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五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五十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即使杀了我,他们也什么都得?#22351;健!?#35874;文东淡淡一笑。

      老鬼摇头,道:“只要你死,金三角和文东会的关系自?#27426;?#20102;,那些许诺给你的份额,大多会被越南帮占去。”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道:“就算我死了,文东会和金三角的合作关系还在嘛!不过,?#19968;?#26159;要感谢鬼兄能来告诉我这些。对了,越南帮的总部在越?#19979;?”

      “不是。”老鬼解释道:“越南帮有很多,香港有,台湾有,大?#25509;校?#29978;至世界很多地方都有他们的组织,越南帮只是个统称,他们之间并没有直接关系。暗杀你的越南帮,是大陆的越南帮,对大陆的情况也比较了解。要命的是,越南人十?#20013;?#24717;,生性残忍,他们要发起疯来,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是啊!连人体炸弹都搞出来了!谢文东想起上午在自己面前爆炸的杀手,心中多少有些寒意,感觉他们行事风格和不要命的魂组有一拼。虽然这样想,但谢文东却不怕他们,而且他也没怕过谁。只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事情就好办了,他笑眯眯地说道:“越南人,有意思,当初前辈们打败过他的军队,现在,?#19968;?#24597;它的黑社会?!哈哈——”

      老鬼担忧地看着谢文东,意味深长道:“兄弟,你不要小看他们啊,越南人的凶狠和不要命是出名的!”

      谢文东悠悠道:“兵来将挡,水来?#28860;?什么狗屁越南帮,把我逼急了,我让他们统统死光!”

      老鬼说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兄弟,我希望你能去和越南帮谈清楚,大不了把你的那份分给他们一些,那事情不就结了吗!”

      谢文东双腿一飘,下了病床,冷笑道:“现在他们已经打到我的头顶上了!既然游戏开始,想结束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也不是他们越南人想不玩就可以不玩的,毒品,我一分都不会给他们,而且,我也?#23835;?#20182;们所做的事付出相应的代价。鬼兄,不要再劝我什么,你不会因为年纪越来越大,胆子却越来越小了吧?”

      老鬼叹口气,谢文东就是这样的人,决定的事情,别人根本无法改变。他问道:“你想怎么样?”

      谢文东?#27425;?#36947;:“大陆越南帮的总部在哪?”

      老鬼道:“在云南。”

      谢文东想了想,道:“那是南洪门的地盘。”

      老鬼苦笑道:“现在已经不是。整个云南,大半已是青帮的了。”

      青帮?青帮和越南帮同在云南,后者偷袭自己,对自己的?#20982;?#25484;握得十分精确,按理说越南人的势力没有发展到T市,在T市不应该有那么多眼线,但是有青帮从中帮忙就不一样了。这事恐怕和青帮脱不开?#19978;怠?#20182;问道:“青帮和越南帮的关系如何?”

      老鬼?#20843;?#29255;刻,答道:“很亲近。”

      是了,看来自己的猜测不会错!谢文东点点头,道:“鬼兄,谢谢你能告诉我这些。对了,有件事我要麻烦鬼兄帮忙!”

      “什么事?”老鬼反应很快,马上又道:“不是想让我帮你对付云越南帮吧?这可不行,越南帮是我们的老客户,我……”

      看着老鬼为难的样子,谢文东打断他的话,说道:“不是这件事,而是另有事情。”

      老鬼一怔,疑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谢文东道:“我想安排一个去你们金三角,在你那边躲避一阵子。”

      “哦?”老鬼好奇道:“什么人?”

      ?#20843;?#21483;东尼。维克多。”谢文东笑吟吟地说道。老鬼想了好一阵子,恍?#22351;潰骸?#19996;尼。维克多不是美国的大毒枭吗?怎么,你和他有交情吗?让他去金三角干什么?”

      谢文东也不隐瞒,把FBI追捕东尼。维克多的事情简单叙说一遍,老鬼听后,挠挠头发,道:“原来是这样。好吧,我一会给将军打电?#20843;?#19968;下,问题不大。”美国追捕的人,一般的国?#19968;?#32773;组织都不敢收留,但缅甸的金三角却是例外,有中国的支持,缅甸也没怕过美国。

      “那这事就拜托鬼兄你了!”“你还和我客气什么!”

