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七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七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与在场西装革履的众人比起来,为首的青年穿着随意普通,米色的休闲裤,白色的T,?#25104;?#24102;着玩世不恭的笑容。他走进会场之内,环视一周,见里面有箭上弦,刀出鞘的,也有混战在一起恶斗的,他嘴角挑起,呵呵笑了起来,说道:“真热闹啊!”

      “你是谁?”见手下的两名大汉躺在地上一动?#27426;?#19981;知死活,梁老老脸涨红,瞪着青年怒声问道。

      “我叫唐寅!”青年回答得干脆,目光落在谢文东的身上,笑的更加灿烂。

      听到唐寅的名字,厮杀中的袁天仲心中一颤,急忙虚晃一招,逼开付,邵二人,随后抽身退出圈外,对付武和邵举摆摆手,说道:“两位,我们等会再打!”真正被袁天仲看成劲敌的,唐寅绝对算一个。他转过头,看向唐寅,眼?#26032;?#26159;敌意和戒心,冷声问道:“唐寅,你来这里做什么?”

      “呵呵!”唐寅笑而不语,迈开大步,直接向他走过来。

      袁天仲吸气,下意识地倒退一步,软剑横在胸?#21834;D闹?#21776;寅到了他近前时并没有停下来,从他身侧穿了过去,只是他路过他时轻声说了一句:“和你没关系,手下败将!”

      听了这话,袁天仲的?#20146;?#24046;点气歪了,两眼瞪起,怒吼一声,反手就是一剑。这是他怒急了的一剑,只见空中波光粼粼,却不见剑身,由于速度太快,划开空气时发出嘶?#22351;?#21628;啸声。

      唐寅不慌不忙,脚步向前一滑,看似危险却刚好将他这剑躲开,人也顺势到了谢文东的近?#21834;?br/>
      对于唐寅这个人,五行兄弟也颇为顾忌,弄不清楚他算是自己的敌人还是朋友,他曾经是陈百成的手下,死于他手上的文东会兄弟不计其数,生性凶残,手段毒辣,后来在上海又救过谢文东一次,现在再次出现,五行兄弟心里没有底,五把枪,几乎同时顶住他的脑袋。

      唐寅并不说话也不解?#20572;?#21482;是看着谢文东嘿嘿直笑。

      与他同来的另一名青年正是任长风,在后面看得直皱眉头,?#26179;?#34892;?#20204;?#25351;着脑袋还能笑得出来,唐寅也真算是够变态的。

      谢文东看着唐寅,也笑了,拍拍身旁的空椅子,说道:?#30333;?和我一起看热闹。”

      唐寅摇摇头,一手扶着椅背,笑呵呵道:“我只喜欢凑热闹,却不喜欢看热闹。”

      这时候,在场的众人都有些发?#21361;?#19981;明白来的这位名叫唐寅的青年和谢文东是什么关系,说他们是朋友,可袁天忡及五行对他的态度明显象是对待敌人,若说他们是敌人,他却与谢文东谈笑风声,让人想不明白,猜不透。

      “袁天忡,你的对手在这里!怎么,打不过我们想跑吗?”付武提刀,边向袁天忡慢步逼近,边冷声说道。

      唐寅站在谢文东的身边,袁天忡哪还有心思和他们动手了。唐寅心里扭曲,性情多变,谈笑间杀人,谁都不敢保证他会不会对谢文东动手,而以他的本事,真出手偷袭的话,谢文东能逃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袁天忡心存顾忌,根本不敢轻易离开谢文东的左?#25671;?br/>
      他?#27426;?#22312;付武和邵举来看,他便是怕了自己二人。两人相互看看,哈哈大笑,振声喝道:“什么新一代的精锐,原来就是个胆小鬼!袁天忡,要么你就象个男人站出来和我们一战,要么你就跪下来磕个响头等候发落。。。。。。”

      袁天忡?#25104;?#38590;看,握着拳头,指甲都扣近肉里而不自知。他没有看付武、邵举,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唐寅。

      唐寅对他的怒火和敌意视而不见,含笑?#24066;?#25991;东道:“这两人好吵!他们是谁?”

      谢文东耸耸肩,他也不知道这人的姓名,只知道是望月阁的门?#21073;?#20182;笑眯眯道:“反正不是朋友!”

      “哦!”唐寅点点头,转身?#21361;?#38754;向付,邵二人,含笑招了招手,说道:“你们要打架是吗,来找我好了我奉陪。”

      付武,邵举同时撇嘴,根本没把唐寅放在眼里,前这嗤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什么人都可以和我们动手过?#26032;?”

      唐寅一怔,眨眨眼睛,随后笑了,走向他二人,一只手拖着椅子,另只手指着付武说道:“一招!”

      一招?什么一招?付武没听明白他的意思,疑问道:“你说什么?”

