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二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候广俭死了,曲青庭和沈红松双双撤离战场,颜俊伟并不知道这些,冲出饭店之后,带着二十多名望月阁门徒四处寻找谢文东。结果谢文东没有找到,周围的敌人却越聚越多。

      任长风不是自己一个?#27515;?#30340;,同时还带来了大批的北洪门帮众,有了这些人的支援,谢文东这边士气更盛,凭借着众多的人员以及?#30475;?#30340;火力,将颜俊伟行人团团困住。

      直到这个时候,颜俊伟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再想追杀谢文东已经不可能了。

      他带着麾下门徒做了几次突围,但遭到北洪门和血杀人员的强?#19968;?#20987;,非但没有冲出去,反而折损了不少人。最后,颜俊伟被逼无奈,只好带着人又退回到饭店内。这时,他再清点身边的门徒,只剩下十几号。

      颜俊伟面色凝重,心中幽幽感叹,现在退回到饭店内,虽然暂时躲开了对方的枪口,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不能尽快冲出去,知人越聚越多,再想突围,难如登天。

      他想不明白,自己和谢文东的手下打得如此激烈,候广俭、曲青庭、沈红松三人为什么不来增援,惹说候广俭受了枪伤,行动不便,那曲、沈二人也早该过来了,为何到现在还迟迟不见二人的身影?想着,颜俊伟的眉头不自觉地拧成个疙瘩。

      正在他?#20102;?#30340;时候,忽听身边一名门徒惊叫道:“哎呀!他们……他们怎么都死了!?!”

      ?#20843;?#27515;了?”颜俊伟心头大惊,忙转身顺着刚名门徒的视线看去,只见自己刚才留下的两名门徒连同?#20063;?#37117;倒在血泊中,三?#35828;?#32599;罗在地上,?#27426;欢?#40092;血流淌了?#22351;亍?br/>
      啊?!颜俊伟看罢,?#25104;?#39039;变,?#34507;?#21560;气,三人竟然都死了,什么时候死的?是谁下得杀手?难道在饭店内还潜藏着谢文东的手下?想到这里,他猛的抬起头,对下面的门徒喝道:?#20843;?饭店里肯定还有敌人!”

      “是!”众门徒?#36861;?#31572;应一声,有的向后厨房跑,有的上到二楼去搜查。

      颜俊伟走到三具‘尸体’前,低头仔?#35206;?#30475;,三人都是面部朝地的躺着,他提腿一脚,将其中的一具尸体掀开,只见尸体的胸口?#21916;?#26377;一把明晃晃的匕?#20303;?#39068;俊伟吸了口气,对方竟然在毫无声息的情况下将一名门徒的心脏刺穿,其身手之强,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即便是自己也做?#22351;?#36825;?#22351;悖?#38500;非……他正?#20843;?#30528;,突然,尸体中竟然传出一声微弱的呻吟,颜俊伟眼中精光一闪,很快,发现呻吟声是从?#20063;?#30340;身上发出的。

      他还没死?!颜俊伟跨前一步,到了?#20063;?#36817;前,将他的身子翻过来,低头一看,?#20063;?#27985;身上下都是血,衣服几乎都被鲜血湿透,也?#30452;?#19981;出他身上有几处伤口。颜俊伟沉声唤道:“小褚?小褚?”

      ?#20063;?#32531;缓净开神韵已失的眼睛,看清楚颜俊伟之后,嘴唇颤抖着说道:“颜长老,快走,这……这里是圈?#20303;?br/>
      “告诉我,是谁干的”颜俊伟急声问道:?#26263;?#20154;在哪?”

      “是……是……”?#20063;?#30340;话越来越微弱,渐渐的,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真切,看样子随时都会断气。

      颜俊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22351;?#20239;下身来,耳朵贴近?#20063;?#30340;嘴边,?#19978;В?#20182;没有看到?#20063;?#22068;角突然抽搐了一下,露出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诡异的冷笑。

      这时,?#20063;?#21407;本无神的眼睛突然闪现出精光,压于身底下的手也抽了出来,掌中紧紧握着一把黑漆漆的手枪,他在颜俊伟的耳边幽幽说道:?#26263;?#20154;,其实就是……我!?#34987;?#38899;还未落,他的枪已顶在颜俊伟的小腹,冷然扣动了板机。

      嘭!突如其来的枪声打破了饭店的内的宁静,颜俊伟的身子明显震动一下,两只眼睛也猛的睁大,他又惊有骇地底下头,看到自己?#20146;由?#30340;血洞,以及诸博手里的?#20405;?#25163;枪。

      “你……”诸博的突下杀手,是颜俊伟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

      诸博并不停歇,再次扣动扳机,随着沉闷的枪声,颜俊伟的?#20146;由?#21448;多了一个血窟窿。

      “啊——”颜俊伟明白了一切,强?#21497;?#30171;,怒吼了一声,一把将诛博的脖?#28044;?#20303;,随后站起身,捏着诸博的勃颈将他高高的举起,两眼冲血,红的吓人,后脚道“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颜俊伟的手劲太大了,诸博觉的自己的脖子都快被他掐断,口鼻无法呼吸,肺子像是快要爆炸似的疼痛。

      他要紧牙关,用劲全身力气,将手臂抬起,对准颜俊伟的独自。又开了一枪。

      “嗷!”

