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4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4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唉!金岩看眼格桑,轻轻叹口气,除了耐心等下去,也实再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

      又过了十分钟,对于金岩来说,简直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一点二十左右,正在他等得抓揉肠的时候,两家旅馆同时传出动静。

      此时是凌?#21487;?#22812;,城市一片寂静,所以有点声音能传好远。

      躲藏在暗处的金岩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心也随之提到嗓?#21451;郟?#36825;时他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紧张出现了幻觉,转头看向身旁的兄弟,见众人也都是面露惊喜之色,他这才放下心来,看来正如东哥所说了,南洪门要有所行动了。

      仅仅过了三、四分钟,靠近金岩等人藏身之处的这家旅馆房一开,从里面率先跑出三名青年,这三人都是光着膀子,边穿衣服边往外跑,到了外面,回头向里面高声招呼道:“快、快、快!动作都快一点,老大那边出事了,先找到车再说!”

      随着话音,南洪门的人三五成群,不时的从旅馆内跑出来,一个个皆是衣衫不整,有些人连腰带都未来得及扣上,提着裤子就出来了。时间不长,在两家旅馆门前已聚集起两百多号南洪门帮众。

      见时机也差?#27426;?#20102;,金岩深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又激动又紧张的?#37027;椋?#22238;头低声说道:“兄弟们!社团能不能在常德立足,我们能不能彻底打败南洪门,就看这一仗的了,东哥信任我们,委以我?#20405;?#20219;,我们可不要让东哥失望!”

      嗯!众人心里皆憋着一口气,没有人搭言,却齐刷刷地重重点头。

      金岩咬了咬牙关,将手中片刀慢慢高举,大喝一声:“兄弟们!随?#30097;?”

      “杀啊——”

      哗!顿时间,以金岩和格桑为首的五十名北洪门兄弟呐喊着从旅馆不远处的小胡同里杀出来,金岩这时候真豁出性命了,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

      南洪门众人正处在混乱之中,老大樊珉被杀的消息,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些人像是失去了主心骨,聚集在旅馆门前,有人议论纷纷,有人高喊?#39029;擔?#26377;人呼吁众人去报仇,说什么的都有,乱成一团。

      正在这时,北洪门的人突然杀出,南洪门帮众皆吓了一跳,许多人看着冲杀上?#26263;?#21271;洪门众人,皆未?#20174;?#36807;来是怎么回来。

      金岩速度极快,转?#24067;?#21040;了南洪门阵营前,二话没说,抡刀就?#24120;?#21345;嚓,随着刀锋切骨的声音,一名青年胸口中刀,惨叫着倒地。

      “啊!敌人!是敌人!北洪门的人杀过来啦……”

      本就混乱的南洪门阵营变得更乱,许多人跑出来的仓促,身上连武Q都没带,这时候见北洪门来偷袭,想拿武Q去迎战,结果一摸身上,什么都没有,只是接触的?#24067;洌?#21335;洪门这边就有十多人被砍翻在地,整个场面像是炸开了锅,人声鼎沸,人爷马翻,数十名带有武Q的南洪门帮众聚在一起,拉开架势,准备迎战北洪门,突然间,听到前谇以来一声呐喊:“兄弟们,都给我让开!”

      随着话音,北洪门的人像潮水一般,向左右分散开来,中间让出一条通道,在一阵“咚咚咚”的脚步声中,南洪门帮众看到在夜幕中,一条二米多高,好像一堵墙似的黑影向已方急速冲来。

      这是什么东西?南洪门众人大惊失色,许多人身子都僵住了,片刀举在空中,怎么也落不下来。

      转眼间,那黑?#26263;?#20102;南洪门众人的近前,只听叮叮两声,两把片刀被磕?#26705;?#40657;?#20843;?#24230;不减,硬生生地?#27493;?#21335;洪门的阵营之内。

      顿时,南洪门阵营里鬼哭狼嚎,传来一片惨叫声,只见来着在南洪门阵营之内,简直如入无人之?#24120;?#34429;?#24576;?#25163;空拳,但是两只大拳头抡开,刮到谁身上都是骨断筋折,再看这人,身高二米开外,象是下山的?#27832;?#25104;了静,锐不可当,南洪门刚刚提升起来的那点?#20998;舅布?#34987;扑灭得干干净净,人们相互拥挤、推搡,只想尽快逃离此处。

      见状,金岩大喜,格桑真称得上己方的第一猛将啊!他将手中的片刀一挥,高?#26263;溃骸?#20804;弟们,随格桑大哥杀!”

