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此时也看清楚了女郎的模样,白皙的面颊,精巧的五官,浓浓的眉毛,睫毛倔强的高高翘起。

      原来是她!谢文东认识这个女郎,上次他被天狼帮的杀手追杀,恰巧逃到她的家里,后来洪武集团招聘新人,她当时也是应聘者之一,谢文东通过她的简介知道她叫张海欣。想?#22351;?#22914;此巧合,这次是在洪武大厦里第二次碰上她了。

      “原来又是你?!”张海欣又惊又喜,抱着厚厚的文件站起身,笑道:“你还记得我吗?”

      谢文东想装糊涂,可是实在装不出来,他呵呵地笑了笑,说道:?#26263;?#28982;记得,你叫张海欣嘛!”

      张海欣先是一愣,奇怪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的,可很快她就想起来了,上次遇到他时,自己报过姓名,可是当时他却象有急事似的,什么也没说,便飞快的走开了。她笑道:“上?#25991;?#36824;没告诉我你叫什么,现在可以说了吧?!”

      谢文东叹了口气,说道:“我的名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为什么?”张海欣奇怪地问道。

      挠挠头发,谢文东干笑道:?#30333;?#20043;,?#20063;?#24076;望你?#24039;下?#28902;。”

      “难道……”张海欣小心翼翼地向左右瞧了瞧,凑近谢文东,紧张西西地低声说道:“你……你真的是逃犯?”

      噗!谢文东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咽到。

      他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姓名,是因为他的仇家太多,而且都不是好惹的?#24039;?#33267;少?#20113;?#36890;人来讲都不好惹,张海欣一旦传出去认识自?#28023;?#24456;可能会遇到种种的危险和不测,这是谢文东最不想看到的。

      他在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所,顺着张海欣的话,故作神秘地说道:“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告诉别人。”

      “可是你上次?#30340;?#20063;在这里工作的……”

      张海欣说话时,数名身穿大厦制服的清洁人员提着水桶、?#21916;?#31561;工具走了过来。

      谢文东是背对着他们,通过电梯大门钢板的反光,他无意中将那几名保洁人员扫了一眼。

      几人的模样都很普通,黑黑瘦瘦的,年岁都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谢文东觉得这几个很眼熟,当然,这本没什么,大厦里的清洁工他基本都见过,觉得眼熟也是很正常的。若是换成旁人,根本不会再去多想什么,可谢文东却感觉有点?#27426;?#21170;。

      暗中他又仔细打量几人一遍,脑中灵光一闪,猛然吸了口冷气,暗中惊道:原来是他们!

      谢文东头脑精明,聪慧过人,被他仔细看过的人基本都能牢记在脑海里,数日前阮志程找上门时,带来十数人手下,谢文东当时只是草草的扫?#22235;?#20123;人一眼,但还是将他们的模样一一记下,而现在

      这几名清洁工里,其中有两人正是那天阮志程带去的手下之一。

      该死的,是天狼帮的杀手!阮志程果然没?#27427;?#24320;T市。谢文东急忙低下头,让对方看不见自己的模样,同时伸出手来。一把将身旁的张海欣肩膀搂住,亲密的样子好像恋人似的。

      张海欣被他突?#22351;?#20030;动吓了一跳,小嘴大张,刚要说话。谢文东低低的嘘了一声:“不要说话。”

      “怎…怎么回事?”张海欣的神经紧张起来,不自?#22351;?#21521;四周望望,疑问道:“是…是警察来了吗?”

      谢文东没?#20889;?#35805;,只是轻轻的笑了笑。他眼角的余光一直注视着前方的电梯钢板,看着自己身后的那几名清洁人员越走越近,他的心渐渐紧缩,另只手下意识的慢慢提了起来,放在腰间,在衣下,藏有他那把亮银色的手枪。

      这几名清洁工模样的青年站在谢文东和张海欣的身后,神态自若,轻松的嘻嘻哈哈低声说笑,时而看看左右,时而抬头看看电梯顶端的显示灯,如果单从外表看,很难相信他们呢回事越南黑帮的杀手。

      谢文东低垂脑袋,目光瞄向身后,刚好看到对方手中提着的水桶,水桶里没有水,插着数只拖把,桶口处塞着毛巾,若仔细看,可从毛巾的缝隙里看到里面黑漆漆的枪械。

      看清楚这一点,谢文东更?#28044;隙ǎ?#36825;些人果然是天狼帮的杀手!他们好大的胆子,竟然在光天化日下混进洪武大厦里图谋不轨。

      谢文东的双眼微微眯缝着,长长的刘海遮住他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

      他在打量对方,而对方也在?#34507;?#25171;量他喝张海欣,不过并未从他二人身上发现什么,感觉和普通的情侣没有什么两样。

      时间不长,电梯到了。电梯门打开。谢文东不便说话,担心杀手认出自己的声音,他手中加力,搂着张海欣走进电梯里。

      张海欣并不知道这些清洁工都是杀人不眨眼的职业杀手,反而把他们当成了警察的便衣,她的呼吸有些急促,不是她害怕,二十感觉既紧张又刺激,同时又有些担?#30007;?#25991;东,?#26377;?#37324;来讲,她并不认为谢文东是坏人,更不希望他被警察抓住。

      他二人进入电梯,那几名清洁工跟了进来。按下顶楼,然后正?#24613;?#20851;门,外面突然传来?#21543;??#26263;?#19968;下!等一会!”

