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6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6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在杨双半真半假的带动下,南洪门上下振奋,皆抱着与北洪门拼一死战的决心。

      辛尚和何叙荣并不知道这些,在他二人看来,自己刚刚挫败南洪门的主力,剩下的残兵败将,根本不值一提。两人有仗无恐,带领着大批北洪门的帮众浩浩荡荡赶到云溪之后,片刻也未耽搁,直接找上门去。

      仇敌见面,分外眼红。双方皆无二话,见面之后就动上了手,又展开了一场你死?#19968;?#30340;这械斗。

      这一回,南洪门的表现和刚才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上下一心,浴血奋战,士气高涨,战斗力强得吓人。

      反观北洪门这边反而有些慌乱。

      在市区里,与南洪门交战打得很轻松,接触时间不长对方就溃败了,而现在对方只剩下一些残余,应该更好解决才对,北洪门大多数人的想法都是己方杀过来,一走一过就把对方摆平了,可?#21335;?#21040;,南洪门这时候表?#20540;?#21448;刚烈,又?#23835;停?#26497;难对付,心里落差太大,所以北洪门这边慌了手脚。

      辛尚与何叙荣亲自督战,对场面上的?#38382;?#30475;得很清楚,二人也在暗暗皱眉,想不明白南洪门经过一场大败,怎么战斗力没有下降,反而提高了呢?

      北洪门上下,包括辛尚和何许容再内,都把一句话忘了,穷寇莫追,哀兵必胜!南洪门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败,死伤的人员是不少,可是未伤及元气,杨双一众的主力与核心仍在,此时被逼得走投无路,只能殊死反抗,其战斗力要远胜于未战败之前。

      看了一会,辛尚有些忍不住了,何叙荣说道:“何兄,你在后面压阵,我先上去顶一顶,争取速战速决!”

      何叙荣听后,点点头,然后又不放心地叮嘱道:“辛兄,务必小心啊!南洪门现在有点疯狂!”

      “你放心吧!”辛?#26032;?#19981;在乎地说道:“只是一群手下败将而已!”

      即便到现在,北洪门在场面上丝毫未占上风,辛尚依然未反对方放在眼里。

      他提刀冲到双方争斗的焦点,刚到近前,就看到一名南洪门的干部勇猛异常,连续砍倒已方数名?#20540;埽?#26432;得浑身是血,满面狰狞。辛尚咬了咬?#28291;?#24594;吼一声,举刀到了近前,刀助人势,人借刀威,他对准那人的脑袋,狠狠的劈下一刀。

      那人吓了一跳,急忙横刀招架,当啷啷,随着脆响声,那人身子连晃,忍不住倒退两步,看着辛沿,心中惊骇,暗道一声:“好大的力气啊!?#22351;?#20182;缓过这口气,辛尚再次冲到他近前,抡刀再?#24120;?#37027;迫?#22351;?#24050;,只能硬着头皮硬接。

      当!震响声传出,那人身形晃动,再次倒退数步。

      辛尚得理不饶人,一刀跟着一?#21486;?#19968;刀快过一?#21486;?#30452;把那人逼得连连倒退,手腕被震得又酸又麻。

      最终,在辛尚的一?#20405;?#20992;下,那人再承受不住,只听嗖的一声,手中的片刀被撞飞出去,他惊叫出声,转身要跑,辛沿?#30446;?#32473;他机会,挥又手是一?#21486;?#21516;时喝道:“别他妈跑了,给?#20197;?#36825;吧!”

      只听扑哧一声,那人惨叫着摔倒在地,再看他的身上,一条刀口子从其左肩一直切到?#20063;?#36719;肋,这条大口子,足有一尺多长,肚皮都给划开,腹中的内脏一股脑的流了出来,腥臭冲天。

      辛尚看都未看地上的尸体,挥刀大吼道:“?#20540;?#20204;,给我杀!”一个不留,杀光南洪门的?#21448;?”

      “吼--”

      见主将如此勇猛,北洪门的士气又上了,一个个嚎叫着跟随辛尚,疯了似的向南洪门冲杀。

      南洪门针锋相对,以更加疯狂的姿态迎战,双方的械斗随之演变成更?#30828;伊已?#33125;的搏命?#26494;薄?br/>
      正当辛?#20889;?#39046;手下?#20540;?#19982;南洪门浴血奋战的时候,突然间,对方阵营一分,从中走出一名大汉,辛尚定睛细看,咧开大嘴笑了,他傲气十足的说道:“杨双,刚才在市里一刀没刺死你,算你小子走狗屎运,现在我看你往哪里跑?!”

      从南洪门阵营走出来的这人,正是杨双。他手中提?#21486;?#32937;膀的伤口用一条破布简单的缠着,看看辛尚,他嗤笑出声,说道:“辛尚,你想取我的性命是吗?有种的你就来吧!”

