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五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五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高航正色说到:“我希望谢上尉回到?#26412;?#20043;后,能向袁部长表明我们广州驻军的立场!”

      身为地区的首长,高航对中英高层的?#38382;?#20063;是时刻关注,他能感觉到此事会直接引发军委的大变动。

      杜天杨下台,基本上是已内定好了的事,只不过会拖上一阵子。但经过这次的?#24405;?#21482;怕时间会大大提前,连带着,杜天杨在各军区的心腹要员也会随之进?#20889;?#25442;血,大调动,他不希望自己是其中的一个,毕竟,他在广州的生活很安逸,部队下属的企业多,规模大,效益高,其中更是能捞到数之不尽的好处。

      中国的官场黑,却没有部队黑,官场的**,归根结底就是起源于军队。早年,军方的高官复员,大批进入各地的政府机构,也直接把贪污、受贿?#35748;?#35937;带进了各机关部门。

      谢文东看看高航,幽?#30007;?#20102;。他看看手表,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显然高航今晚也是一夜?#27492;?#20182;说道:“和平时期,没有任?#23561;?#25253;的情况下,高中将把部队大批驻进市区,并对部分区域实行宵禁,你的立场让我怎么替你表明?”

      高航心中一颤,别看谢文东年纪不大,确实中央政治部的红人,而政治部又是可以与中央领导直接对话的,政治部的态度,有可能决定中央的态度。他急忙解释道:“无论我的级别高低,我毕竟是军人,上级的命令,我必须要服从。”

      谢文东笑眯眯道:“如果上?#24230;?#20320;带兵造返,你是不是也要服从啊?”

      他随口的一句话,却让高航?#25104;?#22823;变,张口结舌的看着谢文东说不出话来。

      谢文东继续说到:“军队是最敏感的机构,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我现在以政治部上尉的身份,?#22351;?#19981;提醒高中将一句,这一次,你的麻烦会很大!”

      高?#25509;?#27809;?#26032;?#28902;,谢文东哪里知道,这么说,完全是他信口开河,主要为了镇住对方。

      可是高航却不这样认为,细细一想,冷汗流了出来。

      此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真要是被人借题发挥,别说自己不能再继续留在广州,中将的级别能不能保的住都是个问题。

      他现在后悔了,后悔自己不应该听杜天扬的命令,草率的将一个团的军?#28044;?#36827;市区。现在闹的满城风雨,惊动了中央,再想收手,已然来不及了。他深深吸了口气,面色疑重,沉声说道:“军人虽然是要无条件服从命令,但我也明?#23376;?#25152;为,有所不为,领兵叛乱的事情,我.....绝对做不出来。”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看看高航紧张的样子,谢文东心中暗笑,真应了那句话,官职越高,胆子就越小。

      “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忠于中央的!”高航坐不住了,腾的站气身,瞪大眼睛,直视谢文东,一?#24544;欢?#30340;说道。

      谢文东耳耳肩,笑道:“这些话,高中将不应该向我解释,而应该对中央说,即使我相信你,但中央?#27425;?#24517;会如此。”

      谢文东翘着二郎腿,淡然一吓,并未说话。

      高航腆着老脸,又道:”如果谢上尉肯帮忙,我将会十分感谢你的.”说着,他拉天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支深红色的木盒,向前一推,递到谢文东近前,说道:”?#22351;?#24515;意,不呈敬意.”

      谢文东挑起眉毛,看了看木盒,含笑接过,打开,里面是一支古香色的原始手枪,看所代,应该是七.八世纪的产物,纯手工制造,枪体?#24335;?#40644;色,雕刻有精致的花纹,简洁但不失华丽,十分漂亮.

      站于一旁的上尉暗吃一惊,这把古枪虽然是别人送给中将的,但也十分喜欢,时常拿出来?#37070;?#25226;玩,爱不释手,现在竟然肯转送给谢文东,看起来,事态变得?#29616;?#20102;.

      谢文东对这类东西毫无感觉,也不喜欢,但他很识货,知道这类的古枪价值肯定不菲.

      他看过之后,将?#20146;?#21512;上,往回一推,说道:”高中将的心意我领了,东西请你收回去,另外,?#19968;?#26367;高中将向袁部长说明情况的.”

      高航听后大喜过望,再站起身,握住谢文东的手,笑道:”我真是不知道该怎样感激上尉……”

      “呵呵!”谢文东轻笑道:”也许,以后我也?#34892;?#35201;高中将帮忙的地方,到时,高中将可不要嫌我麻烦啊!”

