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零二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退?为什么要退?”魏东东旁边的头目没反应过来,向前面望了望,惊讶地说道:“魏哥,看对方总共才只三十多人的样子啊!”

      “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退你就退!”魏东东没有好气的怒喝一声。

      对方是只有三十多人,可正因为这样才更加有问题,已放将近千人,而对方只三十多人就敢有持无恐的来找麻烦,说明暗中?#27426;?#36824;?#26032;?#20239;,附近不知道藏有多少敌人呢!

      那名头目见魏东东发了火,吓得大气没观喘,再?#27426;?#35805;,急忙给后面的手下人员打去电话,后队变前队,全部撤退。打完电话之后,他问道:“魏哥,我们撤退了,用不用通知彭大哥一声?”

      魏东东摆摆手,说道:“先不用,看清楚情况之后再说!”

      “是!”

      他们想原路返回,可是这时候再想走,已经来不及了。本在吃豆腐皮的三眼将手中的竹签子仍掉,拿起餐巾纸,抹了抹嘴,随后从后腰摸出开山刀,背于身后,在小吃店老板的惊骇的目光下,他大步流星地想青帮车尾的那辆汽车快步走去。

      到了近前,他伸手?#20204;?#36710;?#21834;?#37324;面的司机刚接到上面撤退的命令,正?#24613;?#24320;车,突见一名黑衣青年?#20040;埃?#27809;注意到他是从哪冒出来的,还以为是自家兄弟,放下车窗,疑问道:“兄弟,怎么回事?”

      三眼一笑,道:“怎么回事?下车!”

      “下车?为什么下车?”司机满面茫然。

      “就因为这个!”说话间,三眼猛的抬起手臂,全力刺出?#22351;叮?#21482;听扑哧一声,司机连怎么回事都没弄清楚,颈嗓咽喉被三眼刺个正着,两眼一翻,?#32972;?#27515;于?#25970;?br/>
      司机被杀,可把?#36947;?#30340;青帮帮众吓了一跳,明?#23376;?#21040;?#35828;?#20154;,纷纷惊叫着从?#36947;?#36305;出来,直向三眼冲去。他?#20146;?#26377;十四、五号,手里?#38405;?#26377;片刀,到了三眼近前,怒吼着抡起刀就?#22330;?#19977;眼怕就怕他们躲在?#36947;?#19981;出来,此时见对方全不都涌向自己,?#25104;?#30340;笑容?#30001;睿?#27627;无畏惧,挥?#38431;?#20102;上去。

      他与对方动起手来,如同点燃?#35828;?#28779;线,李爽、姜森以及刘有力和北洪门的众人纷纷抽出暗藏在身上的?#19968;錚?#30001;街道两旁的各个小吃店里冲出来,直向青帮车队扑去。

      当、当、当……哗啦、哗啦、哗啦——一时间,街道上响起一片金鸣声和玻璃?#25169;?#30340;声音。北洪门三百帮众挥舞着片刀,对着汽车又砍又砸,不时?#20102;?#20986;连串的火星。

      糟糕,果然?#20889;?#25209;的敌人埋伏!魏东东?#25104;?#39039;变,可他还没来得?#20843;?#32771;,两名北洪门人员到了他所在的汽车旁,举起刀把,恶狠狠向车窗砸去。车窗承受不住重击,被砸得支离?#25169;椋的?#30340;魏东东吓了一跳,本能的向他低?#35828;?#22836;。

      他旁边的头目急忙将?#24471;?#38145;死,同时从车椅下拿出片刀,目光慌乱地打?#24656;?#22260;,结巴道:“魏哥,果然?#26032;?#20239;,MA的,对方从哪出来的,怎么到处都是敌人啊?!”

      其?#24403;?#27946;门的人并?#27426;啵?#22260;攻二十多辆汽车,只能勉强拉成两排,但坐在?#36947;?#21463;视觉角度的限制,看起来他们人山人海,黑压压的一片。

      魏东东也觉得奇怪,不用问,这些肯定都是北洪门的人,可两天来,北洪门在南京的势力已被自己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他们哪来的这么多人?而且负责堂口的刘有力只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色,怎么会突然想到半路伏击自己呢?

      妈的!他在心里咒骂一声,急声道:“退、退、退!让后面的兄弟马上撤退!”

      后面的汽车也想退,可是车?#39184;?#22312;路中?#27426;?#20182;们想退也退不出去。

      车尾方向,三眼、李爽、姜森、刘有力连同几名北洪门弟子与?#36947;?#19979;来的那十多名青帮人员打在一处。

      青帮人员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至少在人数相当的情况下与北洪门打起来不落下风,但现在有三眼、姜森、李爽三人的加入,情况完全改变,十五名青帮人员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直接被杀得东倒西歪,亏不成军,转瞬之间,已再无一人能站立,全部倒在血泊之?#23567;?br/>
      哗啦——前面两辆大货车?#24471;?#19968;开,从里面蹦出一百号青帮人员,带头的是名光年青年,手中片刀想三眼等人一指,大喝道:“杀了他们!”

