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3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30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来的这位北洪门的人是赵荣的手下,而抬青帮伤员的这些人是张一的手下,双方虽然同属北洪门,但一方在x市,一方在淮北,相互之间根本不认识。

      张一手下的头目?#35835;?#24867;,随后一笑,说道:“兄弟,我们是按照一哥的命令行事。”

      来人走上前来,看了看那名受伤的青帮青年,嘴角一撇,?#38405;?#22836;目说道:“我也是听从荣哥的命令。再说,我们有多少兄弟死伤在青帮的杂种手里,现在反而要花钱救治他们,兄弟们哪能服气?!”

      那头目暗暗叹了口气,来人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随即掏出手机,给张一打去电话,说明原因,张一听完,仰面?#20102;?#29255;刻,说道:“就按照赵堂主的意思做吧!”张一为人颇为仁厚,但脑筋非常灵活,他认为没有必要因为一个青帮的人而损?#35828;?#24049;方内部的感情。

      “是!一哥!”头目听完,松了口气,向手下众人摇了下头,众人会意,纷纷松手,将那青帮青年扔在地上。

      “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那青帮青年恢复?#35828;?#21147;气,惊恐地看着众人,大声叫?#26263;饋?br/>
      赵荣的那名手下眼中寒光一闪,冷声说道:“妈的,你找死!”说着话,?#21451;?#38388;抽出匕首,到了青年近前,对着他的胸口猛刺两刀。

      工地门外,谢文东从?#36947;?#20986;来,伸展筋骨,看看手表,已经快过中午,他估计铁ning一众恐怕很难支撑到晚上。他看向五行兄弟,问道:“你们说,韩非会不会来救援铁ning?”

      “一定会的。”金眼说道:“铁ning是韩非手下的大将,现在他危在旦夕,韩非不可能坐视不理的。”

      “恩!” 谢文东笑眯眯地点点头,说道:“是啊!韩非一定会来救援的,但是距离太远,当他赶到的时候,只能是替铁ning收尸了,呵呵!”他轻轻一笑,揉着下巴,如果向问天?#28142;?#24212;自己出手,他现在就不着急除掉铁ning了,可采用‘围点打援’的策略,围而不杀,打击青帮的援军,但现在没有那个必要了,既然南洪门已蓄?#25340;?#21457;,自己若不去利用,那就太傻了。

      正在这时,几名北洪门的青年拉着一个女人走了过来,那女人还不时尖声骂道:“你们这些臭流氓,快放手!混蛋!”

      谢文东一怔,举目看去,瞧清楚女郎的模样,他忍不住笑了。被北洪门人员推搡过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南方早报》的女记者。谢文东在发笑的同时,又忍不住在心里感叹,这个女人还真是有弃而不舍的精神。

      等女郎到了近前,谢文东含笑说道:“记者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听闻这话,女郎重重哼了一声,几名北洪门人员却皆是一惊,忙问道:“原……原来东哥认?#31471;?#21834;!”说着话,便想将女郎放开。

      谢文东摇摇头,说道:“不认识,仅仅是见过。她是报社的记者,一直想在我身上挖新闻,你们说该怎么办?”

      几名青年本想将女郎放开,可一听这话,手抓得更紧了,其中一人说道:“东哥,那就把她交给我来处置吧!”

      “你们敢杀我?”女?#19978;?#28982;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冲着谢文东历声呵斥道。

      谢文东摇头笑道:“恐怕,是?#22351;?#21333;杀你那么简单。”

      女郎身子一震,扭头看向周围的几名青年,发现他们都用怪异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身为女人,她当然明白那些目光代表着是什么。无论她的胆子有多大,但在这种时刻,也大不起来。她?#25104;布?#21464;得苍白,颤声问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谢文东不再说话,转过身?#21361;?#32972;对?#25490;?#37070;,同时挥了挥手。

      几名青年面露喜色,拉扯?#25490;?#37070;,向工地侧面的荒草地走去。

      女郎意识到要发生什么,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力气与几名健壮的青年比起来相差太远,非但没有摆脱几人的控制,反而被抓得更紧,身上也多许多淤青。她自己挣扎不开,她又向谢文东尖叫道:“谢文东,你不……”

      她话还没有说完,一名青年不知道从哪弄来的破布,狠狠的塞进她的嘴里,叫声也随之嘎?#27426;?#27490;。

      进了荒草地,走了一段距离,随后几名青年将她按倒在地,不由分说开?#35760;?#34892;扒开她的衣服。

      女?#20260;?#28982;已经被拉出好远,嘴巴也堵上,谢文东似乎?#38405;?#21548;到她的尖叫声,他向水镜招招手,面带苦笑的说道:“让兄弟?#20146;?#24471;别太过火,也不要伤害她,给她个教训就是了。”

