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八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八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三眼等人这时候再想去拦阻彭玲,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刚走出没两步,就看见彭玲穿过人群,快速地向高台这边走来。

      哎呀!这可怎么办?三眼?#34507;到?#33510;,疾?#25509;?#19978;前去,没笑?#24067;?#20986;笑容,笑得难看,道:“彭小姐,你。。。。你来了!”

      “让开!”彭玲的目光由台上的谢文东移到三眼的?#25104;希?#20919;冰冰地说了一句。

      “这个。。。。三眼站在原地没有动,为难道:“彭小姐,有什么?#26263;?#19968;会再?#34507;桑?#29616;在。。。。。”

      彭玲?#25104;?#27809;有任何表情,平静得吓人,眼中?#19981;?#33579;茫的,如同一?#31471;?#27700;。她打断道:“我只让你让开!”

      三眼深深吸了口气,摇头道:“对不起,彭小姐,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说着话,他将?#25318;?#19968;咬,一把抓住彭铃的胳膊,不由分说,强行拖着他向外走去。

      “你干什么?放手!”彭玲剧烈地扭动胳膊,想挣脱三眼的手掌,可是三眼的手好像铁钳一般,她哪里能挣脱得掉。

      不过,他二人的撕扯马上引起周围众人的注目,人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此时,台上的谢文东正拿着戒指,准备要往金蓉的手指上带,可场中突然发生混乱,引起他的注意,转头向台下一瞧,正好看到被三眼强行向外拖的彭玲正用幽怨的眼神看者自己,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

      啊!谢文东做梦也想?#22351;剑?#36825;个时候彭玲竟然会出现,脑袋嗡的一声,身子一震,拿在指间的戒指也随之坠落在地上。

      “小玲!”谢文东轻轻说了一声彭玲的名字,向前急行两步,直接从半人多高的台?#30001;?#36339;了下来。他突?#22351;?#20030;动,引来场中一片惊呼声。

      谢文东大步走到三眼的身后,探臂讲三眼的手腕扣住,猛地用力一捏,顿时间,三眼的手臂又酸又麻,再使不出半点力气,抓住彭羚的胳膊的手也随之无力的松开。

      妈。。。三眼不知道是谁偷袭自己,怒骂一声,回头一瞧原来是谢文东,把后面那个的字马上又咽了回去,皱着眉头道:东哥。。

      强哥,我来处理吧!说着话,谢文东放开三眼的手,同时向他点?#35828;?#22836;,谢文东不是不重情谊的人,她爱护自己身边的兄弟,同样,他也爱护自己身边的女人,也就是对彭羚无礼的人是三眼,若换成旁人,谢文东早就爆发了。

      三眼叹了口气,甩了甩酸痛的胳膊,看着谢文东,瞧瞧彭玲,再望望台上金蓉,他摇摇头,?#35828;?#19968;旁。

      小玲!谢文东上前两步,拉住彭玲的手,后者猛的一抽胳膊,将它的手甩开,看着谢文东的眼睛,后退两步,语气生硬而?#21543;?#36947;:不要碰我!

      谢文东又上前一大步,再次将彭玲的手抓住,随后向回一拉,彭玲站立不住,一头?#27493;?#22905;的怀中,谢文东顺?#24179;?#23427;阡细的腰身搂住,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对不起!

      这一声对不起,让彭玲的眼泪流了出来,她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粉腮低落,她哽咽道:你和金蓉的感情,我知道,我也能理解,可是为什么吧告诉我,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克唯独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么做对我有多残忍?

      彭玲的泪,好像钢针,刺在谢文东的心头,很痛,痛彻心扉,他握起拳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将彭玲也搂得紧紧的。

      玲姐。。金蓉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站在二人身旁,眼圈红通通的,嘴?#35762;?#25238;着,有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一刻,她看的出来,彭玲在谢文东的心里有多重要,这一刻,她也终于体会到,谢文东心里最爱的女人究竟是谁。

      突然之间,她觉得之间是多余的人,看着谢文东搂抱?#25490;?#29618;,她觉得之间是世界上最多余的一个,之间的存在,只?#23835;?#20043;间的幸福建立在周围人的痛苦之上。

      她垂下头,不想库,但眼?#23835;?#24525;不住簌簌吊下来,她拉住彭玲的手,抬起握住拳头的小手,放在彭玲手掌的上方,玲姐姐。对不起。

      正在这时,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短喝,谢文东,你去死!随着话音,人群中突然射出一条黑影,同时,一道利电向谢文东的后心射来。

      谢文东的?#20174;υ对?#24378;于普通人,即使在心乱如麻的现在,他的?#20174;?#20063;是出奇的快,她?#24067;?#25197;转身形,看着银芒向自己刺来,站在原地,一动?#27426;?br/>
      不是她?#28860;?#19981;开,而是她不想躲,也不敢躲,因为彭玲就站在他的身后,她若是闪开了,彭玲怎么办?

      ?#35785;?

