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5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85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6038526.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在南洪门的分部里,越往上冲遇到的敌人自然也就越多越厉害,可谢文东发了话,任长风不管那么多,即便前面是做火坑他也能毫无犹豫的向里跳。他哈哈大笑一声,倒提着唐刀,顺着楼梯继续向上冲。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三楼的南洪门帮众并?#27426;啵?#25110;许是由于一,二楼溃败的太快,南洪门过于高估了谢文东这批人的实力,吧人员都抽调到楼上去集中放手了。看着走廊里为数?#27426;?#30340;南洪门帮众,任长风哪会放在眼里,大喝一声,直冲过去。

      当他快要接近南洪门帮众近前时,只见对方人群突然向两旁一闪,空出一条通道,紧接着,在其后面窜出一条人影,像是道旋风,迎着任长风而来,同时一到利剑只扫任长风的前胸。

      呀?!任长风暗暗吸了口气,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23567;?#21482;看对方的身法以及快的出奇的?#31471;伲?#20219;长风便能感觉碰上了高手。他来不及招架,猛?#27426;?#20303;身形,身子尽力的向下一弯。

      唰!一把三指宽的钢?#37117;?#20046;是贴着任长风的后?#25104;?#36807;,险险划到到一块皮肉下来。暗道一声好险!正当任长风想抬头观瞧来人是谁时,对方已收刀变招,对着他的脑袋,力劈华?#25509;?#26159;一刀。

      快,快的出奇,容?#22351;?#20154;作出反应的一刀!若换成常人,无论如何也闪不开这一刀,但任长风不是常人,他宁声长啸,下弯的身子就地而到,随后全力向后翻滚,耳轮中只听得咔的一声脆响,对方的刀正劈在地面的方转上,火星四溅,大理石的方砖竟硬生生的被劈成两半,

      “小子,别跑!”连续两刀不中,对方似乎也动了真气,毫不停顿,疾步上前,对这任长风翻滚的身子,又是一?#20405;?#21128;。

      这时,任长风已收起轻视之意,加足了小心,进对方的刀再次劈来,他横起手中的唐刀,向上硬糖。

      当啷啷——这声铁器的碰撞,只把周围观望的众人震得耳膜嗡嗡之响,忍不住纷纷张的嘴?#20572;?#20197;缓冲声波在体内的冲击。

      任长风的身子受其?#30475;?#30340;惯性又向后足足滚出两?#25758;?#31639;勉强稳住,他喘着粗气,?#25104;?#36890;红,握着唐刀的手也?#34892;?#24494;微发抖。直到这个时候,他才?#35874;?#20250;打算对方模样。只见面前站有一名大汉,看年岁,三十出头的模样,长的虎背胸腰,粗壮雄伟,与旁人比较,明显高人一头,乍人一背,魁梧异常,向?#25104;?#30475;,棱角分明,浓眉大眼,下面一张狮?#28044;冢?#24555;要咧到耳朵根下,露出两排森白的牙齿。

      在打量对方的同时,任长风也顺势站直身躯,冷声说道:“老者通名!”

      “呵呵……”那大汉?#20013;?#19968;声,?#27425;?#36947;:“你不认识我”

      “没错!”

      “八大天王,贾洪刚!”话因未落,那大汉再次上前,抡起手?#20889;?#21018;打造的大砍刀,直取任长风的?#26412;薄?#21407;来这位就是新提拔成八大天王之一的贾洪刚啊!任长风冷笑一声,毫不退让,竖起唐刀,将对方这一招接下,随后唐刀向里一滑,猛刺大汉的?#26412;薄?#21035;看大汉身材粗?#24120;?#20294;却异常灵活,大喝一声,“来的好!”身?#29369;?#28316;一转,闪过唐刀的锋芒,同时反手回敬一刀,狠辟任长风的腰身。

      两人你?#27425;?#24448;,杀到一处,只见场内刀光?#20102;福?#23506;光磷磷,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贾洪刚智谋一般,统帅力也稀松平常,他之所?#38405;?#34987;提拔为八大天王的一员,全凭超强的个人实力,由此可见他身手的厉害。

      可任长风做为北洪门用刀的第一高好艘,也?#35805;?#32473;,两人足足恶斗了二十个回合,未分上下。

      这时候,谢文东,袁天仲,五行以及北洪门的帮众都已冲杀上来,看着场上的激?#21073;?#20247;人无不大吃一惊,不知道南洪门从?#20146;?#20986;来一个这么厉害的高手,竟然能和任长风打个不相上下。

      深入南洪门的腹地,如果不能速战速绝,?#38382;?#23558;会十分危机,谢文东可没?#34892;?#22312;这里等着任长风与对方的单挑决出个结果,他向身旁的袁天仲一甩头,说道:“天仲,去助长风一臂之力!”接着,他?#21482;?#22836;?#20113;?#20182;众人说道:“兄弟们,都?#24433;?#21170;,跟我把这层楼清空!”