      “谢上尉说得哪里话,心后你在广州遇到因难,尽管来找我!”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

      他不是傻子,自已此时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真把这个高航逼极了,自已恐?#20081;形?#38505;,还不如卖给他个顺水人情,反正自已也没什?#27492;?#22833;.

      与高航谈完之后,军方对谢文东的态度更新尊敬,把他连同他身边的人一齐请进指挥部内的待客宾馆休息.

      谢文东找到广州驻军的指挥部为避难场所,对青帮来说,无疑是个噩耗.

      现在再想杀掉谢文东,基本上没有可能,不过,他们?#37096;?#34385;不了那么多,山口组的进攻已?#20204;?#24110;难已应付.

      老大被刺伤,这在山口组还属首例,等于在他们的?#25104;?#29408;很打了一巴掌,如果毫无表示的默然返回日本,山口组在国际上的声誉都会受到影响。

      为了在中国获得利益,虽然山口组一直都想拉拢青帮,希望与之进攻合作,但这次的意外,使双方的关系彻底破裂。

      山口组动用了在广州的所有能动用的力量,对青帮分部展开近乎于疯狂的进攻,参与人员皆为山口组最精锐的帮众,即使铁疑带着大批人手返回,想短时间打退他们也很难。

      山口组不要命,但青帮可不想与它们消?#27169;?#22312;与南北洪门两大帮派的对峙中,乙方经不起任何无所谓的损失。

      韩非首?#35748;?#21040;军方,让军方过来支援,打击山口组的人员。可是,军方根本不听他的话,让他们先联系警方,只有警方同意,并向军方提出申请,他们才会插手此事。

      韩非听完这个回复,气得?#34507;?#39554;娘,他电话直接打开高航,让他抽调围困南洪门的兵力过来援救自己。

      高航自身都处于风雨飘摇中,哪还会管他,直接说道:“打黑是警方的事,你去找警方解决,对了,进入市区的军队我要马上撤回,以后你也不要再打电话给我,我们之间的联系到此为止!”说完,他立刻将电话挂断。

      “玛的!混蛋!”韩非破口而骂,但是骂解决不了问题!随后,他又给市局长打去电话,寻求警方的帮助。

      若是在以前,警局局长定然会帮韩非的忙,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杜天杨下台了,军方不会再对韩非给予支持,警方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站在他那一边。

      局长推三阻?#27169;?#27809;?#26032;?#19978;表态,只是让他再等等。随后,市局长给向问天打去电话,询问他的意见。

      现在,警方已回到起点,又倾向于南洪门。

      得知青帮在遭受山口组的围供,向问天沉默良久,然后?#25509;?#24189;说道:“按照你们的正常程序去办吧!”

      市局长听完,松了口气,连声赞叹向问天的气度与胸?#24120;?#25346;段电话后,局长立刻召集手下,前去青帮分布镇压冲突。

      随着警方的插手,山口组人员做鸟兽散,全部退走。

      不过,他们给青帮造成的损失已足够巨大,单单是人员上的?#36865;?#23601;将近两百号,赶上围供谢文东事所付出的代价,青帮在人力上开始告急。

      清晨六点,驻进市区的部队大批撤回到位于?#32426;?#30340;营地,?#38405;?#27946;门的封锁宣告结束。

      相隔时间不长,香港洪门的人力首先进入广州,中午时,北洪门的势力也大批涌来,对青帮呈围供之势。

      对方来势凶猛,损兵折将的青帮再无力与之抗衡,除了眼线之外,帮中全体人员皆退回分部进行防守。

      青帮占了大半个晚上的优势,结果因为山口组的横空插手,而变得全面?#27426;?#36825;是韩非当初始?#21916;?#21450;的。

      己方已控制住局势,谢文东也可以放心大胆地从驻军指挥部里出来。他丝毫没有要走得意思,首先联系向问天,商议对青帮分部给予致命一击,将其彻底赶出广州。

      谢文东的意思,无疑正合南洪门的心意,留青帮在广州,对他们始终是个巨大的威胁。

      北洪门,南洪门,香港洪门,三个帮派,兵和一处,将打一家,吹响了对青帮猛?#22812;?#20987;的号角。

      青帮分部,帮主办公?#25671;?br/>
      韩?#20146;?#22312;椅?#30001;希纪放?#25104;了个疙瘩。

      铁疑,彭真,魏东东等主要干部也都是愁眉不展,一个个?#25104;?#38452;沉。

      办公室里静?#37027;?#30340;,气氛?#25346;?#30340;让人感觉快要窒息。

      最终还是魏东东最先开口,打破沉寂,说道:“韩大哥,我想你还是先撤离广州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