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4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4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唉!张一叹口气,伸手想把孟旬抱起,可是用了用几次力,都没抱起来,他转头向身旁的壮汉扬扬头.

      后者会意,上前没费什么劲,轻松抱起孟旬,随后大步向己方的汽车走去。之间他?#20405;?#24819;救走孟旬,那两名南洪门干部都急了,双双上前阻拦,哀求道:“北洪门的朋友,我们还有这些兄弟呢,求求你们,把他们一起带走吧!”

      壮汉冷笑一声,一把将他二人推开,嘟囔道:“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我们可没有那个精力,也没有那个闲工夫!”

      张一看看战场,只见孟旬这些手下?#22351;}学宁的?#26494;?#30340;溃不成军,哭爹喊娘,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岂是一个惨字?#35828;謾?#24352;一是个仁厚心软的人,看到这番场景,心中有些不忍,而且,他觉得这时候也正是己方表现宽宏大度的好时机。

      他点点头,将心一横,下令道:“救人!"

      随着北洪门数百号人的参战,一边倒的情况改善了很多,?#36824;?#21363;便是北洪门和孟旬的手下联手,也依然无法与祡学宁一众相抗衡,场面上还是十?#30452;欢?#27605;竟祡学宁这边的人实在太多了。

      好在张一这边不想和对方拼个鱼死网破,他指挥北洪门的兄弟,带上孟旬的手下,边打边撤,在北洪门帮众的殊死抵抗下,总算将大部?#21482;?#33021;动的孟旬手下人?#26412;?#20102;出来,?#36824;?#36825;是靠北洪门牺牲数十号兄弟换回来的。

      带着孟旬的手下人员上车后,张一再不敢耽误,立刻下令,全体向湖口方向撤退。

      没有亲眼看到孟旬的尸首,祡学宁?#30446;?#21892;罢?#24066;藎?#35265;北洪门带着孟旬以及一部分手下人跑了,更加确定二者之间存在私通,他当即也坐上车,带领手下,追了上去。

      北洪门车队带上许多南洪门人员,速度一下子慢了许多,眼看着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北洪门的干部们?#36861;?#21521;张一说道:‘一哥,这样下去可不行,我们的速度都被南洪门的人给拖累下来了,我看……还是把南洪门的人都扔下?#34507;?”

      坐在面包车尾端的那两名南洪门干部一听这话,吓得一哆嗦,急声哀求道:“不能啊!他们要是下车,一个……都活不成了,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MD!不把他们忍下去,我们统统都得死!?#21271;?#27946;门的干部们?#24067;?#20102;,指着两名南洪门干部的?#20146;?#24594;声大吼。

      张一心烦的皱皱眉头,摆手说道:“好了,不要吵了,既然我们已经把人救了,就救到底吧!”说完话,张一把头一低,看着昏昏沉沉、命在旦夕的孟旬,不再多言。

      他的这番话,让两名南洪门的干?#21487;?#26159;感动,一个劲的抹眼泪,上面的头头们都说北洪门的人混蛋,但是看看现在,自家兄弟相残,对自己穷追不舍,非要赶尽?#26412;?#21453;倒是北洪门的人?#36824;松溃?#25340;杀相救……

      其实,张一也是有所依仗,知道后面的追追不了多久,不然,就算打死他,他也?#23391;?#20445;住自己人,哪还?#35828;?#19978;去管南洪门帮总。

      果然。后面的祡学宁一众正追的兴起,眼看要赶上北洪门的车队,这时候,祡学宁电话响了,他接起一听,原来是自己据点里的兄弟打来的。他不?#22836;?#30340;问道:“什么事?”

      ?#26263;}哥,大事不好了,北洪门的大队人马已出了堂口,正向我们的据点进发!”

      “什么?”祡学宁大吃一惊,随后又暗叫一声?#30007;?还好自己第一时间‘刺杀’了孟旬,不然,孟旬和北洪门联手,将自己托在这里,家里那边就保不住了。想罢,他冷笑一声,传令下去,停止追击,后队变前队,返回据点,抵御北洪门的进攻。

      九江那边,率队进攻南洪门据点的不是旁人,正?#21483;?#25991;东笑称为“福将”的郭?#21834;?br/>
      郭栋确实很福气,虽然没什么能力,又胆小又怕事,但每回都能化险为夷。九江?#36234;?#30340;时候,有谢文东帮他,后来谢文东走了,援军又到了,?#30001;喜?#23398;宁太谨慎,不敢贸然出击,他镇守的九江一直平安无事,也是所有争?#26041;坏?#20013;最稳固的一地。

      这次他领队前去进攻南洪门据点,虽然是谢文东安排的,可他还是派人去打探再三,确认南洪门的主力确实不在,这才从堂口出来,小心翼翼地向南洪门据点进发。

      本以为他这回又能立下大功一件,可刚出九江,便听到眼线回报,柴学宁一众整带领南洪门的主力回撤。听完这话,他吓得多哆嗦,己方虽然和南洪门在人力上相差无几,可对方的头目是南洪门的八大天王之一柴学宁,自己能打过人家么?