      “吼——”

      别看北洪门这边只有五十人,但有身先士卒的金岩做主将,有仿佛天神下凡的格桑做先锋,就算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怕,五十人,士气如宏,气势冲天,挥舞片刀紧随格桑之后,兜着屁股杀了上去。  这是一场实力相差悬殊的火拼,在人数上,双方相差七、八?#21486;?#19981;过这是一场一面倒的火拼,三、四百人的南洪门被五十人的北洪门杀的哭爹喊娘,溃不成军,一泻千里。

      如果不是樊珉身亡在前,让南洪门帮众失去了主心骨,如果不是南洪门毫无准备、仓促迎战,如果没有格桑,南洪门又不缺少武器,恐怕火拼绝对不会是这个结果。当然事实就是事实,没有那些如果,全无?#20998;?#30340;南洪门帮众被杀得大败,死伤无数,一些没有受伤的帮众也都被打散了,不知道跑到何地。

      这一场拼杀,南洪门输得一败涂地,毫无还手之力。

      等激战结束之后,金岩拎刀站在场中,看着满地的南洪门伤者,他几乎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的。

      他发呆,手下人可没发呆,上来两名大汉,拉着金岩,急声说道:“老大,快走了,警察马上就跑了!”

      闻言,金岩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说道:“对!撤、撤、撤!兄弟们,全体撤退!”

      哗!

      北洪门来的快,退的更快,带上己方受伤的兄弟们纷纷跑进小胡同里,眨眼工夫,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是在跑路,金岩乐得嘴巴都?#21916;?#25314;,连声说道:“?#20197;?#40657;道混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20889;?#36807;这么爽快的仗,哈哈!”

      “哈哈——?#21271;?#27946;门众人也都笑了。

      格桑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耸肩说道:“我跟随东哥,习惯了!”

      ?#21834;?#20247;人看着他,皆无语。

      南洪门在常德遭遇惨败,老大樊珉被杀,麾下帮众折损大半,剩下的残兵败将再无勇气在常?#38706;毫簦那?#30340;退出城去。南洪门退了,北洪门这边更是?#21271;?#23569;将,上上下下,加在一起只有几十号,想控制常德,那也是不可能的,至少在己方的援军未到之前是不可能的。

      不过总算把南洪门打跑,这也算是一件振奋人心的大喜事。

      金?#19968;?#27809;有高兴多久,兴奋的?#37027;?#23601;随着谢文东的离开而跌落到谷?#20303;?br/>
      他想不明白,在这个关键时刻,东哥怎么能弃常?#38706;?#19981;?#22235;?若是南洪门反扑回来怎么办?那己方先?#26263;呐?#21147;岂不是都白费了。

      谢文东当然能看出他的心思,他苦笑着说道:“我们现在就这么点人,就算有?#20197;?#24120;德,也挡不住南洪门的反扑!这次我之所以来常德打败南洪门,其实只是拖延之计,在我们的援军没赶到之前,让南洪门也无法在这里立足,为日后的取胜打下基础,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何况南洪门这时候已经知道?#20197;?#24120;德,九江那里肯定危在旦夕,我必须得赶回去,不能让两个地方都有闪失!”

      “哦!原来是这样!”金岩幽幽的点?#35828;?#22836;。

      谢文东?#21584;?#20182;的肩膀,笑道:“金岩,你也不要留在常德了,跟我一起去九江。”

      听闻这话,金岩大喜,能跟随在谢文东的左右当然是再好不过了,他连连点头答应。

      在南洪门撤离常德不久,谢文东等人也?#37027;某纷擼?#22238;了九江。

      樊珉被杀,己方溃败,消息很快传回了向问天那里,南洪门高层无不震惊,同样,此?#20081;?#20256;回了岳阳。

      凌晨五点多,孟旬正在杨双安排的房间里休息,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看眼手表,才五点左右,他暗叹口气,下床将房门拉开,只见,杨双站在门外,满面的惊慌之色。

      一看他这个表情,孟旬知道肯定出大事了,他问道:?#25226;?#20804;,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孟哥,大···大事不好了,樊珉在常德被北洪门斩杀,我方大败,现已被迫退出城区!”杨双有些结巴的急声说道。

      “啊?” 听完这话,孟旬也是大吃一惊,樊珉竟然死了?这可不是小事,如此看来,谢文东并未像柴学文所说的那样在九江,而是秘密潜伏到了常德,而常德距离岳阳可不远啊!等北洪门将常德的?#38382;?#31283;定下来,谁都不敢保证谢文东会不会又?#37027;那?#20239;到岳阳来!想到这里,孟旬吸了口气,说道:?#25226;?#20804;,现在情况有变,计划必须得提前!”

      “是!”杨双大点其头,说道:“孟哥,我都听你的,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出击!”孟旬斩金截铁的说道。

      杨双皱皱?#32426;罰了?#20102;几秒钟,随即深深点下头,说道:“是!”

      常德的一场惨败,逼得孟旬这里也?#22351;?#19981;更改计划。

      当日凌晨五点半左右,以杨双为首的南洪门帮众倾巢而去,直向北洪门的堂口扑去。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