      “杀你,只需一招!”唐寅?#25104;?#25346;着浅笑,一本正经地说道。

      付武楞住,过了片刻,好象是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在笑,曲青庭和史文俊在暗皱眉头。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刚才唐寅?#25104;?#38378;开袁天仲那一剑的身法看似稀松平常,其中却暗藏玄机,?#26007;?#24179;常的身法能比拟。

      曲青庭轻声说道:“此人的身手不简单,史兄应该提醒付,邵两位贤侄多加小心。”

      史文俊是想出声提醒,可是被曲青庭这么一说,反而不好开口了。他嘿嘿一吓,轻描淡写地哼笑道:“邪门歪道而已。”

      “师傅,我来试试他!”以银刀为暗器的青年将早已握在掌中的银刀掂?#35828;啵?#29467;然间一抖手,两把银刀化成两到闪电,直向唐寅飞去,分刺他的后心和?#26412;薄?br/>
      唐寅的?#20174;?#24555;及,腰身一扭,将射向自?#27721;?#24515;的飞刀闪开,接着,抬起手臂,如同信手摘花一般将到了面前的那把飞刀捏住。

      他的动作,看起来毫无华丽可言,简单朴实,但却异常实用。将飞刀捏在手中,翻看一下,随后举目瞧向那青年,笑道:“飞刀不错,还给你!”说着,反手将飞刀又甩了回去。

      青年年轻气胜,亦不服输,和唐寅一样,也是抬手去接飞刀马克思当他的手指碰到飞刀的时候,这才感到?#27426;?#21170;,飞刀上的力道太大了,不过此时他再想?#28860;悖?#24050;经来不及,只能硬着头皮去接。

      他将牙关一咬,将浑身的力气?#35828;?#25484;上,勉强将飞刀接下,但身子受飞刀的惯性,不由自主的倒退两步。

      他?#25104;?#28072;红,只觉得手臂酸痛,掌心发麻,手也无力的垂下,背与身后,如果站在他的后面边会发现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正滴滴答答的下淌。

      “不错!”

      见他接下自己的一刀,唐寅点?#35828;?#22836;,拖住椅子的手突然之间一挥,将椅子恨恨向付武砸去,与此同时,他也跟着窜了出去。

      付武哪想到对方说打就打,连点预兆都没有,见椅子挂着嗡嗡的风声呼啸而来,吓得急忙抽身?#28860;恪?br/>
      啪!椅子重重?#20197;?#20182;深厚的墙壁上,撞个支离破碎,连墙体为之震动一下,可见唐寅这一椅子的力道之大。

      付武刚把椅?#30001;?#24320;,婶子还没有站直,唐寅随后的一脚也到了。付武心中生寒,运起全力,将短剑向上挑起,去削唐寅的脚?#20303;?br/>
      ?#38393;?#21776;寅这一脚只是虚招,人在半空中,踢出的一脚猛的收回,另只脚随后点了出去。

      付武这回再招架不住,胸口被唐寅这脚结结实实的点?#23567;?br/>
      ‘嘭!

      “啊--”随着付武一声痛叫,身子后仰,连连倒退,足足退出五,六米远,才将婶子站稳,这时他觉得胸口发闷,一口血水自胸?#29615;?#20102;上来。

      他倒了也刚?#20572;?#33292;尖顶住上牙堂,将涌上来的鲜血又给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急喘两口粗气,将血向下压了压,然后抬头再看唐寅,面前哪里还有人家的身?#21834;?br/>
      人呢?付武左右观望,唐寅?#36335;?#20973;空消失了似的,他正觉得奇怪,发现不远处的韶举正用惊恐的目光看者自己的身后。

      难道……

      他瞳孔?#22351;?#32553;小,正想转回头去,只觉得肩膀一沉,一把寒光闪闪的月牙型弯刀压在他的肩膀上,刀锋紧紧贴着他的?#26412;薄?#20182;甚至感觉到对方的刀锋已经割破了自己脖侧的皮肤

      付武脑袋嗡了一声,人僵立在原处,吓得一动不敢动。

      唐寅站在他的身后,脑袋前?#21073;?#36148;近他的耳边,?#26420;?#31505;道:“我说过,杀你,只要一招!”

      见自己的大徒弟连一招都没打完就?#27426;苑接?#20992;逼住,原来安坐在椅?#30001;?#30340;史文俊此时再也坐不住了,腾的站起身,?#20013;?#21448;怒,虎?#21487;?#20986;两道精光,直视唐寅,喝道:“放开他!”

      唐寅闻言,慢慢抬起头,歪着脑袋打量史文俊两眼,笑问道:“你在命令我吗?”

      史文俊怒道:“我只要你放开他!”

      “你的语气,让我很难接受!”说着话,唐寅笑呵呵低下头,脑袋伏在付武的肩头,侧着脑袋对他说道:“和你的朋友说再见吧!”随着话音,他手臂向前一伸,?#24615;?#24367;刀的尖刀在付武的脖?#30001;下?#24930;划过。

      他的动作很慢,慢到可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看清楚自己的动作,也看清楚付武临死前那充满绝望、恐惧的表情。

      “咯……咯……”

      ?#37117;?#20174;付武脖子的左侧一直划到?#20063;啵?#25972;个喉咙被唐寅慢?#26420;?#30340;割开,他的嗓子里也随之发出令人毛骨悚?#22351;?#21653;隆声,晶亮的眼睛也一点点的暗淡下去,?#38393;?#21095;烈的抽搐、抖动着……但唐寅紧紧地托着他,不让他倒地。

      在场的众人都是黑道人物,?#30001;?#20154;如儿戏,可是现在见了唐寅的杀人手?#21361;有?#20869;深处感到发毛,同时生出一股强烈的恶心?#23567;?b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