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8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78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金岩对谢文东言听?#25340;櫻?#36830;连点头答应,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十分钟后,感觉南洪门的人走的已经够?#35835;耍?#35874;文东向金眼一甩头,拉开车门,从面包?#36947;?#36454;了出来,随后,解开衣襟,将衬衫撕下一条,蒙于?#25104;希?#20854;他?#24605;?#29366;,纷纷照做。这些人,一个个满身xue污,拎着xue迹斑斑的片刀,数量虽然?#27426;啵?#20294;杀气十足,两眼冒着凶光,在大街上急速向堂口跑去。

      堂口外有南洪门的守卫,见跑来这么一群人,皆吓了一跳,本能的倒退两步,齐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杀人的!”谢文东答了一句,首当其冲,跑了上来,到近前后,再?#27426;?#35805;,抡刀就砍。他的速度太快,一名青年躲闪不及,胸前被划开一条尺长的大口子,惨叫一声,仰面摔倒,谢文东片刻也未停顿,抡刀又砍向其他人。

      知道这个时候,南洪门的守卫才意识到来人士北洪门的帮众,顿时都吓懵了,不知道这帮北洪门的人是哪里冒出来的,老大明明已经带人去打吗,他们怎么跑到堂口来了呢?

      留在堂口内的南洪门人员本就?#27426;啵由?#27627;无防备,哪里是谢文东等人的对手,很快,谢文东等人就突破了堂口大门,如同下山的?#31361;ⅲ?#30452;冲进堂口之内,逢人就砍,见人就劈,直把南洪门帮众?#25104;?#30340;惨叫连天,苦不堪言。

      负责守卫的小头目见己方实在顶不住了,立刻给樊珉打去电话,接通后,他迫不?#25353;?#30340;颤声说道:“珉哥,不……不好了,北洪门的人打进堂口了……”

      北洪门的人打进堂口了?听完这话,樊珉的?#20146;?#24046;点气歪了,根据线报,北洪门的人明明还在郊外,什么时候潜伏到堂口那边去了?他怒生呵斥道:“不要胡说,你是眼睛花了还是在做梦?”

      “珉……珉哥,是、是真的,北洪门真的打过来……”

      话还没有说完,电话那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然后,便是一片嘈杂的声音,时间不长,电话里响起忙音。

      樊珉拿着手机,倒吸一口冷气,听起来,堂口那边真的乱了,不过根据线报,北洪门的人确实都在郊外,那么偷袭堂口的人是哪来的?难道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哎呀!樊珉急得抓耳挠腮,立刻下令:“停止前进!撤退!全体撤退·回堂口!”

      且说谢文东等人,简直如同一股旋风,风卷残云一般将南洪门留在堂口内的守卫消灭得干干净净,随后将南洪门留在堂口内的贵重东西搬运一空,最后,倒上汽?#20572;?#19968;把火将堂口点着了。

      谢文东是打定了主意,以已方现在的人力根本守不住堂口,可是也不能白白让给南洪门,干脆烧个干净,大家谁都别抢了,至于以后已方打回常德后,再重建堂口也不迟。

      北洪门这边时间掌握得很好,放完火后,坐上汽车,前脚刚走,樊珉等人随后也就到了,离老远,樊珉就看到堂口这边红彤彤的,火光冲天,到了近前再看,大火由内向外,由上向下,火借风势,风助火威,整栋小楼都淹没在火海之?#23567;?br/>
      “啊——”樊珉跳下?#36947;矗?#24778;叫一声,想上前去?#28982;穡?#21487;迈出?#35206;劍?#21448;退了回来,火势实在太大,不用到近前,就感觉到一阵阵?#36843;?#30340;气浪迎面扑来,吸进身体里,肺都快要燃烧。

      扑通!樊珉傻眼了,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堂口,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

      倒不是堂口的这栋小楼对他有多重要,而是他这次带来的物资以及现金都存放在堂口内,现在堂口着火,一切都要化为灰烬,他如何向老大解?#20572;?#21448;如何再开口管向问天去要?可是没有钱,没有物资,已方这许多人如?#25991;?#29983;活?

      樊珉又气又急又怒,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他的手下人刚要过来

      搀扶他,樊珉?#22351;?#19968;声,从地上蹦起,大声喝问道:“北洪门的人在哪?北洪门的人都跑到哪去了?”

      他手下这些人哪知道北洪门的人跑到什么地方去了,面面相视,一个个垂下头,谁都没?#20889;?#35805;。

      “气死我了!”樊珉暴跳如雷,可是抓?#22351;?#32972;洪门的影子,他浑身的本事,也没有?#26790;?#20043;地。

      琢磨了好一会,他沉声下令,道:“上车!”

      “珉哥,我们现在去哪?”