      在电梯门关闭的?#24067;洌?#20174;外面伸进来一只大黑手,将?#19979;?#30340;电梯门挡开,谢文东,张海欣,以及那几名清洁工的心同是一震,挑目看向来人。

      来者二十六七岁的样子,身穿保安制服,长得肥头大耳,膀大腰圆,一张黑黝黝的大圆脸带着憨厚的笑容。

      进入电梯之后,他不好意思地向众?#35828;懔说?#22836;。按下十楼,然后将电梯门关上。

      这保安看了看那几名清洁工模样的青年,打招呼道:“刚上班啊?!”

      保安可以说是清洁工的顶头上司,大厦的清洁工作是由保安来督?#35760;?#27905;人员去做,最后也是由他们来负责检查是否合格。

      那几名清洁工礼貌性的向他笑了笑,但并未说话。

      保安挑起眉毛,好奇地打量他们几人。平时,清洁工见了保安,都会主动上前客气地打招呼的,今天倒好,自?#21512;?#24320;口,他们几个还露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他将几人打量了一遍,揉揉下巴,说道:“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们?”

      几名清洁工闻言,?#25104;?#21516;是一变,拎水桶的那名青年放下手,慢慢伸进水桶里。

      保安没察觉出什么,可后面的谢文东?#21040;?#19968;声糟糕,看起来保安的话引起了杀手的疑?#27169;?#21487;能要杀人灭口了。既然要杀人,他们当然不会只杀保安一人,自己和张海欣也会跟着遭殃。想到这里,谢文东的手不留痕迹地伸到衣下,紧紧抓住枪把。

      “啊,这位大哥,我们是新来的。”一名年岁稍长一些的清洁工急忙答道,同时向自己的同伴连使眼色。

      他的?#22351;?#24618;怪的,让人听后很不束缚。不过那名保安也没往心里去,清洁工本来就是外地人多一些,天南地北哪的都有,说话的口音也各异。

      保安点点头,小声?#27905;?#30528;:“老刘怎么搞的,新来这么多人怎么不打声招呼呢……”

      他自......言自语地?#27905;?#30528;,又看向清洁工身后的谢文东和张海欣。

      当保安的眼光落在谢文东少年上时,身子明显震了一下,他是洪武大厦的老保安,曾经看过谢文东数次,此时,谢文东虽?#22351;?#19979;头,看不清楚他的相貌,但只看他那身独特的衣装,还有那清瘦中等的身?#27169;?#20445;安的两只眼睛差点鼓出来。

      他难以置信地揉揉眼睛,又把谢文东打量一遍,随后艰难地咽口吐沫,挤上前去,激动得声音直颤,道:“东……东哥,你……你怎么坐这部电梯?”

      谢文东以及北洪门的主要干部平时都坐专用电梯?#19979;?#19979;楼,普通电梯里是很难见到他们的身影,尤其是向来低调的谢文东。

      听到保安叫自己东哥,谢文东暗道一声糟了!

      果然!保安的一声东哥,让那几名清洁工皆?#25104;?#22823;变,齐刷刷的转回身,眼中?#34987;?#39039;现,直视谢文东。

      此时,时间仿佛停顿一般。电梯里突然变的异常安静,只剩下人们的呼哧呼哧喘息急促的声音。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长,也仿佛只过了?#22351;?#19968;秒钟,电梯突然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响。

      嘭!

      巨大的声音?#24067;?#23558;电梯内的宁静撕个粉碎。那名拎水的清洁工慷跄着倒退?#35762;劍?#36523;体靠着电梯壁面,慢慢的滑倒在地。在他胸前,多出一个血窟窿,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了出来。

      再看谢文东,小腹处多出一个拇指大的窟窿,淡淡的青烟正?#28044;?#31423;里冒出。

      刚才这一枪是他开的。由于他太仓促,枪还在衣服底下没有来?#30473;?#25300;出。

      哗啦————清洁工倒地的同时,他拎着的水桶也随之打翻在地,拖把从里面滑出,连带着,还滚出数支AK型号半自动?#35282;埂?br/>
      “啊!”几名清洁工这时候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36861;?#22158;叫一声,弯腰去拣地面上的枪械。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