没事吧?电话里面你?#30340;?#34987;CIA追杀,究竟怎么回事?”

      “问他吧!”谢文东向安德森所在的方向弩弩嘴。帕非·马戈伊转头看去,只见安德森被袁天仲用软剑B着,慢慢从暗中走出来。

      “安德森先生?”帕非·马戈?#36742;?#35766;地张开嘴巴。身为外?#36824;?#38382;,他对这位CIA再安哥拉的负责?#35828;?#28982;也不陌生。

      此时,安德森不知道说什么好,?#25104;?#19968;会红,一会白,憋了好半响,他方说道:“误会!这……这都是一场误会!”说着,他求助看向谢文东。毕竟,他现在还不知道安?#35828;?#24213;有没有取得优势,能攻下罗安达,一旦没有成功,安哥拉还是由安人运执政,那CIA追杀谢文东这件事?#30431;侵?#36947;,将会对美国与安哥拉只见的关系影响甚大,他背负不起这个责任。

      他的眼神,谢文东看到了,只是没有理会,他再考虑,要不要讲出这件事,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最终还是决定就此作罢,说不如不说,万一罢事情闹到,最后将变得不可收拾,他可不想自己再?#36824;?#23478;牺牲一次。保险起见,还是不讲为妙。他点点头,轻描淡写地说道:“没错,这确实是场误会。”说着,他别有深意地看向安德森,意思是卖给他很大一个人情。

      听完谢文东的花,安德森再心里长长出口气,眼中充满感激地看着谢文东。

      帕非·马戈伊疑惑地看了看二人,不明白他俩究竟搞数名鬼。

      谢文东淡?#27426;?#31505;,转移话题,问道:“马戈伊先生,现在的战局如何了?”

      帕非·马戈?#21015;?#20102;口气,说道:“刚开始,我们很吃亏,但是由于援军的及时赶到,我们已经扭转了劣势,并控制助罗安达的局势。”

      “援军?”安德森眉毛拧个疙瘩,满面惊疑地问道:“什么援军?”

      “卡莫罗军阀!”帕非·马戈伊笑呵呵道。

      帕非·马戈伊所说的卡莫罗军阀是安哥拉境内的数大军阀之一,虽然不是**武装,但也绝不是支持政府军的,霸占扎?#28860;?#30465;,自立为王。

      安德森难以置信地问道:“卡莫罗军阀会参战?”如果他没有记错,领事罗笛克已经和卡莫罗打过招呼,?#30431;?#20445;持中立,并且给了他二百万美圆的酬金,当时他还满口答应了,怎么现在又派人来支援安人运了呢?

      帕非·马戈伊笑道:“这多亏谢先生啊!如果不是有谢先生带来大笔资金,我们也很难买通卡莫罗。”

      ?#30431;?#30340;!原来,卡莫罗又收了安人运的钱!安哥拉的?#21448;?#26524;然都靠不住!安德森在心里恨得直咬牙,不过?#25104;先?#19981;能表露出来,强颜欢笑地说道:“恭喜恭喜,既然卡莫罗派来支援军,看来今天安盟的进攻是不会达到目的了。”

      “呵呵!”帕非·马戈伊笑道:“也不能这么说,安盟这次筹集的人力很多,现在还没有退出城,交战依然很激烈。”

      谢文动在旁听得迷糊,不知道他二人所说的卡莫罗是什么人。他转头看向克里斯文,后者低声解释道:“卡莫罗是个大军阀,不归安人运政府的管制。”

      “哦!”谢文东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感觉安哥拉这个地方一切都很乱套,有是军阀又是反军,和七、八十年前的中国差?#27426;唷?br/>
      帕非·马戈伊和安德森的对话告一段落,他对谢文东说道:“谢先生,总理要见你,请你上?#34507;?”

      “好!”谢文东应了一声,走到安德森近前,幽幽说道:“我希望,今天的误会是最后一次发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安德森?#25104;?#38590;看,手捂着脖?#30001;?#30340;伤口,目光?#20102;覆欢ǎ?#27809;有说话。

      谢文东双目一眯,笑呵呵说道:“如果还有下一次,你的脑袋不会再保住,事情也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结素。”说完,转身向?#30340;?#36208;去。

      安德森?#25104;?#38590;看的低声说道:“你还有东西没有给我!”

