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二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二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有他自己的打算,现在北洪门要面对三方的敌人,己方却孤立无援,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困难的时期,争斗开始,南方的堂口肯定抵挡不住,那个时候,他便可以顺理成章又名正言顺的将东北的文东会势力调遣过来,其一可解北洪门的燃眉之急,其二又能让文东会和北洪门进步?#22351;?#34701;合,还不使北洪门对文东会产生排斥感,一举两得。

      东心雷不理解谢文东的想法,所以觉得他的决策与他平时的作风不太一样,显得缩手缩脚。

      由于?#25490;?#20043;间的差异,望月阁、十五家洪门?#21482;?#21183;力和青帮之间并无联系,但是他们面对的都是同一个敌人,之间倒是很有默契。

      前者渗透到北洪门的势力范围之内,四处乱串,寻找弱点,而后者大批的帮众向北方进发,给北洪门造成兵临城下的压迫?#23567;?#36825;一内一外,确实让北洪门颇为头痛,内部也是人心惶惶。

      谢文东还能坐得住,沉住气,但北洪门的元老们都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不时找上谢文东,说明当前?#38382;?#30340;危机,询问他解决的办法。谢文东回答的干脆,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己方以不变应万变,元老们对他的话不以为然,以不变应万变?恐怕人家一轮猛攻下来,己方就顶不住了,也没法再变了。

      但是谢文东在北洪门威望已高,地?#36824;?#22266;,虽然不认同他的说法,可也没人敢站出来对他的决定提出质疑。

      望月阁、十五家洪门?#21482;帷?#38738;帮都在积极备战。望月阁这回一次性又派出五名长老,因为青帮的参展,十五家洪门?#21482;?#20449;心大增,每家对又都增派不少人员进入中国境内,总人数由原来的两千人也猛增到了五千。青帮的动作更大,几乎将自己所有能冬泳的人员全部压到北方,傲天虽然与韩非的意见相左,但毕竟这是关系到社团命运的一战,也是倾尽了全力,亲自到前方去指挥作战。

      事态的一切都在向着有利于敌人那边发展,北洪门仿佛?#24067;?#25104;了风雨飘摇中的空?#26032;?#38401;,如果支?#24597;?#38401;的支柱断了,那么北洪门这座大厦恐怕不用别人来打,自己便会土崩瓦解。

      谢文东五一就是这跟支柱。

      T市,晚,BANANA酒吧。

      一如既往,酒吧里十分热闹,人来人往,龙蛇混杂,即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即有上班族,也有不入流的小混混。

      每天下班,程媛媛都喜欢到这里来坐坐,边喝着苏打水,边听着酒吧里悠扬略带忧伤的音乐,一天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松缓下来。

      作为秘书,而?#19968;?#26159;谢文东的秘书,她的工作很简单,也很轻松,病拿这令人羡慕的高额薪水,但是神经却时时刻刻的拉紧着,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迎面走来的清洁工或者陌生人或者别的什么人会不会突?#24822;?#20986;枪来向你射击。

      程媛媛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有的自然就有市,天下没有舒舒服服、安安全全又可?#38405;?#21040;高薪的工作(当然,公务员除外)。

      “小姐,一个人吗?”正当程媛媛坐在吧台旁愣神的时候,三名流里流气的青年围在她的左右,其中一位笑嘻嘻的说道。

      这样的小混混,程媛?#24405;?#30340;多了,只要对他们冷脸冷语,便会拾取的走开,因为在T市没有人会在BANANA酒吧惹是生非,因为这里是北洪门的场子。

      程媛媛看了他们一眼,扭过头去,一句话也没有说。

      不过这次事情却没有按照想象中的那样发展。

      “哟,小姐挺傲的嘛!”说着话,那名青年伸出手来,摸向程媛媛粉嫩的面颊。

      像是被蛇咬了一口,程媛媛?#25104;?#19968;变,忙将青年的毛手打开,怒目看着青年,冷声说道:“请你放尊重点!”

      “哈哈!”青年咧嘴大笑,对程媛媛的怒火视而不见,再次伸出手来,摸向他的脸,说道:“小姐,你不是出来卖的吗?都他妈做婊子了,还立什么牌坊。。。”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将青年的话打断。

      青年楞住了,他的两名同伴也?#35835;耍?#20845;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程媛媛。

      这是程媛媛第一次打人,在三人虎视眈眈的注视下,她多少显得不太自然,强壮镇定,沉着脸说道:“你?#20146;詈每?#28857;走,不然我要叫人了!”