      颜俊伟相是一只受伤的野兽,根本无视腹部的枪伤,举者诸博,身子猛的向旁一窜,只听咚的医生,将诸博的身?#21448;?#37325;顶在墙壁上。

      强烈的?#19981;鰨?#20351;诸博觉的浑身上下的骨骼都要碎可,颜俊伟的首长像是铁钳要把自己的脑袋活生生的掐下来,这一刻诸博几乎认为自己快要死了。

      枪声将那些四处搜索的望月阁门徒隐了过来,进颜俊伟的?#20146;由下?#26159;血,手里还掐在原地着诸博的脖子,众人不明白怎么怎么情况,皆楞原地。

      ?#22351;人?#20204;回神,躲藏在桌底下的谢文东和金眼双双窜出,后者举枪,对着众门徒?#27426;?#29378;射,而谢文东甩出金刀,直取颜俊伟的后脑。

      颜俊?#20843;?#28982;背着对谢文东,身上又有多处枪伤,可反应依然快得惊人,脑袋一偏,石火电闪的将金刀避开。当啷!

      金?#25238;?#22312;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不过,本应该反弹落地的金?#24230;?#27809;有下坠,而突然转变方向,又向颜俊伟的面门飞来。

      颜俊伟吓了一跳,想时间细想,身子微微后仰,脑袋向旁一侧,嘴巴张开,一口将反射而来的金刀用牙叼住。

      谢文东两眼眯了米,在心里忍不住暗道一声好厉害!

      ?#20063;?#34987;颜俊伟掐着脖子,脸已经憋成酱紫色,缺氧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他使出最后的力气,手指几乎是机?#25932;?#30340;扣动扳机,一枪、两抢、三枪……一梭子的子弹,全都打在颜俊伟的?#20146;由希?#30452;到子弹打光,?#20063;?#36824;在口折板机,手枪发出?#20061;九?#39030;针空撞的轻响。

      这许多的子弹,快把颜俊伟的?#20146;?#25171;烂,后者怪叫一声,狠狠的将?#20063;?#29993;了出去,随后转回身,向后一靠,依住枪毙,看到身后不远处的谢文东,他眼睛不自?#22351;?#20142;起来,射出恶毒的光芒,身子向前挺了几下,可最后,还是无力的?#35874;?#22681;上。

      他双手捂住?#20146;櫻?#40092;血如同水流一般,顺着他的手指缝中汩汩流出,颜俊?#20843;?#27515;咬着金刀,咧开嘴,冲着谢文东露出骇人的森笑。

      ?#20146;?#20013;了这么多枪,肠子都不知道被打断成多少节,竟然还不死,还能站力?#22351;梗?#27492;人的生命力够顽强的。

      谢文东毫无畏惧的对上了颜俊伟的目光,嘴角一挑,淡淡而笑,悠然说道:“颜长老,久违了!”

      “谢……文……东!”严峻为腰身慢慢弯下去,不过仍高高的抬着脑袋,眼睛咋也不咋的看着谢文东,脑袋一甩,将金刀吐掉,一字?#27426;?#30340;咬牙说道。

      这时,?#20063;?#20174;地上坐起,喉咙像是拉开的风箱,呼哧呼哧贪婪的吸着空气。缓了好一会,他才返过这口气,双手颤抖着换上一只新弹夹,然后抬起手枪,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向颜俊伟走去。

      “嘭、嘭、嘭……”

      每走一步,?#20063;?#20415;开一枪,子弹打在颜俊伟的周身,不时的溅起片片血花。

      颜俊伟再也挺?#22351;劍?#38752;着墙壁,慢慢滑到,坐在地上,眼睛还是死死盯着谢文东,但人已经断了气。

      看到颜俊伟的惨死,数名门徒再也忍不住,?#36861;狀友?#20307;后窜出,不过迎接他们的是金眼打出的精准无比的子弹。

      随着数名门徒的倒地,北洪门和血杀人员也冲进饭店之内,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将剩下的几名望月阁门徒全部清理干净。

      直到这时,谢文东才慢慢收回金刀,长舒了一口气。

      他走到颜俊伟的尸体前,低头看了半响,?#25509;?#24189;叹了口气,暗道一声?#19978;?

      他转回头,又看向?#20063;?#35265;他?#25104;?#30333;的吓人,关切的问道:“小褚,你怎么样?”

      “东哥,我没事!”嘴上说没事,说话时却显得有气无力,?#20063;?#21912;着粗气,抹了抹?#25104;?#30340;冷汗,心中也是一阵后怕。

      望月阁的长老可不是?#35828;眯?#21517;的,身手一个比一个厉害,就拿眼前这位颜俊伟来说,在望月阁里并不算是厉害的长老,可如果不是自己事先偷袭,将其打伤,恐?#24405;?#20415;是两三个自己困在一起也未必能杀得了他。

      ?#21482;?#20102;好一会,?#20063;?#25487;出手机,看了看上面的信息,然后将手枪恋恋不舍的交还给禁言,可怜巴巴的看向谢文东,低声说道:“东哥,我……我的走了,曲青庭?#38376;?#25105;们这些门徒全部回去!”

      这次偷袭谢文东,曲青庭和沈红松也都派出不少门徒,只是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在争斗中虚晃几枪便?#20302;?#28316;走了,虽然也有死伤,但与候光俭,颜俊?#20843;?#22833;的门徒比起来,他们的伤亡根本就不算什么。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