      谢文东头也没回,说道:“明天来找我,你的东西,我自然会给你!”说完话,他已经坐进?#30340;凇?br/>
      袁天仲走过他的身旁,面带蔑视的冷笑,随手拍拍他的肩膀,噗笑一声,跟上谢文东,其他?#35828;?#20063;?#36861;着?#20102;过去。

      坐到车上,谢文东拿出手机,给任长风打去电话,询问他们的情况。任长风回答的干脆低落,道:“没事!”

      谢文东放下心来,挂?#31995;?#35805;之后,身子向后一仰,低低地嘘了口气。

      费尔南多这时候要找自己,他基本已猜到对方的目的,十之**就是要钱,不过现在,他有了与费尔南多讨价还价的方向,珠宝买卖很赚钱,钻石也很昂贵的嘛。

      想到钻石,他眼睛突然一瞪,接着?#32622;?#32541;起来,从中闪出浓浓的?#34987;?br/>
      他把手伸到车窗外,向袁天仲招了招手。后者急忙走上前,疑问道:“东哥,什么事?”

      “长风他们?#26032;?#28902;,你立刻带人赶回酒店!”说着,谢文东将声音压到最?#20572;?#21448;道:“把那几名特工都带上。”

      “是!”袁天仲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见谢文东的眼神?#27426;?#21170;,没敢多问,答应一声,便转身走卡了。

      坐在一旁的帕非·马戈伊满面疑惑,问道:“谢先生,出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谢文东笑眯眯说道:“我的朋友遇到一点小麻?#22330;!?br/>
      “你朋友在哪里?我派人过去吧!”帕非·马戈伊说道。

      “不用!只是小问题,我已经安排手下的兄弟去解决了。”谢文东含笑道。

      “哦!”帕非·马戈伊答应一声,也没有多想。

      去往总理府邸的途中,谢文东?#37027;?#32473;任长风发出一条短信,杀掉安哥拉的特工,全部!

      在密集的枪声中,军车开进总理府。

      见到费尔南多之后,老者十人热情的走上前来,与谢文东握了握手,然后握住他的手不放,拉着他并肩坐到沙发上。

      谢文东暗皱眉头,或许因为肤色的关系,他总感觉黑人很脏,不想和他们有亲密的接触,无论对方的身份如何。他手臂用力,看似随意的把手抽出来,然后掏出香烟,问道:?#30333;?#29702;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呵呵!”费尔南多先是笑了笑,说道:“我是特意对谢先生表示感?#22351;摹?#20170;天安盟的偷袭很猛烈,也很突然,如果不是有谢先生带来的资金,我们恐?#20081;?#34987;安盟的匪军打出罗安达了。”

      谢文东笑了笑,摇头说道:?#30333;?#29702;先生太客气了,我相信贵军的实力,当然,也同样相信总理先生的能力。”

      费尔南多哈哈而笑,停顿片刻,他说道:“这次,为了应付安盟的进攻,政府花费比较大的开?#30465;ぁぁぁぁぁぁ?br/>
      谢文东已经听帕非·马戈伊说过,安人运花钱请来大军阀的援军,成为转败为胜的关键。他不露声色的点点头,表示理解。

      费尔南多继续说道:“再?#30001;?#20197;前购买的军火以及新增的兵力,谢文东带来的那一亿美金?#19981;?#30340;差?#27426;?#20102;,无法也应付以后的开销,所以,呵呵······”

      下面的?#20843;?#28982;没有说出口,不够,他按张布满笑容的大黑脸已表明了一?#23567;?br/>
      谢文东明知顾的说道:?#30333;?#29702;先生是希望我继续提供援助?”

      费尔南多笑道:“是的!希望谢先生能再帮我们一次。”

      谢文东现在看明白了,安人运根本就是个无底洞,无论投在他们身上多少钱,他们都不会知足。尤其是这位总理费尔南多,一边说自?#22909;?#38065;,一边又不停在府邸大摆奢华的酒会,十足一?#26263;?#26080;厌的小人。心里这么想,他当然不会表露在?#25104;希?#20309;况,这钱又不是他自己出,而是慷国家之慨。他点头道:?#30333;手?#36149;府没有问题,我甚至还可以向你们提供一亿美金的援助。”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