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百零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三百零三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仁川机场。等彭羚等?#35828;?#30340;时候,谢文东已在机场里等候有一会了。

      看到彭羚,他含笑走上前去,说道:“韩国实在很无聊,到这里来游玩可能是个错误。”

      彭羚冷着脸,没有被谢文东打的哈哈转移注意力。她问道:“你知道李正浩对我别有用心?”

      “恩!”谢文东点点头。

      彭羚怒道:“那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谢文东叹了口气,苦笑说道:“小玲,我不是神仙。”谢文东当然不是神仙,他能感觉到李正浩对彭羚不还好意,但至于他会怎么做,谢文东并不知道。这次他去见郑龙最后一面,也不敢保证李正浩百分百的找上门来,但是他很小心,只带走了金眼,让其他的五形四人留在酒店里,保护彭羚,并叮嘱他们,如果李正浩不来也罢了,他若是来,不论来干什么,直接干掉以?#20843;?#30340;手下人员。这也是木子,水镜几人为什么会在酒店里突然出现的原因。

      彭羚不解看着他,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神仙。”

      谢文东笑道:“所以说,我也不敢肯定李正浩今晚会来找你。”

      彭羚深深看了他一眼,语气缓和了许多,道:“至少你应该提醒我嘛!”

      谢文东淡然说道:“世事险恶,人心难测,这是常?#21486;?#26080;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轻信于人。?#20197;?#20320;身边,可以提醒你,如果我不在你身边,那谁?#21482;?#26469;提醒你呢?”说着话,谢文东?#20013;?#20102;,继续道:“也许,这样的事情以后还有许多,你自己也应该要时刻保持警惕和戒心。”

      彭玲暗叹一声,虽然她的年纪比谢文东大,但是,谢文东却?#20154;?#25104;熟很多。他的说教不是没有道理,李正浩的事是个例子,上次段天扬的?#20081;?#26159;个例子,现在连在一起想来,自己确实太容易轻信于人了。

      见彭玲一副若有所思,?#32842;?#26080;语的样子,谢文东两眼弯弯的笑了,双手交叉,伸到脑后,目光看向别处,悠悠的轻声说道:“有?#20197;?#30340;一天,就不会给别人伤害你的机会。”

      他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让彭玲心中暖暖的,塞满了幸福感,她拉下他的胳膊,紧紧挽住,笑文道:“这么说,你是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

      当然!谢文东在心里理所应当的应了一声,不过却不好意思说出口,眨眨眼睛,老脸羞红,看向机场大厅的?#32842;唬?#35828;道:“我们该登机了。”说着,向检票处的方向快步走去。看着他‘落荒而逃’

      “这不是去中国的航班!”当彭玲看到检票口上方打出的字幕,她惊讶地看着谢文东,随后急忙将机票拿了出来,打开一看,上面标注是去往法国巴黎的。彭玲看罢,美目忍不住睁得大大的,茫然中又带着惊喜。

      “我们是出来旅游的嘛。”谢文东含笑解释。

      “可是,不是已经来过韩国了吗?”彭玲问道。

      “韩国并不是一个游玩的好地方。”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而且,我看你也好久没?#26032;?#26032;衣服了。”

      谢文东不是奢侈的人呢,但也绝对不小气,而且他确实好久没有抽出时间来好好陪过彭玲了,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这次正好趁着出来的机会,带?#25490;砹崛ヅ分?#28216;玩一圈,弥补他心中的愧疚。

      彭玲掩饰不住心中的喜?#33579;?#19981;自觉地握住谢文东的手,握得紧紧的。

      郑龙死了,死于家中,另外,他的妻子以及数名保镖和负责家中安全的守卫人员无一幸免,都惨死与对方的qiang口下,现场唯一活下来的只有他的儿子。

      这件事,另韩国洪门上下一片震惊,在别墅里,还找到两具清州帮帮中的尸体,赤身**地死在郑龙的床上,表面上看,事情再明显不过了

      ,肯定是清州帮对郑龙下的手。处于悲愤之中的韩国洪门开始了对清州帮一连串的报复行dong。

      清州帮很无辜,但百口难辩,韩国洪门也根本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在连续?#27426;?#30340;打击下,社团很快就散了,老大仆永昌横尸荒野,死得不

      明不?#20303;?br/>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清州帮是被人嫁祸的,他们和韩国洪门?#24230;?#26080;冤,近日无仇,怎么可能会对郑龙突然下手呢,而?#19968;?#20570;得这么

      绝,连家人都不放过。韩国洪门的?#35828;?#28982;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们无法去找真正的幕后元凶,为了社团的颜面,只能?#20204;?#24030;帮开刀。(谢

      文东嫁祸清州帮,他不喜欢是一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22351;悖?#23601;是为了给han国洪门一个宣泄的对象,不然,就等于逼着han国洪门和自己死战到?#20303;?#20063;就失去了杀掉郑龙的意义。

      本来,han国洪门是打算向中国派出大批人员去支援望月阁对北洪门的打击行dong,可是随着郑龙的死,这件?#20081;?#23601;不了了之了。有郑龙这个前

      车之鉴,新?#25569;?#38376;大哥再也不敢提起什么十五洪门?#21482;?#32852;盟的事,更别说对谢文东的联合打击行dong了。

      反过来讲,新任的大哥倒是很感激谢文东,如果他?#27426;?#37073;龙下手,自己想坐上韩国洪门大哥的位?#33579;?#36824;不知得等多少年呢!

