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一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和东?#22351;?#20851;系有多熟,罗明义不知道,不过只要有一线希望,还是要试一下的。

      袁华没有说话,背着手,目光在众人?#25104;?#25195;来扫去,最后落在谢文东身上。

      袁华也有自己的顾虑,谢文东在政治部的身份极为特殊,现在又收购了安哥拉国家银行的股份,更变成不可或缺的一个人,让他去冒险,袁华也得考虑究竟值不值得。?#35760;?#24819;后,沉默半晌,最终他还是点点头,说道:“?#20882;桑?#25991;东,你去和东突份子谈,不过务必要小心!”

      “没问题!”谢文东点头而笑。

      见袁华点头同意了,罗明义松了口起,急忙给手下人员使眼色。

      安全局的特工一拥而上,将谢文东围在当中,七手八脚在他身?#19979;?#25720;乱碰。

      谢文东皱起眉头,将周围人推开,充满疑问地看向罗明义。疑问道:“罗局长这是做什么?”

      罗明义正色说道:“对方是恐怖份子,是亡命之徒,为了你的安全,我们必须得了解你在里面时的情况。”说着,他向手下人员扬扬头,说道:?#20843;?#20204;会在你身上安装窃听器,以及定位装置,真到迫?#22351;?#20197;要交战的时候,不至于把你误伤。”

      谢文东?#30446;?#21516;意他们在自己身上放这些东西,他转头想袁华说道:“袁部长,对方都是经验丰?#22351;目?#24598;份子,又是如此危机的时刻,肯定异常小心,一旦发?#27835;?#36523;上带有这些东西,?#22351;?#20445;护不了我,而且只回让我死得很快!你?#30340;兀?#34945;部长?”

      “恩!”袁华重重地点下头,对罗明义说道:“文东说得有道理,你派出去的人已经被抓了,我不希望我的人也跟着出事。”

      罗明义老脸一红,苦笑两声,向下面人挥绘手,示意他们都退下。

      安全局的人?#35828;?#24038;右,袁华对谢文东低声说道:“东突匪徒非比常人,你务必要小心,随机应变,如果情况?#27426;裕?#20197;保住自己的性命优先!”

      “我明白,袁部长!”谢文东故意装出一副表情凝重的样子,颇?#23567;?#39118;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味道。

      为了配合谢文东的行动,街道上的士兵全部撤下,隐于暗处,谢文东轻装上阵,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枪械,一步步向东突份子隐藏的小土楼走去。

      五?#23567;?#34945;天仲等人见状,纷?#29366;映道?#36208;出来,他们虽然不知道谢文东要干什么,但只看眼前的阵势,心中也猜出个大概。即使格桑也感觉到不正常,看着谢文东越走越远的背影,喃喃说道:“东哥不是要直接去找东?#22351;目?#24598;份子吧?”

      五行?#20540;?#20197;及袁天仲闻言,眉头皆皱成个疙瘩,他们想跟谢文东上前,可是没跑?#35206;劍?#20415;被数名受持枪械的士兵拦住。

      谢文东有政治部的身份,而他们没有,能跟谢文东进入封锁区已算不错,此时后者不在他们身边,再难跨前一步。

      且说谢文东,越接近小土楼,越能感觉到浓重的杀气,他偷眼向四周瞧了瞧,在土楼周围的暗处,不知埋伏了多少特工以及特种部队,无数的枪口对准着土楼,但场上却静?#37027;?#30340;,静的出奇,静得压抑,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似的,空气凝重,近乎于凝固,紧张的气氛让人喘不上气来。

      谢文东深深吸了口气,将紧张的神经松弛下来,直到现在,他还在考虑,究竟要如何把这几名东突份子弄出去,无论如?#21361;?#37117;不能让他们落入军方手?#23567;?br/>
      “站住!”

      就在谢文东距离小土楼还有十几?#33258;?#30340;距离时,土楼里传出一声断喝。

      谢文东停住身?#21361;?#24930;慢眯眼睛,满面从容,震声说道:“我是谢文东!”

      他说完话,土楼内寂静下来。足足过了三,四?#31181;櫻?#37324;面才传出话音:“进来!”

      虽?#27426;?#26041;的话依然生硬,但语气却缓和多了。

      谢文东大步走了过去,来到门前,?#22351;?#20280;手去拉,门自动打开,门缝里探出一支黑洞洞的枪口。谢文东慢慢抬起手臂,柔和说道:“不用担心,我身上没?#20889;?#27494;器!”说完,又瞄了瞄左右,压低声音又道:“?#20540;?#25918;心,我是来帮助你们的。”“快过来!”里面传出急迫的话音。

      谢文东闪身钻进房门内,还?#22351;?#30475;清楚里面的情况,只听身后咣当一声,房门?#30452;?#20851;死。这时,他定睛细看,只见自己身后以及前方的楼道里站有三名彪型大汉,手中皆端有AK系列的半自动步枪,身上的衣着各异,脸人皆蒙有黑布。

