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20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20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深吸了口气,甩了甩有些发晕的脑袋,喃喃说道:“难怪有那么多人选择毒品呢!”在某种程序上讲,毒品确实可以让人忘记所有烦忧的事情,迷失在幻觉当中,从而使人从?#20113;?#20135;生迷恋而不能自拔,当认清楚这一点时,自己已经上隐了。

      “东哥,你没事吗?”看着谢文东手中只剩下一半酒水的杯子,再瞧瞧他一安然无事的样子,袁天仲忍不住疑声问道。

      谢文东摇摇头,苦笑说道:“有事!”

      “啊?”袁天仲皱起眉头,看谢文东的模样,丝毫不象有事的样子,反观格桑,倒是已经开始神智不清了。

      ?#22351;人?#20877;说话,几名身材高挑纤瘦、年轻性感的白人女郎走了过来,笑嘻嘻地问道:“可以和你们一起喝酒吗?(英)”

      谢文东仰起头,环视几名女郎一眼,随后向旁挪了挪,拍拍身边的空位置,含笑说道:?#30333;?英,以下略)”

      灵敏、五行以及袁天仲皆在心中暗叹口气,看起来,东哥确实有事,若在平时,他肯定不会搭理这些流莺。

      几名女郎纷纷在众人之间的空隙坐下,看得出来,在国外女人的眼中,身?#30446;?#26791;、相貌粗旷的格桑更是要比其他人更有吸引力,两名最漂亮的女郎都挤在他身边,虽然他现在迷迷糊糊的,又不会英语。

      坐在谢文东身旁的是名二十出头、姿色平平、浓装艳抹的年轻女?#26705;?#27169;样一般,但是倒很健淡,问东问西,嘴巴说个不停。

      她问道:“先生,你们是哪国的人?”

      谢文东说道:“中国!”

      “中国哦!”女郎一愣,随后笑问道:“那你们是来荷兰旅游的吗?”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30333;?#29983;意。”

      女郎惊讶地看着他,说道:“真是看不出来,你还象个孩子。”东方人和西方人的眼光是有所差距的,如果是相貌清秀的东方人,即便三、四十岁,在西方人看来仍象是青年人。

      谢文不仰面而笑,随口问道:“你们想喝些什么?”

      ?#20843;?#20415;啦!”女郎说得随意,可点起东西来,却一点没客气,专挑些贵的酒品以?#26263;閾模?#24403;然,这些东西在她看来是很昂贵的,但在谢文东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通过交谈,那女郎知道谢文东几人是第一天到荷兰,好热情地介绍道:“你们选好住的地方了吗?我知道附近有家旅店,即便宜,环境又好,你们有没有兴趣?”

      谢文东笑呵呵地看?#25490;桑了?#29255;刻,点占头,说道:?#26114;?#21834;!”他不是个奢华的人,也不强求外出一定要住酒店,只是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落脚地不容易找,酒店是最佳选择,既然现在有人介绍旅馆,他没有理由拒绝。

      见他同意,女?#19978;?#24471;很兴奋,?#25104;?#30340;笑容更浓,连连向谢文东劝酒。

      那杯‘迷幻空间’,他只喝到一半便感到飘飘然,谢文东再不?#39029;?#35797;,将剩下的半杯推到一旁,向服务生要点些正常的啤酒,和女郎对饮起来。

      谢文东和酒量虽然算不上是海量,但也绝对不差,时间不工,便有五瓶啤酒下肚。而他身旁的那名女郎已有了几分醉意,满面绯红。灵敏、五?#23567;?#34945;天仲基本上没怎么喝酒,毕竟这里是阿姆斯特丹,是荷?#24049;?#38376;的地盘,他们不敢太大意。

      等到晚间十二点左右时,谢文东等人才从舞厅里走出来。几名小姐都没有跟出,惟独帮谢文东介绍旅馆的年轻女郎跟随众人出。到了外面,谢文东长长吸了口气,这时候,街道上的行人少了许多,基本上没什么游?#20572;?#22312;大街上闲逛的都是挑选小姐的嫖客。

      谢文东转头看向女?#26705;?#38382;道;“你说的旅馆在哪?”

      年轻女郎从手袋里掏出手机,说道:“你等下!我叫他们派?#20498;?#26469;接你。”

      “哦……是啊!”年轻女郎?#20174;?#24456;快,结巴一下,便笑道:“即便很近,但还是坐车方便一些嘛!”说着话,他拨打出电?#21834;?br/>
      灵敏皱皱眉头,用中文对谢文东说道:“东哥,这个女人有点不太对劲。”

      谢文东也看出来了,不过他倒想瞧瞧,对方究竟要干什么。他微微点头,道:“静观其变。”

      袁天仲?#27426;?#33521;语,不过听到灵敏和谢文东的对话,他心中一震,狐疑地看了看打电?#26263;?#22899;?#26705;?#24320;始小心提防起来。

      女郎打电?#26263;?#26102;说的是荷兰语,语速还很快,叽里?#36317;?#22320;不知道说些什么。隔了片刻,她把电话放下,对谢文东道:?#26114;?#20102;!车子马上就到!”

