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四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四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秦双漠?#22351;潰骸?#25105;对别人也是如此。”

      谢文东苦笑,沉默片刻,问道:“我这回有问题吗?”

      秦双道:“还不清楚,至少要等检查的结果出来才能知道。”

      谢文东话锋一转,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为洪门做事。你不象是个喜欢帮派的人。”

      秦双抬起头,双眼冷冰冰地看着他,半晌,说道:“这?#36824;?#20320;的事。”

      谢文东笑道:“我是站在朋友的立场上问你。”

      能被谢文东称为朋友的人并?#27426;唷?#31206;双?#27492;?#27627;不领情,冷道:“我们不是朋友。”说完,看也没看谢文东,快步走出病房。

      当她快出房门时,谢文东挑眉问道:“你在躲避什么吗?”

      秦双一句话也没有说,回手将房门关好。

      谢文东举目望看着顶棚,对秦双的身世产生了兴趣。他把守在门口的金眼叫进房?#23567;?#37329;眼年岁虽不大,还?#22351;?#19977;十,但在北洪门已算是老人,和东心雷属于同一代的,他对北洪门内部人员的情况也比较了解。谢文东问道:“金眼,你和秦医生熟吗?”

      金眼一愣,摇了摇头,笑道:“不熟。在洪门,好象也没有什么人和她熟,除了一个人之外。”

      谢文东问道:?#20843;?”

      金眼道:“聂天?#23567;!?br/>
      “哦!”谢文东恍然明了。在他印象中,秦双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别人对她也是敬而远之,只有聂天行时常和她开开玩笑。冰美人这个外号,也正是由聂天行给她起的。只是现在聂天行已经退出洪门,过上隐居的生活。

      金眼疑惑地问道:“东哥为什?#27425;收?#20123;?”

      谢文东淡?#22351;潰骸?#21482;是有些好奇而已。”

      金眼叹口气,说道:“其实,秦医生的身世也是很悲惨的。”

      谢文东疑问地看着他。

      金眼解释道:“秦医生和我一样,都是孤儿,是被她的哥哥拉扯大的。对了,东哥,秦医生的哥哥叫秦单,以前是我们洪门的兄弟!”

      秦单?谢文东仰面冥思,翻遍脑海每一处角落,也没想起有这么一个人。他摇头道:“我没有印象。”

      金眼道:“秦单早在六年前就死了,死于一次与南洪门的争斗?#23567;?#37027;次激战打得很惨烈,我们有十二个兄弟送进医院里,结果再也没?#35874;?#26469;,秦单是其中之一。当他临死时,秦医生也在场,那时她还是上高中的小姑娘,哥哥的死对她打击肯定很大,我想这也是她选择做医生、选择洪门的原因吧!”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点点头,想?#22351;?#31206;双和南洪门之前还有这样的深仇。现在,自己和向问天达成共识,促成南北洪门?#21916;ⅲ?#38590;怪她会对自己产生敌意。想罢,谢文东幽幽叹口气。

      金眼道:“东哥,其?#30340;?#21271;洪门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合二为一。在长达数十年的争斗里,双方死伤的人太多了,积攒下的仇恨也太深。现在,凡是资格老点的干部,都有那么一两个曾经要好兄弟死在南洪门之手,想必南洪门那边也是如此,要想长久的?#21916;ⅲ?#21482;有一个办法……”剩下的话,他面带难色,没敢继续说下去。

      谢文东扬头道:“什么办法?”

      金眼停顿半晌,说道:“就是征服。只有其中的一方全面吞并掉另外一方,不然,和平的?#21916;ⅲ?#26089;晚还会?#33267;选!?br/>
      谢文东听后,叹道:?#32610;?#26159;?#22235;?#31563;啊!”

      反正话已经说开了,金眼再无顾虑,又道:“南洪门麾下缺少有能力的干部,被青帮打得连连败退,即使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下,仍将陆寇留在我们这里,为什么,还不是对我们不信任嘛!以东哥的智慧,不可能看不出这?#22351;恪!?br/>
      谢文东当然能看得出来,只是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一个光杆司令的陆寇留在北洪门内部成不了气候。他问道:“下面的兄弟对现在南北?#21916;?#30340;事情都有怎样的看法?”下面人在想什么,是他最想知道的。

      金眼笑了,道:?#20843;?#20160;么的都有,只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乐观,包括大多数的干部,相信南北之间还会再次开战。”

      谢文东低头,?#23835;?#19979;?#20572;?#27809;有说话,脑袋在?#20260;?#36816;转着。

      好半晌,金眼几乎要告退的时候,谢文东开口问道:“如果南洪门和青帮这两个?#35828;?#20154;站在你面前,你会?#21364;?#21738;一个?”

      金眼?#24230;坏潰骸拔一嵯却頡?#21335;洪门,东哥说过,攘外先安内嘛!”