      说时迟,那是快,就在周围人还没明白怎么会使的时候,银光已结结实实刺在谢文东的胸口处。

      对方的力道太大了,这一剑,除了剑体本身的力道之外,还加了对方身体飞跃时产生的惯性,谢文东身上即使有防弹衣护体,固然能将剑的锋芒挡住,但是?#27425;?#27861;卸掉其中的力道。

      扑,谢文东倒退一步,一股血剑自他的口中射出,喷在对方的?#25104;稀?br/>
      出售偷袭的这个人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见剑锋不能刺入谢文东的身体,杀伤意识到他身上穿有防身之物。

      青年收剑,回身就是一腿,正踢在谢文东的小腹处。

      谢文东的身体自?#27426;坏?#24367;了下去,与此同时,人群又射出一道银光,那是一把三寸多长的银刀,直取谢文东的天灵。

      “东哥小心!”

      旁边的三眼终于?#20174;?#36807;来,一把抓住谢文东背后的衣服,猛的想回的拉,呼三眼用了全力,将谢文东整个人都抡了回来,二人双双摔倒在地。

      谢文东被三眼拉开了,但银刀不会转变方向,仍然直射过来,只是目标由谢文东的天灵盖变成了彭铃的小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金蓉突然将彭铃推出去。

      其实她不是由想推开彭铃,审而是想将谢文东和彭铃一起撞开,只是三眼的动作快了她许多,先一步将谢文东提走。

      扑!

      银刀没有射中彭铃,却刺在金蓉的胸腹之间。

      这记飞刀?#25340;?#21147;沉,几乎整个刀锋都没入金蓉的身体里,鲜血?#24067;?#23601;涌了出来,将金蓉身上红色的期报染得更加鲜红。

      “蓉蓉!”谢文东、彭铃以及台上的金鹏同时惊喝了一声。

      谢文东从地上翻起,直向倒地的金蓉扑去。

      可那名杀手不依不饶,见同伴的暗器没?#20889;?#20013;谢文东,其中暗骂一声笨蛋,抹了一把?#25104;?#30340;鲜血,提剑飞身跃起,至上而下,剑锋直削谢文东的?#26412;薄?br/>
      他快,可是有人更快。

      “嘭!”

      只听场中一声枪响,那青年还在空中的身体突然失去平衡,打个空翻,一头摔了下来。

      扑通!青年摔落在地,?#25506;?#38543;之脱手,他挣扎的还想站起,可四肢支撑了几下,最终还是没有站得起来,脑袋贴着地面,看着近在咫尺的谢文东,两眼崩射出骇人的毒光,嘴?#22270;?#24471;直咬地面的毯子。

      在青年的眉心处,多出一只触目惊心的血窟窿,当他还在空中的时候,子弹便已将他的脑袋无情的打穿。

      几乎在同一时间,随着一阵嚎叫声,人群被撞开,从里面跌出数条人?#21834;?br/>
      只见东心雷,任长风以及数名北洪门干部将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压在地上,那青年疯狂地大吼着,左右手掌里还各拿着一把三寸长的精?#20081;?#20992;,只?#19978;?#20182;的四肢?#27426;?#24515;雷等人按得死死的,难以动弹分毫。

      金眼手提枪械走上前来,吼道:“都闪开!”

      东心雷等人不约而同的将青年放开,抽身跳了出去。

      ?#22351;?#38738;年从地上翻起,金眼枪口一低,对着青年的胸口连开?#37027;埂?br/>
      枪枪见血,枪枪毙命。?#37027;?#36807;后青年的?#33041;?#24443;底被打碎,没有半点挣扎,青年当场毙命。

      杀手是谁?有没有被制服?这些谢文东都不去管了。

      他扑上前去,将缓缓倒地的金蓉一把抱住,虽黑将她慢慢放倒,抬起她的脑袋,看着她胸腹处的伤口,整个心都揪成了一团。

      他捂住金蓉的伤口,想让血不要流出来,可是,鲜血很快将她的手掌染红。

      金蓉?#25104;?#33485;白,白得如同?#23383;?#19968;般,毫无血色,小腹上的伤口如同撕裂般的疼痛,可她硬是忍住没有吭声一下,反而冲着谢文东笑。

      从来没觉得也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金蓉的笑会变得如此苍?#20303;?#35874;文东是不轻易掉泪的男人,在他的观念里,男人可以流的是血,而不是泪。可是此时,他忍不住了,看着鲜血?#27426;?#22320;流出金蓉的身体,自己?#27425;?#33021;为力,眼睁睁看着金蓉的生命在自己怀中一点点流失,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这种无助的痛苦?#20154;?#20129;的痛苦还要难受一百倍、一千倍。

      “蓉……蓉……”彭铃跪坐在金蓉的身边,伸手慢慢扶过金蓉满是汗水的额头,两眼猩红,人已泣不成声。

      “铃姐,我……我想,这……应该是你的……”

      金蓉使尽全力的缓缓抬起手,转头看相彭铃。

      彭铃哽咽着将她握着仅仅的小拳头抓住,可是,掌心突然一沉,金蓉的手无力地摔在地上,脑袋歪近谢文东的怀中,眼睛慢慢闭上。

      在她摊开的手掌里,两只银亮的戒子从中滚了出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