      他手下的北洪门干部?#36861;?#38459;拦,说道:“郭哥,现在可是个?#27809;?#20250;啊,我们怎么能放弃呢?柴学宁一众刚打过一仗,人员疲惫,只要我们能先一步将南洪门的据点打下来,对方必定?#23835;?#24515;动荡,到时候我们就可以一举大破柴学宁一众了!”

      郭栋听得连连点头,下面的干部以为他接受自己的意见,要下令进攻,哪想到,他慢悠悠的说道:“我做人,向来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还是稳着点吧!先撤退再说!”

      闻言,北洪门的干部们都泄气了,一个个白了郭栋一眼,不再说话。

      柴学宁带领主力回到了据点,郭栋也带领北洪门的人退回了堂口,本来是要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结果就这样不了了之。

      且说张一等人,以最快的速度返回湖口。虽然后面的追兵莫名其妙地撤退了,?#36824;?#23391;旬的伤势却越来越重,更要命的是,他自己没有求生的**,生命顺着伤口流失的更快,气喘如丝,面如死灰,看上去和死人差?#27426;唷?br/>
      张一等人无法帮他处理伤口,由于匕首刺得太深,根本不敢拔出来,只能眼睁睁在旁看着。

      “孟旬,生死由命,?#36824;?#22312;天。该劝你的,我们都劝过了,但你不听,落得今天这个地步,也是你自找的。”张一幽幽说道。

      孟旬听见他说话,慢慢睁开眼睛,?#25104;?#19981;自?#22351;?#32418;润起来,他声音低微地说道:“这……这都是谢文东算计好的……”

      张一把耳朵凑到他的唇边才勉?#21051;?#28165;楚他的话,他点点头。说道:“是的!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东哥不把你嫁人送回广州了吧?”

      孟旬想笑,可是他现在连笑的力气都没,嘴角的肌肉只是抽搐了一下,低声骂道:“混蛋!”如果不是谢文东谋算自己,自己又怎么会落得这个地步?这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就是谢文东。

      张一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在这一点上,你不能怨恨东哥,这是谋略,毕竟兵不厌诈,南洪门上当受骗,怪?#22351;?#26049;人。”顿了一下,张一又说道:“而且你自己有没有想过,事情之所以发展到这一步,归根结底还是你?#20146;?#24049;内部缺少足?#22351;男?#20219;。”

      “呵……”孟旬嗤笑,但在心里却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他虚弱地问道:“?#23567;?#27700;么?”

      由于失血过多,孟旬的嘴唇已经干了,?#25104;?#33485;白,虚汗直流,身体?#29616;?#32570;水。

      张一不敢给他?#24525;?#22810;,只是稍微喂了他一点。喝过一口水后,孟旬的精神足了一点,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张一。后者被他瞅?#27809;?#36523;不自在,笑问道:“孟旬,你看什么?”

      “你,人不坏!”孟旬看起来迷迷糊糊,神志不清,?#36824;?#21018;才发生的一切他都知道,尤其是张一肯救己方兄弟这件事,他心中也很感动,虽然没有表露出来。

      闻言,张一咧嘴笑了,摇头说道:“混黑道,哪有什么好人坏人之分……”

      “所以,我直?#30340;?#20154;不坏,而不会?#30340;?#26159;好人。”

      “哈哈!”张一仰面大笑。看着直接,坦诚的孟旬。他心中突然一阵难过,默默祈祷孟旬能?#25442;?#19979;来,?#36824;?#20182;日后会成为自己的兄弟还是敌人。像孟旬这样的人才,死的如此窝窝?#22839;遙?#23454;在?#19978;?#20102;。

      孟旬轻轻说道:“你是我碰到过的最难缠的对手之一,而且你人又不坏,为什么要跟着谢文东呢?”

      提到谢文东,张一?#25104;?#38378;现过几分向往之色,他幽幽说道:“在你眼中,在你们南洪门眼中,东哥或许是个十恶不赦有阴险毒辣、诡计多端的大坏蛋,可是,有一点你?#22351;?#19981;承认,东哥对兄弟请如手足。无论什么时候后,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危机,他首?#35748;?#21040;的不是自己,而是身边兄弟们的?#21442;!?#21482;要兄弟有难,他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这一点,我们所有人就愿意死心塌地的跟随东哥,哪怕是流干随后一滴血。离间?#30130;阅?#20204;南洪门很有用,但是对我们,我可以肯定地说,毫无用处,只要有东哥在,北洪门的兄弟就是铁板一块,没有人可以从内部让这块铁板出?#22336;?#38553;!”

      张一的话,让孟旬惊讶,也让另外两名南洪门的干部动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