      “呵呵!”谢文东轻声而笑,道:“那要看情况而定。如果是魂组和南洪门放在一起,我?#27426;?#20250;选择南洪门,但是青帮不一样,第一,它是个未知的敌人,我们对它还不了解,神秘的东西最可怕!第二,它发展壮大的太快,短短一年的光景,由台湾发展到大陆,堂口遍地开花,如果这时候我们去和南洪门开战,即使最后打赢了,回过头再想对付青帮,恐怕局面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了。”

      金眼眼珠转了转,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淡笑道:“先联合南洪门,除掉青帮这个大敌,然后,再和南洪门真刀真枪的打一场。我能赢向问天一次,就能赢他第二次、第三次,他是英雄,而我是坏蛋,英雄想赢坏蛋,只会在糊弄人的电影和小?#36947;?#25165;会出现!”

      金眼暗中吐了吐舌头,感觉自己刚才的话都是白说,东哥根本不需要自己提醒什么,心中早已经做?#20040;?#31639;。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笑呵呵道:“不错,越来越聪明了,看起来,你不适合再留在我身边做个保镖了。”

      金眼闻言吓了一跳,?#25104;布?#21464;白,嘴唇哆嗦着,看着谢文东说不出来话。

      谢文东一看他的样子,就知道金眼误会自己的意思了。他笑道:“我是说,?#38405;?#30340;能力,再做个单纯的保镖,实在太浪?#36873;!?br/>
      金眼听完这话,?#37027;?#38750;但未好,反而更糟。他低头?#25104;?#36947;:“我哪都不去,只想留在东哥身边。”

      谢文东道:“现在是多事之秋,帮会正是用人之?#21097;?#20320;应该……”他正想劝劝金眼,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

      “近来!”谢文东扬声说道。

      房门一开,木子走近来,瞧瞧面色不佳的金眼,心中奇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不敢多?#20843;跡?#35828;道:“东哥,金三角的老鬼来了!”

      “哦?”谢文东一笑,道:“让他近来!”

      想?#22351;?#32769;鬼找到这里来了,自己正要去找他呢。

      老鬼穿着白色的西装,带着一副茶色墨镜,脚下一双擦得油光铮亮的皮鞋,这一身行头都不错,只是穿在他身上就变了味,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谢文东本不想笑,但看到他,实在忍不住,还是笑出了声。

      “你还在这里笑?”老鬼栽掉墨镜,拉了拉紧紧勒住脖子的领带,怒声道:“我真怀疑,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谢文东耸肩道:“我怎么了?为什么笑不出来?”

      老鬼贴进谢文东,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他。

      被他看?#27809;?#36523;别扭,谢文东皱了皱眉头,道:“不要靠这么近,我?#38405;?#20154;可没有兴趣。”

      老鬼翻着白眼道:“你以为?#19968;岫阅?#24863;兴趣吗?我是看你受伤?#21916;謊现?”

      谢文东笑骂道:“妈的,你什么时候?#38590;?#21307;术了。”他和老鬼的交情很深,除了生意上的往来,私交也甚厚,说起话来也非常随便。

      老鬼长长叹了一声,背着双手,在病床周围漫步,随口说道:“能?#35828;?#20320;,看起来那些杀手很厉害啊!”

      恩?他也知道自己被杀手偷袭的事?这消息也传得太快了吧!谢文东眯了眯眼睛。

      老鬼打个寒战,反射性地说道:“别向我眯眼睛,我可不怕你这招!”他说话时语气是硬的,心却是虚的。

      谢文东笑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鬼摸摸?#20146;櫻?#36947;:“我不仅知道你被人刺?#20445;?#36824;知道对方是什么?#22235;?”

      这句话正中谢文东的‘软肋’。他眼睛一亮,追问道:?#20843;?#20204;是什么人?”

      “很厉害的一伙人……”老鬼还想卖关子,见谢文东正眯缝着眼睛盯着自?#28023;?#30524;中隐隐射出森光,他心脏一紧,忙说道:“是越南帮。”

      “越南帮?”谢文东挠头,问道:“越南帮是什么帮?我和他们接触过吗?之间有仇吗?”

      老鬼道:“你和他们接没接触过,我不知道,但是,你们有仇倒是真的。”

      谢文东越听越糊涂,茫?#22351;潰骸?#26377;什么仇?我怎么不记得了。”

      ?#26263;?#28982;是生意上的纷争喽!”老鬼道:“一听名字就知道了,越南帮是由越南人组成的帮会,实力不小,他们是我们金三角的老?#31361;В?#20132;往多年,但今年金三角受灾,罂粟产量不比以往,你一人占去大半的份额,其他不少帮会就买?#22351;交?#20102;,越南帮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是靠毒品买卖为生的,断了货源,也就等于断了财路,你说,他们会不会狠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