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7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187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听说堂口遭到袭击,何叙荣顿时吓呼哧一身冷汗,再无心恋战,急忙下令撤退。

      他们来时顺畅,一路畅通无阻,?#19978;?#22312;要撤退,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杨双杀掉辛尚,士气正盛,见北洪门要撤退,他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心中兴奋,片刀向前一挥,大喝道:“北洪门败了,兄弟们加把劲,别放他们跑了,杀!”

      “杀啊——”南洪门群情激奋,?#30446;?#36731;易放北洪门撤走,随后掩杀。

      北洪门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老大下令撤退,泽被打得更惨了。

      许多人来不及逃走,连滚带爬地钻进附近的犄角旮旯,甚至路边的汽车底下,不过,其?#20889;?#37096;分人都被南洪门抓头发、扯?#36335;?#30828;揪了出来,按在地上,就是一顿乱刀。只见街道上血光非溅,惨叫声四起。

      何叙容在后面是撤走了,不过至少?#20852;?#25104;的北洪门人员没有跟上?#20992;櫻?#33853;在后面,或被南洪门围殴,或躲cang到隐蔽处不?#34915;?#22836;。这一仗打下来,?#22351;?#36763;尚阵亡,折损的人员更是不计其数,但现在何叙荣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堂口无论如何也不能有失。

      杨双见北洪门的主力坐车跑了,他不依不饶,令手下兄弟全部上车,随后追杀。

      且说何叙荣,带领着北洪门?#20804;?#24613;匆匆折回市区内,快接近堂口的时候,他不住的四处张望,同时疑问道:“南洪门的人在哪?南洪门的人都在哪呢?”

      别说是他,他的手下人也没看到南洪门的人躲cang在哪里,堂口门?#26263;?#34903;道空荡荡的美好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看罢,何叙荣额头的冷汗更多了,他想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堂口刚才明明向自己告急,怎么现在又风平浪静了呢?要知道自己仓促逃回,可是牺牲了上百号的兄弟!想到这里,何叙荣牙关咬的咯咯作响,等到了堂口门前,他气愤的推开车门,怒气冲冲地向里面走去。

      ?#22351;?#20182;进入堂口,里面突然走出数名汉子,上下打量他一番,冷声说道:“你们是干什么的?谁让你们往里进的?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对方连珠炮似的发问把何叙荣问蒙立刻,他怒声喝道:“瞎了你的狗眼,我是何叙荣!”

      “何叙荣?”说话那名大汉?#20102;?#29255;刻,随后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北洪门是有你这么一号,得了,既然来了,你就在这吧!?#20843;?#35805;音未落,袖口中唰的一声落下一把匕首,对着何叙荣的?#20146;櫻?#24694;恨恨的刺了下去。

      何叙荣本以为这几名汉子是己方的兄弟,只是自己到达岳阳不久,对方不认识自己罢了,可哪里想到,对方听完自己的名字竟然会突下毒手。

      他哎呀惊叫一声,还好,何叙荣反应够快,尽力将身子想旁闪了闪,那大汉袭来的匕首没?#20889;?#20013;他的要害,却将他肋下的皮肉划出一条大口子。

      “啊!”何叙荣疼得闷哼一声,手捂住伤口,满面惊骇,急步而退,同时问道:“你……你们是什么人?”

      “南洪门!”那大汉嘴角跳起,收起匕首,接着不慌不忙的从衣下抽出片刀,向前一指,高声喝道;“兄弟们,杀啊!”

      哗!

      随着他的话音,堂口内瞬时间炸开了锅,喊杀声四起,人声鼎沸,只眨眼功夫,从里面涌出数百名南洪门帮众,一个个高举着片刀,棍棒,直向何叙容以?#20843;?#25163;下的众人扑来。

      见到这番场景,何叙容直吓?#27809;?#39748;出鞘,?#25381;?#38382;,堂口现在已经被南洪门攻占了!这还?#35828;?!他的嗓子都变了音,尖声咆哮道:“南洪门把我们的堂口抢了,兄弟们,快夺回堂口!”

      ?#25381;?#20182;发话,此时北洪门的帮众也已迎上南洪门人员,厮杀到了一处。

      正在交手时,何叙容忽听到身后马达声阵阵,回头一瞧,整个人呆住了。

      只见,身后车灯?#20102;福?#20197;杨双为首的南洪门一众已经追杀上来。就在不久之前,也将在堂口之外,杨双一众被北洪门的前后夹击杀得大败,可何叙容做梦也想?#22351;劍?#39118;水?#33267;?#36716;,这么快就轮到自己头上了,而?#26131;?#24049;现在处境比南洪门那时还要艰难十倍,百倍。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何叙容仰天长叹,直到现在他也没弄明白,自己由始至终都未犯下错误,为什么会输得如?#39034;?#24213;?