      ?#21543;薄?br/>
      众人跟随谢文东直接绕过任长风?#22270;?#27946;刚二人,直接向前方的南洪门帮众扑去。

      南洪门的人并?#27426;啵?#27492;时见谢文东等人一个个满身的血迹,活像厉鬼一般,如狼似虎的向自己扑来,吓得妈呀怪叫,连手都没敢动,纷纷吊头就跑。

      贾洪刚的智谋虽然不怎么样,但也不是沙子,见己方兄弟跑个干净,四周都是对方的人,自己哪还能讨到便宜??#22351;?#34945;天仲上前助阵,他虚晃一招,?#39034;?#22280;外,对任长风冷哼一声,:“小子,我们日后再战!”说完话,甩开两条大腿,跑得?#20154;?#37117;快。

      任长风和袁天仲二人刚要去追,被谢文东伸手拦住,他看看手表,正色道:?#26263;?#27492;为止!?#25509;停?#25918;火!”

      随着谢文东的一声令下,北洪门众人精神大震,将汽油?#26263;?#26742;?#30631;?#40784;拧掉,高举着油桐,将汽油倾洒在走廊和两侧的房间里。众人从三楼洒到二楼,又由二楼洒到一楼,所过之处,汽油味冲鼻。

      等到了一楼的大堂时,谢文东令人将剩下的几桶汽油全部洒在大堂内,随后他台起头,看了看头顶上方的摄象头,微微一笑,神出拇指和食指,对着镜头做了个开qiang的手势,接着对周围众人甩头道:“走!”

      谢文东等人来的快,去得更快,只是眨眼的工夫,撤走得干干净净,连带着,将己方受伤以及战死的兄弟也一并带走。任长风留在最后,手里还拎着最后一桶汽?#20572;?#19968;路洒到南洪门的分部之外,看向谢文东,眼睛?#28860;?#30528;兴奋的光芒,问道:“东哥,?#31456;?”

      谢文东举目忘了忘眼前这座十八层楼高的金鼎大厦,嘴角向上挑了挑,幽幽说道:?#21543;?”

      任长风?#28044;?#34955;里掏出打火机,蹲下身形,将打火机点然,笑呵呵地向地面的汽油上一扔。

      只听扑的一声,汽油粘火就着,?#36335;?#26159;一条火龙,从大厦的门外飞速地向大厦内?#21487;?#21435;。

      ?#28982;?#40857;到了大堂之内,嗡的一下,整个大堂陷入一片火海,通过一楼的窗户,能明显看到火海的扩散速度。

      呼,呼,呼……

      现实距离大?#31859;?#36817;左右两?#21364;?#25143;被?#19968;?#21253;围,接着是第三?#21462;?#31532;四?#21462;?#27809;超过二十秒的时间,整个一楼已呗?#19968;?#25152;掩盖,或是之猛烈,练?#21482;?#29627;璃都被烧化了,乌黑的浓烟顺着窗户翻滚而出。

      这仅仅是开?#36857;?#28779;势还远没有就此结束,火苗顺着一楼窜上二楼,接着,又烧伤三楼,?#23545;?#26395;去,整个大厦的?#30528;?#28779;光冲天,好不骇人。即便是站出好远的谢文东等人?#38405;?#24863;觉到一阵的灼烫的热浪迎面扑来,冲的人?#22351;?#19981;连连后退。

      谢文东等人干脆?#35828;?#22823;厦门前街道的对面,望着眼?#26263;摹?#22766;观’众人都惊呆了。谢文东幽幽说道:“这把火,应该够南洪门喝一壶的!”

      “何止喝一壶,东哥,我看够他们喝七八十壶呢!”任长风乐得嘴巴何不拢。

      谢文东?#25104;?#30340;笑容也随之?#30001;睢?br/>
      时间不长,大厦内有了动?#29627;?#21482;见四楼的窗户被纷纷打开,探出无数个小脑袋,剧烈的?#20154;?#22768;,?#32531;?#22768;,怒骂声惊天动地,接着,一床床的棉被被扔了下来,很快,在地面上扑了厚厚一层,随后,南洪门的帮众像是下饺子似的,劈里啪啦的由窗户上跳下来。

      有许多人刚刚摔倒棉被上,头发和眉毛就被燎焦,哭喊连天,顾?#22351;?#36523;上的疼痛,抱着脑袋猛劲往外爬。

      堂堂南洪门在上海的分部已乱成一锅粥。

      北洪门的人在对面观望,不时爆出哄笑声,“快看快看,又跳下来一个,哎?#21073;?#30776;到自己人身上了,哈哈!”“看那看那,那?#19968;?#35065;着棉被向下跳呢……”

      此时场面很有意?#36857;?#19968;边被烧的上天无路,下地部门,而另一边则笑得前仰后合,手舞足蹈。过往的车辆以及行人诧异的看着眼?#26263;?#19968;切,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25314;?#29978;至有人四处找摄像机,怀疑是不是在?#21335;貳?br/>
      正在北洪门帮众看热闹时,南洪门其他区域赶过来的援军到了。

      首先来的这批人是由周挺领队,一行十数辆面包车。

      ?#23545;?#30340;看到己方的分部已变成一片火海,黑烟直冲云霄,周挺大惊失色,带领手下众人从?#36947;?#36454;出来,飞快的向分部跑来,到了近前,发现道路的对面占有一群浑身血污,破布条蒙面的北洪门帮众,正在那里?#20197;擲只觶?#25293;手叫好,周挺看罢眼珠子都红了,敖的怒吼一声,抽到冲杀过去,南洪门的帮众也都又气又急,头顶生烟,亮出各自的?#19968;錚?#36319;随周挺,高举着片刀,拉开架势要和北洪门的人拼命。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请收藏本站www.6038526.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