      “明白!东哥!”水镜应了一声,快步向草地方向走去。

      当水镜到时,女郎的外衣和外裤已经?#35805;?#25481;,身上只穿一件白色的小背心以及白色的内裤,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让人看了,忍不住两眼喷火,此时那几名青年就是这样,一个个被欲火烧得满面通红,其中一名青年用力的分开女郎的双腿,半跪在地,将她的腿抬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同时又亲又咬,过了一会,青年兴奋得只哼哼,边撕?#31471;?#30340;内裤,边解自己的腰带。

      当水镜走到他身后时,正看到他露出白白的屁股。水?#24403;?#36807;头,气笑了,接着,提腿就是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

      那青年怪叫一声,一头跌在女郎的?#30631;?#19978;,随后慌张地爬起,叫道:“是他妈谁踢我……”

      当他看到身后的水镜时,剩下的半局骂声咽了回去,提着裤子,满面尴尬地说道:?#20843;?#27700;?#21040;悖?#20320;……你怎么来了?”

      “我来了,打扰了你的好事是吧?”水镜淡然说道:?#26263;?#27492;为止吧!”说着话,她拿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一沓钞票,递给青年,道:“要消火。等晚上回城里去找小姐!”

      水?#34507;?#25670;手,那几名青年拿着钞票,乐呵呵地走开了。

      ?#20154;?#20204;离开之后,水镜低头看着?#25104;?#20173;残留着惊恐和泪水的女郎,冷漠说道:?#25353;?#22909;你的衣服!”

      两?#31181;?#21518;,水镜在前,女郎在后,默默地从草地中走出来。

      他二人走到汽?#21040;?#21069;,谢文东瞄了女郎一眼,含笑说道:“记者小姐,很抱歉,刚才让你受惊了。”

      女郎竟然惊魂未定,双手抓着衣襟,身子还在哆嗦着,脑袋低垂,一句话也没有说。

      谢文东说道:“今天,你是运气好,兄弟们把你拉过来见我,但是,你要?#20146;。?#20320;的运气不会永远都这么好,如果还有下一次,那么刚才那一幕将还会发生,而?#19968;?#26159;没人打扰的延续下去,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说完,他转头看向水镜,说道:?#20843;?#38236;,带记者小姐回城里,找家最好的酒店,让她好?#30511;?#24687;。”

      “是!”

      水镜应了一声,挽住女郎的胳膊,说道:“走吧!”

      女郎站在原地没有动,当水镜第二次拉她时,她猛地抬起头,两只苦的通红的眼睛几乎快要燃烧起来,直?#26377;?#25991;东,咬牙说道:“今天你给我的耻辱,日后我一定会加倍?#19968;?#26469;的!”

      谢文东愣住,随后仰面而笑,?#22987;?#35828;道:?#20843;?#26102;奉陪。”

      女郎还想多言,水镜已不给她机会,皱着眉头,宁将他拉走。

      水镜想不明白这个女记者的脑袋里都装着什么东西,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处境的危?#31456;?难道她就认准东哥不会伤害她吗?那太可笑了,也太天真了。

      看着水?#21040;?#22899;郎拉上车,快速开走,金眼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东哥,这个女人很麻烦啊!”

      谢文东笑了,幽幽说道:“无论多么麻?#24120;?#20013;就是个女人而已。”

      另一边,工地内,北洪门对青帮的招降还在大张旗鼓的进行着。

      见喊话和食品引诱都不见效,赵荣老脸一沉,开始使?#20204;?#30828;的手段。

      他让下面的兄弟把抓到的那些青帮俘虏通通押到楼房正前方,分队列排开。

      在凌晨的恶战中,请帮人员逃跑的不少,但真正跑掉的却?#27426;啵?#22810;数都被北洪门生擒活捉了。

      数百号的请帮人?#21271;?#25414;绑着,在楼前站立数排,赵荣手下的一名头目从第一人开始招降,到了那人近前,大声喝道:“你?#35206;?#24895;意向我们投降?说!

      被问?#26263;那?#24110;人?#26412;?#30446;望望面?#26263;?#27004;房,只见个个窗户上挤满了脑袋,已方的兄弟都在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他胸中?#38590;?#19968;阵荡漾,摇头说道:不!

      北洪门头目点点头,冷笑一声,猛然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青帮人员双手被捆,受了他一脚,身子娘娘跄跄推出多远,最后站立不住,跌倒在地.

      ?#22351;人?#20174;地上挣扎着站起,那名头目喝道:杀!

      随着他的话音,早在一旁?#24613;?#22909;的北洪门帮众一拥而上,对着那名青帮人?#26412;?#26159;一顿乱刀.

      只眨眼工夫,那人便在?#20102;?#30340;刀光中被?#36710;没?#36523;刀口,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不识?#20040;?#30340;人,只能是这样的下场!北洪门走道第二名青帮人员近前,大声喝问道:你呢??#35206;?#24895;意投降?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