      等老鬼走后,谢文东给东尼。维克多去?#35828;?#35805;,问他和中东某国的交易进行的怎么样,得到的答复是一切顺利。

      谢文东不想知道购买他手里军事机密的国家是哪国,也不想知道他从中赚了多少钱,他关心的是东尼什么时候能离开,甩掉这个烫手的?#25509;蟆?#20182;让东尼。维克多作好?#24613;福?#38543;时可能出发,去金三角。后者满口答应。

      当天晚间,谢文东身体检查报告出来,没?#20889;?#38382;题。知道这个结果,谢文东在医院里再也呆不下去,立?#35848;?#22238;北洪门总部。

      秦双这回没有阻拦,但是有个要求,要跟随谢文东的左右,她的理由很充分,对谢文东的伤势做跟踪观察。

      谢文东也未反对,虽然秦双冷了一些,但有这么个美女坐在自己旁边,也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北洪门总部,洪武大楼。

      谢文东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把任长风找来,问道:“长风,你?#27426;?#29579;海龙怎么样吧?”

      任长风道:“我倒是想对他怎么样,但?#22351;?#24320;始,老雷回来就把我拦住了。”

      谢文东点点头,让他把王海龙带来。

      王海龙此时异常狼狈,原本红光满面的脸已变得灰白,油光的头发失去光泽,?#20197;?#31967;的一团,衣服凌乱,精神萎靡,看起来好象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听说谢文东找他,整个心都提到嗓?#21451;邸?#27946;武集团的前任名誉董事长窦展堂可算是北洪门的老人,身份地位极高,别人对他也十分敬重。但王海龙不一样,他虽然是接替窦展堂的职务,但?#19990;?#23578;?#24120;?#22312;社团中一无功劳,二无苦劳,三还没有能拿出手的业绩,他真害怕谢文东一个不高兴,直接把自己做了,?#20146;?#24049;可就死得不明不白,最后还落得个吃里爬外的名声。进入办公室,站在谢文东面前,?#37027;?#19971;上八下,缠声说道:“东哥!”

      谢文东一摆手,道:“坐吧!”

      王海龙哆嗦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说是坐,其实只是屁股沾了?#22351;?#36793;。他额头见汗,结巴道:“东哥,在……在商场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感觉很意外,我真的……真的毫不知情,如果早知道埋伏了杀手,就算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24050;?#35831;东哥去啊……”

      任长风在旁冷声哼笑道:“有些人,为了钱财,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啊!”

      王海龙?#25104;?#22823;变,慌忙道:“我……我……”身为生意人,口才本是相当不错的,但这时他却紧张得说不来?#21834;?br/>
      谢文东向任长风摇摇手,对王海龙道:“不要说了,我知道。今天长风?#38405;?#26080;礼,让王兄受惊了,看在同门的面?#30001;希?#36824;请多包含。”

      他此言一出,别说东心?#20303;?#20219;长风等?#31639;读耍?#36830;王海龙也惊呆了。他咽口吐沫,问道:“东哥不怀疑是我……”

      他话未说完,谢文东已笑道:“我相信自己的兄弟。王兄,回家去休息吧!”

      王海龙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他惊讶道:“东哥真的相信我?”

      谢文东哈哈笑道:?#26263;?#28982;!同是洪门兄弟,我当然信?#25991;?#33258;己人,还?#23835;?#20449;任谁呢?”

      “东哥……我……我……”听完谢文东的话,王海龙激动得两眼含泪,嘴唇直哆嗦,半晌说不出?#21834;?br/>
      谢文东站起身,走到王海龙近前,拍拍他肩膀,说道:“王兄早点回去休息,帮会中的生意还需要你多费心照料呢。”

      王海龙连忙站起,接连鞠躬,语无伦次地说道:“谢?#27426;?#21733;,谢?#27426;?#21733;对我的信任,我以后定会为社团全心全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谢文东听后哈哈大笑。

      这时姜森把王海龙的钱?#23567;?#25163;机?#20154;?#36523;物品拿出来,递还给他。

      王海龙一一接过,对谢文东又是感恩又是道谢,直到后者被他肉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后,他才退出办公?#25671;?br/>
      王海龙就这么走了,任长风可急了,他抢步上前,眼睛瞪得溜圆,低声说道:“东哥这次受袭,王海龙的嫌疑最大,怎么可以就这么把他放走呢?”

      谢文东笑了笑,看向姜森。

      姜森道:“东哥,我已经在王海龙的手机里装放了窃听器!”

      “恩!”谢文东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看向灵敏。

      灵敏多机灵,一看谢文东的眼神,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面容一正,说道:“东哥,我这就去安排兄弟跟踪他。”说完,大步流?#20146;?#20102;出去。

      任长风瞧瞧消失在门外的灵敏,再看看姜森,半晌,他长声说道:“原来东哥早做好了?#24613;浮!?br/>
      谢文东笑眯眯道:“王海龙是我们洪门的自己兄弟,不同于外人,我?#20146;?#20107;,必须要慎重,不然,很容易伤害到其他的兄弟。既然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先把他放走,暗中观察的好。”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