      他没有应对之策,没有心思再打下去,也没有与敌人拼个鱼死网破的勇气,所以他选择了最没骨气的一?#22336;?#24335;,逃跑。

      未打任何招呼,也未做出像样的抵抗,他?#37027;?#22352;上车子,只带上几名心腹手下,狼狈而逃,离开了岳阳。

      两名主将,一死一失踪,剩下北洪门众多的帮众,群龙无首,在南洪门的前后夹击之下,被打得奇惨无比,伤亡的兄弟躺蛮街道,这一场混战,足足持续了半个钟头,一面倒的半个钟头,对于北洪门帮众而言,是地狱般的半个钟头。

      只此一战,北洪门在岳阳的主力彻底被消灭,?#35282;?#20043;众,非死即伤,其余?#35828;?#20063;被打败了,整个战况,何止一个惨败能形容。

      南洪门大获全胜,一鼓作气打垮北洪门在岳阳的势力,杨双兴奋得身子都直哆嗦,他大步走进北洪门的堂口之内,仰天长笑。

      这时,向何徐荣出刀偷袭的那名大汉走了过来,点头施礼,说道:“杨大哥,我叫杜佳,是孟哥派我们来抢?#24613;?#27946;门堂口的!”

      “啊!原来是杜兄弟,你好你好!”

      南洪门的势力庞大,人员也众多,相互之间不可能认识,杨双还是第一次听说杜佳这么一号,不过大家都是自?#21917;耍?#32780;且这次打败北洪门,杜佳以?#20843;?#30340;手下的兄弟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杨双显得十分客气,急忙与其我了握手。

      简单聊了几句,杨双向四周望望,?#32610;?#23391;旬的身影,看了一圈,也未找到孟旬,他疑问道:“孟哥呢?怎么没有看到孟哥?”

      杜佳苦笑一声,说道:“孟哥已经走了!”

      “什么?走……走了?”杨双满面的莫名其妙,己方大胜,他走什么啊?他急问道:“去哪了?”

      杜佳说道:“孟大哥安排完我们的?#29384;?#20043;后,见北洪门的主力追出城,他就断言大局已定,没有必要留下来,他说另外还有彭泽和湖口两地需要他赶过去支援,没有时间亲自向杨兄辞别,所以就先走了一步了!”

      “哦!原来是这样。”杨双叹了口气,冲着杜佳挑起大拇指,心悦诚服道:“除了向大哥,?#24050;?#21452;还没服过谁,不过今天我服了,孟哥真是神人啊!”

      当初,孟旬向他献策,以己方失利,换来北洪门的?#26223;粒?#24049;方失利,属哀兵,而对方得利,属娇兵,双方争斗,实力相当,哀兵必胜,而骄兵必败。

      北洪门打了一场打胜仗,肯定再容?#22351;?#24049;方去抢占云溪,从而截断他们的退路,所以杨双去占了云溪,北洪门必定会倾巢而出,挟获胜之威,前去进攻。

      这是,北洪门的堂口空虚,正是己方得手的好时机。

      杨双一种虽然全部去了云溪,可是,孟旬来岳阳并?#20405;?#24102;来一人,暗中还?#29384;?#36807;来数百名的南洪门援军,这些人正?#38376;?#19978;用场,以迅雷不?#25226;?#32819;之势,攻?#24613;?#27946;门的堂口,到时,北洪门在云溪作战的主力肯定无心恋战,必定撤回援救,那是杨双一众沉寂反杀和追击,追北洪门的?#35828;?#36798;堂口,里应外合,前后夹击,定能大胜。

      事情还没发生,孟旬便已把证件事情算计妥当,他就像一名?#20339;藎?#23558;整个情节按照他实现安排的那样,一步步地发展下来,事?#25269;?#26126;,孟旬实践预料的毫无遗漏,好像能未卜先知似的,杨双当然是心服口服,打巡演里佩服孟旬的计谋高深。

      杜佳听完他的花,大点其头,也笑了,感叹道:“有孟哥在,我想我们真的?#25381;?#20877;怕北洪门了!”

      岳阳一战,没人?#20146;?#36763;?#23567;?#20309;徐荣,也没人?#20146;?#26472;双与杜佳,人?#20405;患亲?#20102;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孟旬。

      正所谓一战成名,至此以后,北洪门上下都知道了南洪门出了个极为难缠的大人物,八大天王之一的孟旬。

      何徐荣被南洪门打得心惊胆寒,临阵脱逃,没敢去九江找谢文东,而是直接去了南京,见他的顶头上司张一。

      在他看来,自己是张一的?#21916;?#19979;,多年来一直跟随张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自己这次虽然输?#27809;?#22836;土脸,不过张一仁厚的性格,可能?#23835;?#33258;己一命。

      结果何叙荣到了南京之后,张一根本就没有见到他,岳阳那边的惨败,他已经了解的清清楚楚,打输了,是对方太狡猾,张一并不怪何叙荣无能,关键问题是,他临阵脱逃,弃兄弟们于不顾,这是张一最不能容忍的。

      他直接下命令,何叙荣执行家法。

      可怜的何叙荣没?#20852;?#22312;南洪门手里,结果落得个临阵脱逃的骂名死于自?#21917;?#25163;上。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