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14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14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向问天是打算按照孟旬的意思去做,不过以萧方为首的众人都不同意,觉得孟旬太过于胆小谨慎,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实在没有必要。

      向问天经过反复思量,觉得孟旬的策略是最稳妥的,但是不出战,萧方等人又不服,于是他想出个折中的办法,令萧方等人先在上海采取进攻,看效果如何,如果效果好,那么己方就全面出击,如果效果不好,就老老实?#34507;?#29031;孟旬的办法,先做好防守再说。

      萧方等人同意,当天就做好了准备,等到晚上后,南洪门对北洪门和文东会在上海的那十几?#39029;?#23376;发动大规模的攻击。

      结果还真被孟旬料对了,由于谢文东“遇害”,北洪门和文东会众人正处于悲愤交加中,听?#30340;?#27946;门来攻,他们立刻把谢文东被害的这?#25910;?#31639;在南洪门头上。哀兵必胜,这是从古至今不变的道理。北洪门和文东会上下一?#27169;?#35905;出性命与南洪门作战,萧方等人非但没有占到半点的便宜,反而遭到北洪门和文东会的迎头痛击,直被打得落花流水,唏哩哗啦败退回来,损兵又折将,打这以后,萧方等人再不敢请战出击,心里对孟旬的头脑也越加佩服。

      谢文东真遇害了吗?当然没?#23567;?br/>
      当他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是事发后的第四天。

      他慢慢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黑黑的天棚,耳朵里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喊:“醒了,醒了,他醒了!”接着时间不长,他头顶上方出现一张大黑脸,很黑,和锅底差?#27426;啵?#20004;只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眼白和黑脸形成鲜明的对?#21462;?br/>
      看罢,谢文东暗叹口气,又把眼睛闭上了,看来,自己是真死了,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黑无常吧……

      他心里正嘀咕着,突然身子一轻,感觉自己?#23391;?#39128;了起来,他急忙睁开眼睛,定睛一看,自己还真飘了,不过却是被那“黑无常”提在半空中,还不时的晃来晃去,谢文东本就头脑昏沉,被他这一晃,只觉得胸口发闷,胃肠仿佛翻江倒海一般,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酸水。

      “哎??#23452;的?#36825;人,明明已经醒了,老子过来一看你,你怎么又装昏啊!”那“黑无常”不知道操着什么地方的口音,不满的对谢文东说道。

      “我……我没有死吗?”谢文东虚弱地问道。

      听了这话,“黑无常”哈哈大笑,扑通,又把谢文东扔到床上,说道:“我以为我就够笨了,你比?#19968;?#31528;,你听说过死人有开口说?#26263;?#21527;?”

      原?#27425;一?#27809;死!谢文东咽口吐沫,觉得嗓?#21451;?#21457;干,快要着起火来,他问道:“那你又是谁?”

      “我叫裴子元!”“黑无常”闷声闷气地说道。

      原来他也不是黑无常!谢文东想坐起身,可是却毫无力气,试了几次,皆没有坐起,而且肩膀处火辣辣的疼痛,他侧头一瞧,这才发现,自己的肩膀?#21916;?#26377;破布条,上面还有不少血迹。

      那黑脸大汉似乎看明白他的意图,抓着他的腰身,没见怎么用力,便将谢文东拽起,让他依?#30475;?#36793;的墙壁而坐。谢文东这才举目打量起自己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间不大的小屋子,如果能算得上屋子的?#21834;?#22681;壁的墙皮早就脱落没了,只剩下黑乎乎的一片,向上看,棚顶也是黑乎乎的,千疮百孔,估计等到下雨天,这?#23380;涌?#23450;倒大霉。

      再看站在床边的这位黑脸汉子,由于脸太黑,也看不出多大年纪,中等身?#27169;?#34915;服破破烂烂,从他敞开的衣襟能看到里面高高鼓起的结识的肌肉,当然,他的身上和他的脸是同样黑的。

      谢文东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更不知道面前这个黑脸汉子是什么人,刚要发问,这时门帘突然一挑,从外面走进来一位老太太,看年岁,?#23391;?#26377;七八十的样子,人已经罗锅,?#25104;喜?#28385;皱纹,老态龙钟,此时她手里端着一只破碗,碗里飘着几片菜叶,来到谢文东近前,咧嘴笑了,露出两排又黑?#21482;?#30340;牙齿,说道:“渴了吧?这有汤,你快趁热喝了它!”

      谢文东低头看看又脏又破的碗,口舌生津,他艰难的咽口吐沫,看眼老太太,说道:“多谢……多谢……”

      “我妈让你喝,你就喝吧,哪来那些废话!”黑脸汉子在旁愤愤不平的喝道,声音之响亮,如同炸雷一般。

      谢文东苦笑一声,不再客气,接过破碗,也顾不上是不是肮脏,管不了是不是烫嘴,一口气,将碗里的汤喝的干干净净,一滴未剩。

      喝过汤后,谢文东觉得自己的精神头强了一些,身体里也似乎有些力气了,他长长吁了口气,说道:“大娘,这里是哪?”