      ?#25300;一?#24597;你不成!”辛尚火往上撞,抡刀与杨双?#26494;?#22312;一处。

      辛尚的身手,在北洪门算不上出类拔萃,只能说是中上,而杨双的身手在南洪门可是一等一的,向来以骁勇善战著称,在市内,之所以被辛?#20889;?#20260;,假?#26263;?#25104;分很大,现在他再无顾虑,使出全身的本事,这样一来,虽然他肩膀有伤,但辛尚还是难以招架。

      打了几个回合,欣赏的?#25104;?#23601;变了,暗道一声厉害啊!杨双不仅力气比自己大,反映比自己快,出招也比自己迅速,只几个回合下来,自己竟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那刚才在市内他怎么被自己刺伤了?难道是故意的不成?

      想到这里,辛尚心里?#22351;?#20102;,他的身手本?#22270;?#19981;上杨双,?#30001;?#29616;在心中慌乱,身形和招法更显得笨拙。

      又打了三个回合,辛尚一个不留神,正被杨双的一?#20405;?#33050;踢在

      膝盖上。

      这一下可够要命的。

      只听咔嚓一声,辛尚膝盖?#25169;椋?#25972;条腿倒弯下去,他哎呀惨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痛的满地翻滚,抓心挠肝。

      北洪门帮众无不大惊失色,刚要上前抢救,只见杨双一脚踩在辛尚的胸口,片到也随之落到后者的?#26412;保?#22079;嘿冷笑一声,说道:“我看你们谁敢上前?”

      哗——见对方以辛尚的性命相要挟,北洪门帮众吓得连来年后退。这时候,北洪门阵营中传来一声呐喊:“住手!”说话间,一名三十出头的青年从人群中跑了出来,这位不是旁人,正是何叙荣。

      看看杨双,再瞧瞧他脚下的辛尚,何叙荣的心揪成一团,只见辛尚,?#25104;?#29022;白,满面是汗,他的右?#35748;?#30422;处,白白的断骨刺穿皮肉支了出来,显然膝盖骨已碎,就算保住性命,人也废了。

      何叙荣和辛尚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却交下颇深的感情,此时见他如此悲惨,心痛如针扎一般。他两眼喷火,怒视着杨双,大吼道:“杨双,你放人!”

      “放人?哈哈!”杨双大笑,说道:“放人可以啊!不过,你得先自我了断,然后?#20063;?#33021;放人!”

      “你他吗放屁!”何叙荣气急,破口大骂,道:“你要是算个汉子,就过来堂堂正正的和我打一场!”

      杨双仰面狂笑,说道:“既然你不肯自杀,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了!”说着话,他手腕加力,片刀的?#26007;?#31435;刻割破辛尚?#26412;?#30340;皮肤,鲜血顺着?#24230;械?#33853;下来。

      “啊——”以何叙荣为首的北洪门众人又惊又骇。

      杨双的刀划的很慢,一点点的割破皮肉,又一点点的割断辛尚的气管与静脉,就在何叙荣和北洪门帮众的面前。

      辛尚的身子剧烈抖动着,大量的鲜血从他?#26412;?#30340;伤口汩汩流出,其状惨不忍睹。

      “哎呀——”何叙荣再也忍不住,高声怒吼,抡刀向杨双冲去。

      杨双见状,不急不忙的收回?#21486;?#19982;何叙荣又战在一处。

      等交上手之后,何叙荣后悔了,现在,他也明白辛尚为什么会败在他的手里,杨双的身手太厉害了,别说一个自己,就算三、四个自己捆在一起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这仗没法打了!只战了三个回合,何叙荣已汗如雨下,拼尽全力抡刀攻出一招,随后抽身而退,逃回到己方阵营内,对手下众人呐?#26263;劍骸靶值?#20204;,一起上,杀了杨双,为辛尚报仇雪恨!”

      “杀啊!?#21271;?#27946;门众人齐声呐喊,一拥而上,南洪门更加不甘?#25937;酰?#20063;冲了上去,双方由主将的单挑又演变成群殴?#26494;保?#19981;过,现在再打起来,北洪门已没有任何优势而言,反观南洪门那边,处处占据上风。

      这……这仗怎么打成这?#20013;?#26524;?何叙荣边擦着?#25104;?#30340;?#39038;?#36793;观察场面的?#38382;疲?#24049;方本是主动出击的一方,现在反而处于?#27426;?#25384;打中,而且辛尚还被杨双所杀,这可如何是好?

      漏屋偏遭连夜雨。

      正当何叙荣一筹莫展的时候,堂口打来电话。“何……何大哥,大、大事不好了,南洪门大举进攻堂口,堂口要守不住了……”

      “啊?”

      听完这话,何叙荣脑袋嗡了一声,身子晃了几晃,险些栽倒在地。

      堂口遭到进攻?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可是南洪门哪来的人?主力不都在这里吗,而?#24050;?#21452;也在,那又哪来的人去进攻堂口的呢?何叙荣想不明白,他厉声问道:“你没看错?”

      “何大哥,这……这怎么能看错呢,南洪门人数众多,?#20540;?#20204;?#20540;?#19981;住,对方马上要冲进堂口里了……”

      “别说了!”何叙荣又气又急,把手机摔了个稀碎,随后高声叫?#26263;溃骸靶值?#20204;!撤!全体撤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