      “C你妈的,你敢打老子!?#21271;?#25171;的青年似乎怒极,小眼睛瞪着溜圆,布满疙瘩的脸鳖成暗红色,手臂一抬,举起拳头就要对程媛媛动手。

      可是,他的拳头是举起来了,却迟迟没?#35874;?#20986;去,五根?#23562;?#20462;长的手指紧紧握住他的手腕,如同铁钳一般,让青年的拳头难以动弹分毫。

      啊?程媛媛以及三名青年纷纷转头向来人看去。

      只见,在青年的身后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青年,身穿笔挺的西装,使原本就修长匀称的身?#21335;?#24471;更加飘然洒脱,向?#25104;?#30475;,那是一张帅气逼人、充满着阳刚、近乎完美的脸,带着淡淡的笑容,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舒服,也很安然。

      程媛媛看着他,眼神中既有迷惑又有迷离,她还没有见过如此帅气、如此特别的男人,和谢文东一样的与众不同。

      “对一个女人动手,算什么本事?!”青年的嗓音低沉又?#20889;?#24615;,语气和他的笑一样,很淡然。

      ”妈的,你是谁啊?“三名小混混横眉冷目地上下打量他。

      “路见不平的人。”青年淡淡地说道。

      “老子就是专扁路见不平的!”说着话,那小混混回手摸向后腰,看样子是要抄?#19968;鎩?#20182;的同伴急忙将他拦着,低声说道:“老大,别在这动手,这是北洪门的场院子,弄出事来,我们也不?#29467;?#36523;!”

      听了他的话,小混混眼珠骨碌碌乱转,顿了一会,深吸口气,?#27426;?#25163;臂,将青年的手甩开,然后指着他的?#20146;?#36947;:“小子,有种的你TM的就跟?#39029;?#26469;!”说着话,向酒吧的后门走去。

      青年微微笑了笑,晃身形跟了过去。

      程媛?#24405;?#29366;,急忙追上前,拉住青年的袖子,急声说道:“不要去。。。。。。”

      “小子,你?#28909;?#26377;种出头,现在就别TM的做孬种!?#32503;?#22806;两名小混混从青年身边擦过,面带冷笑和鄙视。

      青年慢慢伸出手来,将程媛媛拉住自己衣袖子的小手握住。

      程媛媛的脸顿时一红,感觉青年的手很温暖,也很?#23835;恚?#24515;中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青年并没有停顿,抓住程媛媛的手后,轻轻将其拉掉,然后楹开,?#23835;?#22768;说道:“没事的,我能应付得来!”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20843;?#28982;这么说,可程媛媛哪里能放心的下,还是匆匆地跟了上去。

      除了酒吧的后面,外面是一条阴暗抗脏的小胡同。

      三名小混混看了看青年以及战于他身后一脸关心的程媛媛,哼笑道:“小子,你想逞英雄是吧?!老子今天就在你身上放放血!”说话间,三名青年同时抽出匕首,像是三条恶狗,直向青年扑过来。

      程媛媛虽然身在洪门总部,可是也甚少见到这样的场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青年体贴地将她向后轻轻推了推,然后猛然一脚,正踢在冲于最前面的那名混混的面门上,小混混惨叫一声,倒着飞了出去,另外两名混混更加气?#30504;?#19968;左一右,匕首分刺青年的双肋,青年身形转动,险险地避让开,接着,由下而上打出一拳,狠狠地击在一名小混混的下颚,不给他缓气的机会,青年手脚并用,在混混的身上连打带踢,最后,以一?#20405;?#33050;将其踹出两米多远才告?#27426;温洹?br/>
      正在这时,程媛媛发出一声尖?#23567;?br/>
      听闻叫声,青年意识到不好,身子急忙向旁?#28860;悖?#21487;还是慢了半步,由后面刺来的匕首将他手臂处的衣服挑开,连带着,将其皮肉划开一条血口子。

      “小子,去死吧!?#21271;?#21518;偷袭的混混见?#22351;?#27809;?#20889;?#20013;要害,急忙又刺出?#22351;叮上В?#38738;年的拳头已?#32769;?#19968;步打在他的面颊上。

      “扑哧!”小混混摇晃几下,接着,眼神涣散地一头栽倒在地上。

      再看场中,三名小混混都已倒下,躺在地上?#27426;欢?#38738;年环视一周,拍拍手,?#25104;先?#24102;着淡淡?#22351;男?#23481;。

      “你。。。。。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程媛媛没有忽视青年胳膊上的伤口,猩红的鲜血让她即慌张?#20013;?#30171;。

      “小伤而已,没事!”青年看也没看伤口,满不在乎地淡然说道。

      “必须得赶快处理,不然破伤风就糟糕了!”程媛媛关切地急声道。

      青年向她一笑,说道:“我就住在附近的酒店,那里有急用药箱,如果方便的话,请你帮我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程媛媛点点头,又不放心地问道:“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青年摇头道:“只是小伤,去到医院反而麻烦,弄不好还要被带着公安局问话,不知得耽误多少时间。”

      程媛媛想想也对,扶着青年的胳膊,说道:“好吧!我送你回酒店!”

      “谢谢!”

      “哦。。。。。应该说谢?#22351;?#20154;是?#20063;?#23545;!”程媛媛挑起水灵灵的大眼睛,含笑看向青年,见后者也正用温柔似水的目光看着自己,她心?#26032;?#36339;,面膛发热,急忙低下头。

      青年笑了,不过淡然中却多出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还有让人生厌的淫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