      “去郊外!,找北洪门的杂碎算账!”反正堂口这场火是扑不灭了,樊珉一琢磨,留下来也毫无?#20040;Γ?br/>
      ?#28982;?#28040;防和警方人员都会到场,自己解释起来还得多废口舌,不如暂时离开,先去?#35828;?#21271;洪门在郊外的老巢在说。

      堂口遇袭,?#30452;欢?#26041;点了一把大火,南洪门众人气闷,垂头丧气地坐上车,刚才杀向郊外时的雄心壮志这时候已所剩无几。

      一路无话,等樊珉带着手下人员来到郊外,到了北洪门落脚的那栋未完工的别墅里一看,哪还有北洪门人员的影子,里面空荡荡,

      早已人去楼空。

      “这帮该死的混蛋!”樊珉气极,在别墅里挥舞着拳头大骂北洪门。

      正当他?#24613;?#31163;开的时候,电话又响,接起一听,己方在市内的数?#39029;?#23376;同时遇袭,请求他派人去支援。

      樊珉只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他怒吼问道:“对方是什么人?”

      “可,,,,,,可能是北洪门的人。。。。。。”

      “什么叫可能?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主要是因为对方都蒙着面,我们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判?#21916;?#20986;来对方究竟是什么人……”

      “笨蛋!一群笨蛋!”

      挂断电话之后,樊珉又带?#24605;?#21254;匆地往市内赶去,等到达出事的场子之后,对方已跑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片狼籍以及己方十多名?#25749;擰?#38271;话短说,这一个晚上,要么是城东出事,要么是城西遇袭,樊珉带领一干手下疲于奔命,累得筋疲力尽,苦不堪言。

      等到天色放亮的时候,对方的偷袭总算告一段落,樊珉也随之长出一口气。

      他百思?#22351;?#20854;解,对方明显是北洪门的人,可是北洪门那边带队的头目是金岩,自己和他打过?#22351;潰?#24590;么突然变得如?#27515;?#23475;,狡猾多端,把自己打得晕头转向,何况金岩也并未得到北洪门的增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想不明白,也没有心思再去想,此时他又累又困,只想找个地方舒舒服服的大睡一觉。他满面疲惫地对手下人交代道:“折腾一晚,大家也累了,都去休息吧!”

      他手下人?#22007;?#30475;看,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离开。

      见状,他疑问到:“你们还站这里干什么啊?不想休息么?”

      “老大,我……我们去哪里休息啊?堂口都已经被烧没了。”

      听了这话,樊珉火往上撞,怒声道:“堂口烧没了,难道整个常?#20081;?#28903;没了吗?遍地的旅店,你们不会找地方住吗?这种事情也?#27425;?#25105;,都他妈猪脑子啊?!”

      “老大,关键……关键是兄弟们口袋里都没钱了……”手下人壮着胆子低声说道。

      樊珉眨眨眼睛,?#35835;?#29255;刻,张开的嘴巴又慢慢闭上,他摸摸口袋,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收下兄弟,苦笑道:“我这里还有几万块钱,都提出来分给兄弟们,让大家省着点花。”

      “老大……”

      樊珉的脾气虽然暴躁,但是为人不错,十分大方,对收下的兄弟也很好,颇得手下人的爱戴,正因为这样,他这波南洪门的人员战斗力也十分强劲,前去打北洪门郊外别墅时,如果不是带队头目被袁天仲干掉,北洪门那边想打退南洪门的进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此时见老大把自己的家当都拿出来了,收下人无不感动,樊珉摆摆手,说道:“快去吧,我也要休息了!”说完话,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坐上汽车,带上一干心腹手下,前往就近的酒店。

      他想休息,可谢文东这边并没有就此罢手的意思。

      下面的兄弟虽然少,但骁勇善战的干部多,任长风、格桑、袁天仲、金岩等等,随便跳出一个,都是以一顶十的悍将,谢文东将他们分散开来,其他人休息,他打完了,格桑继续打,其他?#24605;?#32493;休息,格桑打完,袁天仲接着,如此循环,彻底让南洪门摸不着头脑,感觉好像满城都是南洪门的人。

      清晨时,任长风、格桑、袁天仲、金岩等人都折腾了一夜,他们去休息了,不过谢文东却开始?#24613;?#19978;阵了。

      他身边,除了五行兄弟之外,还有十来名北洪门人员,经过一晚的休息,此时都养足了精神。

      根据灵敏提供的情报,谢文东等人坐着一辆面包车,去了市区城北的一家酒吧。

      南洪门在这里安排了二十来人,?#27426;?#19981;少,刚好能被谢文东这波人轻松吃掉。

      此时天色大亮,酒吧也快要打烊,紧张一晚上的南洪门人员都?#24613;?#21435;休息了,可他们刚从酒吧出来,只听哗啦一声,停靠在路边的面包车车门突然拉开,从里面蹦出一群蒙面的黑衣人,手中提刀,直向他们冲杀过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