      谢文东双手插在口袋中,含笑点?#35828;?#22836;。

      女郎这个很快,一等就是半个钟头,当众人的耐性马上要磨光的时候,一辆灰土土的面包车,在众人面?#26263;?#36335;边停下,接着,?#24471;?#19968;开,从副驾驶座位上跳下来一名四十出头的白人汉子,相貌平常,满脸金黄色的络腮胡须,身材十分很壮实,足有一米九零开外。白人汉子的目光在谢文东等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年轻女郎身上,两人用荷兰语打着招呼,接着又开始说起谢文东等人听?#27426;?#30340;荷兰?#21834;?br/>
      只交谈了小会,那白人汉子将面包车后面的?#24471;?#25289;开,对谢文东等人笑容满面的说道:“上?#34507;?我们旅店价格便宜,而且刚刚装修过,干净、舒适!”

      这回他说的是英语。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看白人汉子,再瞧瞧一旁的年轻女?#26705;?#24515;思在急转,直到现在,他也没看出来对方究竟有什么企图,不过,他却能感觉出来这个白人汉子不简单,在他身上,有股浓浓的杀气,这不是可以表现出来的,而是自?#27426;?#28982;流露出来的。

      除了迷迷糊糊的格桑,灵敏等人也都感觉到了。

      正常来说,既然感觉到?#27426;?#21170;,谢文东就不应该再做对方的车,可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微微点?#35828;?#22836;晃身?#24613;?#19978;车。

      灵敏见状,吸了口凉气,急忙拉住他的胳膊,低声说道:“东哥,小心!”

      谢文东一笑,说道:?#25300;?#24819;弄清楚,他们究竟在玩什么鬼把戏!”说着,他向众人甩甩头,坐到?#30340;凇?br/>
      众人相互瞧瞧,无奈的跟了上去。

      那名白人汉子刚要转身回车,年轻女郎拉住他,把手伸到他面前,像是在索要着什么,那白人汉子应?#35835;?#21477;,强行将女郎甩开,大步流星回到?#30340;凇?#22899;郎在车旁高声叫喊几句,看她的表情,显然像是骂人的?#21482;啊?br/>
      “怎么回事?”谢文东看着副驾驶座位上的白人汉子,故作迷惑的问道。

      白人汉子示意身旁的司机开车,随后转回头,无奈的耸?#22987;紓?#35828;道:?#20843;?#22312;向我要回扣,女人总是很贪婪的。”

      ?#26114;?#21621;!”谢文东眨眨眼睛,仰面而笑。

      旅馆距离红灯区很远,红灯区位于市中?#27169;?#32780;旅馆却在阿姆斯特丹的?#35760;?br/>
      车行速度很快,但却越走越偏僻,越走人烟越稀少,灵敏、五?#23567;?#34945;天仲的心也渐渐提了起来。

      由于身上没有武器,灵敏和五行比袁天仲紧张得多,到是格桑毫不在意,坐在最后面,放心大胆的呼呼大睡起来。

      不用谢文东等人发问,那白人汉子回头干笑道:“快到了,就快到了!”

      这句话,一路上他至少说过七八遍了。

      过了良久,汽车终于在一处偏僻幽静的地方停下,透过车窗,谢文东向外一瞧,路边还真有一家旅馆,名?#23567;?#37326;狼”。

      白人汉子十分客气,连连摆手,示意众人进去。

      谢文东向灵敏等人使个眼色,随后,他双手插在口袋中,从容的走进旅馆内。

      旅馆并不像白人汉子说的那样刚刚装修过,里面虽然收?#26263;?#24456;干净整洁,但却象八、九十年代的设施,无论桌椅,都很破旧。在前台后,坐着一名五十多岁的干瘦老头,戴着眼镜,头发稀疏,等谢文东等人进来之后,他抬头瞄了一眼,用英语问道:“你们几个住店?”

      “九个!”谢文东眯缝着眼睛,盯着老头,平淡的说道。

      “开几间房?”

      “九间!”

      “哦!”老头站起身,?#30001;?#21518;的墙壁上摘下九把钥匙,往前台上一扔,然后伸长脖子,冲着楼上叫喊了两声。

      时间不长,旅馆楼上跑下来一名青年,先用荷兰语与老头子交谈几句,接着对谢文东等人笑道:?#25300;?#24102;你们去房间!”

      谢文东含笑道谢,随着青年向楼上走去。

      灵敏快行?#35206;劍?#21040;了谢文东身边,低声说道:“东哥,这家旅店很古怪!”

      “是啊!”谢文东点点头:“古怪的旅店,古怪的名字,还有古怪的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