      “这里是岐口!”

      岐口?自己怎么跑到岐口来了?谢文东暗暗皱?#32908;?br/>
      岐口是座临海的小县城,位于T市?#21916;浚?#36317;离塘沽不远,由塘沽到岐口和由塘沽到T市的距离差?#27426;唷?br/>
      谢文东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

      名叫裴子元的黑脸汉子叫道:“你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是我救了你!”说着话,裴子元挠挠头发,又说道:“是我和我老板一起救了你,?#27426;裕?#26159;我救你的。”他说话时颠三倒?#27169;?#21035;说旁人不明白,估计他自己也不会明?#20303;?br/>
      “你老板?”谢文东越听越糊涂,他现在只记得自己和金蓉出海,突然有爆炸声,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挺了挺腰身,说道:“朋友,你能不能详细说一下!”

      “几天前,我和老板出海打渔,回来时,看到你在海上飘着,本?#27425;?#20204;都以为你是死人呢,结果,把你勾上来一看……”

      未等裴子元说完,谢文东打断道:?#26263;?#31561;!钩?”

      “是啊!钩!”说着话,裴子元指指谢文东的肩膀,说道:?#32942;?#21040;那了!”

      啊!直到这时,谢文东才明白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是怎么来的,原来是被他们钩的!他点点头,又问道:“然后呢?”

      “然后,我们看你流血了,再仔细一看,发现你还活着,于是我们就把你带回岐口。老板本来是把你丢在大街上的,可是我觉得这样做?#27426;裕?#38750;让老板把你送到?#30342;海?#32769;板听了我的话,就把你送去了……他怕花钱,就把你扔在?#30342;好?#21475;跑了。”

      “该死的老板!”谢文东嘟囔一句。

      “是啊!老板很小气。”裴子元又说道:“本来?#30342;?#26159;要抢救你的,可是却要交三千元的住院押金,我身上可没有那么多钱,你身上也没有钱,最后,?#30342;?#20063;不管你了,就把你丢在外面!”

      “这该死的?#30342;?”谢文东咬牙嘟囔道。

      “是啊!?#30342;?#20063;很小气,上次我妈有病,就因为没钱,医生死活不给看病。”裴子元继续说道:“没有办法,我又不忍?#30446;?#20320;在?#30342;?#22788;?#20154;潰?#23601;把你带回我家了,这几天,一直都是我妈照顾你,给你吃的喝的,你要是有钱,一定记得要还啊!”

      谢文东笑了,看看裴子元,再看看一旁的老太太,暗暗叹了口气。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当今的社会,都是以钱当先,就连?#30342;?#20063;不例外,什么?#20154;?#25206;伤,什么医德,统统都是狗屁,如果没有钱,?#30342;?#33021;看着你死,这种?#20081;?#26159;屡见不鲜的。

      好在自己遇到这两位心地善良的母子,不然,恐?#30053;?#24050;命丧黄泉了。别看裴子元这人傻乎乎的,心地倒是不坏。想到这里,他笑问道:“你想要多少钱?”

      他这么一问,裴子元反而不好意思了,抓了抓胸口,说道:“怎么……怎么也得五百吧!”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我给你五万!”

      扑!裴子元听完差点吐血,?#35835;?#22909;一会,推了推谢文东的肩膀,笑道:“你别吹牛了。五万?把你卖了也不?#28404;?#19975;!”

      谢文东笑了笑,也不和他争辩,顿了一下,他正色说道:“我现在急需要打个电?#21834;!?#20182;有许多?#20081;?#24324;明白,另外,自己都这样了,不知道蓉蓉、五?#23567;?#22825;仲他们是不是有危险。

      裴子元摇摇头,说道:“我家没有电?#21834;!?br/>
      “那……附近有公用电话吗?”

      “有!街尾有!”

      “好!”谢文东含笑说道:“你扶我去!”

      “扶你干吗?!”说着话,裴子元一拉谢文东,直接把他夹在肋下,转身就往外走。

      老太太见状,急忙叫道:“子元,你小心点,没?#35828;?#20182;!”

      “没事,妈!我当初就是这么把他带回来了的,那时都没事呢,现在人都醒了,更不会有事了!”裴子元满不在乎地说道。

      他不在乎,可苦了谢文东,他现在浑身乏力,想挣扎都没有力气,连声说道:?#26263;?#19968;下,等一下!”

      裴子元停住脚步,问道:“怎么了?你不是要打电话吗?”说着话,他还是把谢文东放在地上。

      谢文东只觉得头脑一阵阵发昏,拉住裴子元的胳膊,将摇摇欲坠的身形稳住,喘了口气粗气,说道:“你还是扶着我去吧!”

      “嘿!你这人,真是毛病多,晕的时候比清醒好,至少没这些毛病!”裴子元无?#21361;?#21482;好扶着谢文东,一步步地慢慢向外走。

      出了房门,谢文东不放心地问道:“打电?#26263;那?#20320;有吧?”

      “有!?#20146;。?#20320;可得要还的啊!”

      ?#21834;?b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