      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想最快的扭转战局,占据优势,就得先干掉对方领头的人。看到光头青年,三眼、李爽、姜森的眼睛同是一亮。三人谁都没有说话,视过百的敌人为无物,十分默契地一起向光头青年冲杀而去。

      “干!”五名青年越过光头青年,将三眼等人拦住,其中三把?#38431;?#38754;劈向三眼,另两把则分向李爽和姜森扫去。

      在战场上摸?#25318;?#25171;多年的三眼、李爽、姜森哪将这样的小人物放在眼里,先是李爽?#27426;?#19981;避,抡起开山刀,迎着对方的刀锋挥去。

      当啷啷!李爽的力气对于青年来说实在太巨大了。随着一连串的火星,那青年手中的片刀一折为二,可开山刀的力量丝毫没有减少,依然又快又狠地划了出去。

      扑!青年的胸口被撕开一条尺长的大口,血流如柱,惨叫一声,仰面倒地。

      另一边,姜森与他不分先后,将面前的青年轻松砍翻在地。

      再说三眼,面对三把片刀,?#25104;?#25196;起冷笑,将手中的开山刀一横,高举过头顶,大喝一声:“开!”

      当!当!当!

      随着三声脆响,三把片刀被他硬生生的架住,接着,他借着身子前中的惯性,猛的一挥手臂,将三把片刀弹开,身形不停,侧身把三名青年正中的那为狠狠地撞了出去,又连续两箭步,直接窜到光头青年的近前。

      “啊——”众人想?#22351;?#19977;眼如此凶狠,心头皆是一惊。

      他们吃惊,可三眼的动作并未停止,到了光头青年面前时,他的刀也随之力劈华山的抡了下去。

      光头青年?#24613;覆?#36275;,仓促应战,将手中的片刀举了举,想顶住三眼的这一击。不过他太低估三眼的力气了。?#38738;?#19968;声,三眼这一?#20405;?#20992;,只把光头青年阵的臂膀酸麻,胸口生痛,站立不住,噔噔噔连续倒退数步。

      本来他可以退的更远,但是退出三步后,身子马上被后面的手下?#35828;?#20303;了,?#22351;人?#32531;过这口气,三眼又冲了上来,抬脚就踢,嘭!这脚甚是要命,正挑在光头青年的下体处,后者?#32440;?#19968;声,手中的?#24230;?#25481;,双手捂住下体,好象一只煮熟的大?#28023;?#36523;子佝偻成一团。

      三眼低头一瞧,见青年的大光头伸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嘿嘿笑了,反手?#22351;叮?#30733;在光头青年伸得长长的脖?#30001;稀?br/>
      扑哧!

      青年的光头滚落在地,一股血泉喷射而出,三眼侧一脚,将他的尸体扫开,然后震声喝道:“兄弟们,给我杀!”

      聚集在附近的北洪门帮众见三眼如此勇猛,真好象取敌?#20934;?#22914;探囊取物,一各个信心大增,士气大振,连日来对青帮的恐惧一扫而空,人们象是杀红眼睛的恶兽,举?#37117;?#21483;着向青帮人员杀去。

      刚上来,已方带队的头目就?#27426;?#26041;一个人给活生生地斩杀掉,下面那一百多号青帮帮众心凉半截,无心再作恋战,四散奔逃,有的往回跑,有的往车上窜,有的则向街道两旁的小吃店铺逃,上百号人,你推我挤,乱成了一锅粥。

      如此一来,他们哪还能抵挡得住北洪门帮众的疯狂进攻,只作了象征性的抵抗便开始全面溃败。

      车队后方溃散,前面也好?#22351;?#21738;去,高?#30475;?#39046;血杀的兄弟,虽然人数?#27426;啵?#20294;各个都凶猛异常,一路斩杀,硬是冲出一条血路,向车队的中央逼去,一路上,不知有多少青帮人员折损在他们手里。三十多人,?#36127;?#37117;变成了血人。

      前面顶不住,后面又告急,被困在车队中央的魏东东哭不?#25226;浴?br/>
      现在是双方针尖对麦芒的短兵交接,完全的正面冲突,再高明的计谋此时?#25165;?#19981;上用场,勇猛决定一?#23567;?#39759;东东头脑是精明,但现在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来解决已方的?#21069;?#20043;势。

      “开门!给我滚出来!”

      围在他所坐汽车左右的北洪门帮众还在拼命地用片刀劈砍着车身,一各个咬牙切齿,?#26032;?#22768;、怒喊声?#27426;稀?br/>
      这时,一名北洪门人员突然将手伸进?#30340;冢?#24819;将?#24471;?#30340;锁拉开,魏东东身旁的头目手疾眼快,狠狠的砍到?#22351;叮?#27491;中那青年手腕。

      他用组了力气,这?#22351;?#30452;接将青年的手砍了下来,断手掉在?#30340;冢?#25163;指还在勾动着,鲜血溅了魏东东和那头目一身。

      “啊……”

      断手之通,青年哪里能忍受得了,连连倒退,捂着断腕,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身子摇晃着,差点痛地晕死过去。

      两旁的北洪门人员见状,怒?#26377;?#20013;起,恶向胆边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把里面的兔崽?#30001;?#20986;来!”

      随着他的话音,立刻有两名青年跑到旁边的小吃店,将一只烧烤火炉搬了出来,里面都是红彤彤的木炭,两人高举了,之向魏东东的汽车冲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