      郑龙被杀的消息,很快传到另外十四家洪门?#21482;?#22823;哥的耳朵里,也为他们敲响了警钟。没有人不怕死,而谢文东又是个能神不知、鬼不觉置你于死地的恐bu敌人,每个大哥的心里都在?#34507;?#30424;算,自己到底还要不要接受望月阁的这次请求,向中国增派人力。

      谢文东一记敲山震虎,非但没有激起十五洪门?#21482;?#30340;同仇敌忾,而且让各老大心生恐惧,暗打退堂鼓。

      这早在谢文东的预料之中,十五洪门?#21482;?#30340;联盟本来就不牢靠,许多?#21482;?#20043;间并无来往,更?#35206;?#19978;交情,只是碍与望月阁的面子和压力,以及对自己的?#20992;?#21644;惧怕才临时组合在一起,?#22351;?#20986;了事情,便会劳燕?#22336;桑?#21508;扫自家的门前雪。

      在郑龙出事之前,有五家洪门?#21482;?#24819;大lu增派了人力,可是郑龙出事之后,便再没有洪门?#21482;?#27966;出人力了,而且已派出人员的那五家?#21482;?#37117;有将人员在抽调回去的意思,事情竟然演变到这一步,是望月阁方面万万没有想到的。

      巴黎是个现代化与古典完美融合的大都市,市区里即有高楼大?#33579;?#20063;有随处可见的带?#25490;?#21402;古典气息的欧式建筑。

      法国人的打扮也很时尚,尤其是年?#23835;耍?#22312;街上,很少有见到穿着正装的,到了这里,谢文东的打扮就显得格格不入了。

      穿着中山装的谢文东虽然常常引来行人的侧目,但他却不以为然,他感觉没什么,可是彭玲的?#25104;?#19968;阵阵发?#30504;?#36891;到商?#30331;?#30340;时候,硬拉着

      他去买休?#20982;埃?#25226;他着身常年不变的中山装换下来。

      彭玲选中了一家装修豪华的GUVERNCHY专卖店,里面既有男装,也有女装,还有高级饰品、香水等奢侈品。

      GUVERNCHY可算是法国最知名的?#25918;?#20043;一,当然,价格也是不菲的,从几百欧元到上万欧元?#22351;取?br/>
      自谢文东和彭玲近来,商店的服务?#26412;?#25226;他俩盯上了,既不上来介绍商品,但又跟在二人身后寸步不离,眼神中时时刻刻保持?#25490;?#27987;的戒?#31119;?#30475;样子像防贼似的。

      谢文东本来还有心思逛逛,可是看到这个穿制服的法国女郎的样子,兴致顿减,他和彭玲身上的衣服确实不是很名贵,但也不至于看起来象贼嘛!

      他背这个手,环视一圈,问道:“这个glvenchy牌子的商品很好吗?”

      谢文东不追求世上,衣服单调,对glvenchy?#25918;?#33258;然也不了解。

      彭玲点点头,低声说道:“是法国最好的?#25918;?#20043;一了。”

      “你喜欢?”谢文东含笑问道。

      彭玲也笑了,不置可否,但无言已代表默认了。

      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对奢侈品没有不喜欢的,否则,她?#27426;?#26159;言不由衷。

      谢文东笑了笑,走到一台女装?#24405;?#21069;,?#24405;?#19978;挂有二十多件女装,种类繁多,款式新?#20445;?#35874;文东随手挑出一件,抬起来在彭玲身上比了比,随后摇头,甩给跟过来的服务员。

      她说的是英语,谢文东能听明白,摇下头,回答的干脆,道:“不买。”

      服务员沉着脸,拿着谢文东扔来的衣服,在旁冷冷看着他。

      谢文东对她的不满视而不见,继续挑选,时间不长,又抽出一件衣服,放在彭羚身前目测片刻,随后又是摇了摇头,甩给服务员。

      “先生,你要买这件?”服务员这回懒着看价签,歪着脑袋,斜看着谢文东问道。

      “不买!”谢文东依然回答得干脆。

      服务员?#25104;?#26356;加难看,她怀疑这个东方人是不是故意进来作弄自己的。

      看出谢文东对服务员的不满,彭羚在?#21592;咔那?#25289;了拉他的袖子,小声说道:“文东,算了,我?#20146;?#21543;!”

      “为什么要走?既然你喜欢,我们就买几件嘛!”谢文东边挑选边用英语回答道。

      “就怕你买不起。”?#22351;?#24429;羚说话,服务员在旁不满地低声嘟囔着。她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谢文东听清楚的。

      谢文东一笑,也不理会,再次抽出一件衣服,这回没再彭羚身上比量,只随意地瞄了几眼,便人给服务员。

      先生,你究竟要干什么?到底想不想买?如果不想买,我希望你不要捣乱,再这样下去,我要报警了。“服务员终于受不了了。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着她,柔声说道:“除了我挑出的那三件,这台?#24405;?#19978;的衣服我都要了,对了你这里可以?#31361;?#21543;,我住在丽兹酒店。”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