      ?#22351;?#23545;方说话,谢文东放下手,沉声说道:“我要见你们的首领!“

      三名大?#21512;?#20114;看看,没有人答话,三把步枪,依?#27426;?#20934;谢文东的要害。

      这时楼道里端又走出来一位大汉,到了谢文东近前,上下打量

      他一番,随后,将?#25104;?#30340;黑巾拉下,露出一张粗野狂放的脸孔,他看着谢文东,嘴角一挑,幽幽而笑,说道:“谢先生,久仰你的大名了!我?#24418;?#23572;德。“

      谢文东没有见过此人,他淡?#22351;?#24212;了一声,证据中充满不满,质问道:“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暴?#35835;?#34892;迹?“

      “唉!”乌尔德叹了口气,说道:“我们低估了中国特工的情报网!”东突份子虽然是新疆人,但却认为新疆是独立的维吾尔国家,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他伸出手来,说道:“谢先生里面请!”

      此时,谢文东和东?#22351;?#20851;系确实起到了作用,乌尔?#20081;?#24182;不把谢文东当成敌人来看待。

      谢文东?#34507;?#25671;头,随着乌尔德等人上了二楼。由于窗户都已?#27426;?#27515;,二楼得光线也十?#21482;?#26263;,跟着乌尔德走近一个房间,里面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位四十多岁的年?#20572;?#31359;着西装,蹲跪在地,另外一名黑巾蒙面的大汉站在一旁,?#20204;?#36924;着他。

      目光打量房间的布置,很快,谢文东便在房间的的角落里发现一只?#23601;?#31665;子,大概有一米多长,箱?#21069;?#24320;,透过缝隙,能看到里面微微?#20102;?#30340;金属光泽。谢文东猜测,这可能是安全局所谓的什么小型?#35828;?br/>
      他转回身,直视乌尔德,问道:“你们真把?#35828;?#24102;到?#26412;?#20102;?我听阿迪力说,?#35828;?#26159;子乌虚有的,实际上只是一颗普通的炸弹!”

      “你?”听完谢文东的话,那名蹲在地上的中年人两眼瞪得滚圆,惊讶地看着谢文东,伸手指着他想要质问,结果话刚出口气,谢文东抡起一脚,重重踢在他的脑袋上,后者吭哧一声,横着飞了出去,爬在地上,身子直抽搐。

      乌尔德瞄了一眼?#20405;心?#20154;,耸肩而笑,他点点头,说道:?#23433;?#19981;是没有?#35828;?#20294;?#35828;?#26159;假的。”说着,他指?#30422;?#35282;处的箱子,说道:“本来,我打算用这颗假?#35828;?#23041;胁?#26412;?#25919;府对一些?#34385;?#20570;出让步,没有想到,我们刚到?#26412;?#23601;?#35805;?#20840;区的特工发现了。”

      妈的!谢文东在心里暗骂一声,阿迪力可不是这么告诉自己。他苦笑道:“阿迪力告诉我,你们是为了一些个人的恩怨。”

      “哦,也可以这么讲吧!”乌尔德的汉语和阿迪力一样糟糕,语调非常生硬,谢文东要仔细?#27835;?#20182;的话才能听懂。

      顿了一下,乌尔德又问道:“是阿迪力找谢先生来的吧!”

      谢文东面无表情的恩了一声。

      乌尔德叹息道:“其实我已经告诉阿迪力,这件事不必要麻烦谢先生的,大不了,我就和外面那些狗士兵同归于尽!”

      谢文东暗哼一声,新疆人原来也懂得说些虚情假意的狗屁话!他直接?#35828;?#22320;问道:“你想我怎么救你?”

      乌尔德嘿嘿一笑,说道:“外面都是士兵和阻击手,冲出去的可能没有,不过谢先生在中国政府是比?#29616;?#35201;的人物,你假装做我们的人质,掩护我们逃走。”

      谢文东眯缝起眼睛,?#27425;?#36947;:“你认为这样做,成功的希望有几成?”

      乌尔德?#35835;算叮?#35828;道:“应该有五成左右吧!”

      “五成左右!”谢文东仰起头,柔声说道:“如此来说,你们还是有被抓住的可能!”

      以为谢文东在胆子自己的安全,乌尔德苦笑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出去是死,不出去也是死,还不如拼一下,或许能有一线生机!”

      生机?谢文东听完这话,心中杀机顿起。东?#22351;?#20129;命之徒能?#26263;?#36215;险,而自己却不能,东突份子只是一?#21644;?#32592;,而自己却是瓷器,瓦罐要撞墙,却要拉上瓷器,简直是笑话。

      救走他们,基本没有可能,那么,让你们闭嘴,还有另外一个办法,死人总不会开口说话的嘛!想到这里,他?#25104;下?#24930;露出笑容。

      背着手,谢文东在房间里来缓缓徘徊,目光落到那名躺在地上的中年人身上时,他?#25104;?#31934;光?#20102;福?#23545;乌尔德说道:“你的办法,可以一试,不过,他用手指了指中年人,说道:“先把他干掉,他听到的?#34385;?#22826;多了。”

      乌尔德一怔,随口咧嘴而笑,点点头,端枪走到中年人近前,枪口顶住其后脑。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